返回 分类 首页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叶尘池瑶

简介: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 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

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青春永驻,不死不灭。

张若尘站在诸皇祠堂外,望着池瑶女皇的神像,心中燃烧起熊熊的仇恨烈焰,“待我重修十三年,敢叫女皇下黄泉”。

…………

微信公众号开通:feitianyu5,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左道倾天

作者:风凌天下

简介: 是非谁来判定,功过谁予置评?此生不想规矩,只求随心所欲。天机握在手中,看我飞扬跋扈。

————我是左小多,我不走寻常路。

大佬退休之后

作者:油爆香菇

简介: 【慢穿+养成】 别人退休,养孙带娃广场舞。 裴叶退休,氪金养崽纸片人。 氪金之前:垃圾游戏,骗氪都不上心。 氪金之后:真香!我不仅能氪我还能肝! 养纸片人这种事儿呢,它是可以陶冶情操的,丰富退休后的枯燥人生,养好了不仅可以有情,还可以……emmm……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简介: 【真大佬冷感女主VS隐藏大佬妖孽男主】

【1v1双洁、团宠、塔罗牌、神医、甜燃爽!】

昔日大佬嬴子衿一觉醒来,成了嬴家丢了十五年的小女儿,而嬴家果断收养了一个孩子替代她。

回到豪门后,人人嘲讽她不如假千金聪明能干,懂事优雅。

父母更视她为家族污点,警告她不要妄想大小姐的位置,有一个养女的名头就该识趣,不然就把她送回去。

嬴子衿:这就走,不用送。

在嬴家欢天喜地庆祝,其他人都在坐看真千金笑话的时候,各个领域的大佬们纷纷出动了——

粉丝战斗力top1的顶流影帝:嬴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垄断全球经济的财阀继承人:嬴家?什么东西?老大,直接灭了吧?

华国第一隐世古武者:谁敢欺负师傅?

智商高达228的天才少年:我姐姐。

拥有极致妖孽容颜的男人勾唇一笑,散漫慵懒:“那好,叫姐夫吧。”

大佬们:???

真千金原大佬身份一夕恢复,全网炸了,嬴家疯了,哭着跪着求她回来。

国际巨佬家族:不好意思,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本家大小姐。

·

王者重生,强势翻盘,绝地反击!

#瞧不起女主的渣们都追悔莫及#

#听说那个全能大佬她备受宠爱#

#神算女王两百年后再回地球,曾经的小弟们都成了大佬#

龙凤双宝:厉少的寻妻之路

作者:初颜

简介:为了地位,妹妹狠心杀害她,顶替了她的身份,期待了多年的父母亲情,到头来也被告知自己只是个养女,许若晴浴火重生,再度重逢之时,人人都要对她恭敬三分。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身边还多了两个小包子大宝板着脸正色说道:“妈咪,那个坏女人的电脑系统我已经帮你攻陷了!”小宝软萌软萌的眨了眨眼睛:“妈咪,你看这是我送给妈咪的奖杯。”大宝是计算机天才,小宝是一级调香师。这两个孩子的基因也太可怕了吧?只不过为什么她复仇的路上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这位小姐,我觉得你的香味很像我未过门的妻子。”许若晴反手就是一巴掌:“老娘孩子都有了,你也敢调戏?”小包子:“妈咪,看这个男人像不像我们那坟头上长草的爸爸?”许若晴:......

长生天阙

作者:书寒

简介: 滚滚红尘,江山又小雪,寿元干涸,油尽灯枯之际,我见到了一道来自风雪中的曙光... 我叫王长生,我只想要长生...

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简介: 诸位,我是会说话的肘子,我回来了。 这是一个新的故事。

大梦主

作者:忘语

简介: 一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富商之子,在寻求续命执之法时,意外走上了修仙登天之路!

大唐盛世,天下泰平,风调雨顺,百姓安居。

千年后世,魔物吞天,妖鬼横行,遍野哀鸣。

西游再现,大圣斗天,天蓬下凡,卷帘重生。

莫名的穿梭与轮回,虚实掩映,真幻交织!

是预言中的梦境?还是尚未发生的现实?

他能否打破命中注定的魔障,消弭还未发生的三界大劫,挽救苍生于水火?

神通不朽

作者:太乙神蛇

简介: 穿越到洪荒世界了? 啥?魔祖罗睺自爆了,把我炸死了! 又穿越了? 啥?到羲皇世界了?还自带造化玉蝶、盘古神幡、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太极图、诛仙四剑、弑神枪……! 什么?这些至宝全是假的,只是影像?张乾表示问题不大,靠这些虚幻的至宝影像他能修出种种无上大神通! 以无上大神通之力,杀伐亿万生灵,破灭无数大千,那无上超脱的不朽大道也拦不住他!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作者:三羊泰来

简介: 竹兰穿越女配逆袭种田文中,实现三级跳,结婚,生子,当婆婆,抓重点,逆袭文中的恶婆婆。 26变36不说,附带六个娃,两个儿媳,几个孙子,外带活的丈夫,划重点不是原装的,是坑她穿越的人。 竹兰成了原身才知道,被两个儿媳坑惨了,大儿媳妇嗓门大,自带补脑功能,一点小事到她嘴里就变了味。 二儿媳妇胆小懦弱,逢人就哭,活脱脱把竹兰塑造成了恶婆婆形象。 竹兰,“.......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某人,“还有我。” 竹兰,“呵呵,就你坑我最惨!” 某人,“......”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