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壬字卷 第二百六十八节 孙冯论兵,多多益善(第1/2页)  数风流人物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如果冯紫英真能弄来七万可战之兵,那么加上尤世禄的将近三万人,这就基本上能接近十万大军了,别说是孙绍祖那几万人,就算是有牛继宗宣府军支援孙绍祖,孙承宗也敢好生筹划一番,好生打出一个漂亮仗来了。

    但七万人,而且是七万能战之兵,又不是变戏法,冯紫英不过是一个顺天府丞,哪里变出来?

    “家父那里咬咬牙,能给您筹措三万人,另外,新组建的宣府军一部,是从京营过去的,但这支军队是原来在三屯营之败后重新组建的,主要是依靠永平府民壮和部分京营能打士卒组建,而且主将是杨肇基,可能恺阳公也听过他的名字,练兵有力,这支部队估计能有一万出头,……”

    杨肇基名字孙承宗的确听过,三屯营之败后,京营溃兵数万,加上永平民壮,从中jing选了部分jing锐,重新组建,而且还参与了后续与内喀尔喀人的战事,表现不俗,这支军队可用。

    “那也不过四万人。”孙承宗盯着冯紫英。

    “还有就是京营五军营中,来源和杨肇基这一部一样,贺虎臣部,原来转入神机营,后来忠惠王看上了,划入五军营,并增补扩编,能有一万多人,大概是一万二千人吧,……”冯紫英笑吟吟地道。

    “五军营?京营兵,这怕不好调吧?”孙承宗迟疑了。

    “都火烧眉毛了,我就不信内阁诸公还在意这些?忠惠王那边,莫非义忠亲王真的赢了,还有他京营节度使的份儿不成?”冯紫英笑着反问。

    孙承宗默然,这话在理,这等时候了,再计较这些,那就干脆别打了。

    “好哪也不过五万出头吧?”孙承宗不得不承认冯紫英这个家伙鬼点子的确多,这么东拼西凑,还真的给凑出了五万多人,已经基本接近他的要求底线了。

    “五万多山西军,难道还真的被牛继宗给全数歼灭了不成?”冯紫英冷笑,“牛继宗不过是突袭而已,冀州和南宫至少逃出了两三万人,新河那一万人基本是没怎么遭遇攻击就溃败了,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牛继宗不过两万人,能一口把五万人都给全数消灭了?就算是突袭,那又如何?能一两年之内就把五万多人全数俘虏斩杀了?可笑!”

    孙承宗意识到了什么,但没做声。

    “据我所知,现在宁晋重新收罗起来的溃兵就有一万多,逃到隆平和柏乡的估计还有四五千,人,在赵州大概还有七八千,向北逃到束鹿的大概还有四五千,这加起来起码是三万多人,真正在这一战中被宣府军俘虏或者斩杀的不过一万多人而已,这三万多人,虽然士气大挫,但是基本战力还是有的,如果补充好武器物资,挑选一万五千人不在话下吧?”

    孙承宗吃了一惊。

    他只知道在冀州、新河和南宫那一战中,宣府军大获全胜,也知道是被牛继宗突袭苏晟度慌不择路溃逃大败,但是具体战事经过却不清楚,也不知道这大败究竟是怎样一个大败法,听冯紫英这么一说,才知道五万多人看样子主要溃散,而非被包围歼灭,想想也是,五万多大军分处冀州、南宫和新河三地,怎么可能被两万人包围歼灭?

    只是这一段时间里就收罗了三万多溃兵,还是让人有些意外。

    “牛继宗还是保守了一些,虽然击溃了山西军,但是却没有敢乘胜追击歼灭,如果是我的话,我哪怕是冒险也要咬住不放,彻底消灭这支有生力量。”冯紫英意犹未尽。

    “紫英,恐怕不是宣府军保守,也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吧。”孙承宗笑了笑,“山西军向西溃败,都逃入宁晋、赵州了,如果他们继续追击,可南面还有令尊的西北军,如果西北军突然北上截断他们的归路,如你所说,他们只有两万人,那可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刘白川做事谨慎细致,考虑事情周全,但是魄力却不及刘东旸和土文秀,家父让他驻守广宗、威县这一线,他没这个魄力。”冯紫英摇摇头。

    “牛继宗未必了解这些情况,他也要考虑,万一西北军冒险北上关门,他的两万人就完了。”孙承宗笑着摇头:“为帅者,既需要有魄力,亦要有后手,牛继宗能出两万兵偷袭,已经够有魄力了,再要不管不顾地追击入真定府中部的赵州、宁晋,我都要刮目相看了,这不是有魄力,而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了,他实力不足,决定了他不敢这么做。”

    “正因为实力不足,他才更该冒险,否则这么四平八稳地和我们拼消耗,他拼得过么?”冯紫英反问。

    孙承宗一愣,然后苦笑道:“嗯,紫英,你这个说法也不无道理。”

    “恺阳公,好了,咱们也不争论这个了,宣府军没能彻底全歼山西军,既是其实力不足所致,同时也是他们的失策,那么也就给了我们一个扳回来的机会。”冯紫英冷静地道:“三万多败兵,并非他们无能,而是主帅无能,苏晟度该千刀万剐,但是这些士卒却是无辜,山西军虽然不及宣府军、蓟镇军和大同军,但也算边镇强军,稍稍整顿一下,挑两万人组建一支能打仗的部队不在话下,恺阳公,我这话不算夸张吧?”

    孙承宗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