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章 迫切变强的心情(第1/3页)  无极无上尊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夜家,一间布置奢华的书房内,夜晓平静的看着面前的青年男子,他依照母亲的嘱咐,前来让夜家夜龙夜尘等某些人知道自己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便被面前的男子带着这间书房,这个男子是自己的父亲夜尘。

    夜尘把夜晓带到书房内后,没说话,不知想些什么,夜晓也不会主动说话,相顾无言。

    面前的男子虽然是夜晓的父亲,但夜晓和夜尘之间从没交流过,而且这好像是夜晓第一次和夜尘单独在一起,一般情况,夜晓不能去找夜尘的,避免身份暴露,若不是因为昏迷,这次也不能找夜尘,只是没想到夜尘会带夜晓来到这书房单独相处。

    夜晓心情略微复杂,昏迷时,现实中仅仅只是昏迷半年,梦境中却犹如过了千万载,画面的经历真的太真实,如今醒来,夜晓觉得自己一下子看透了许多事情,成长了许多,对夜尘的一些念想也淡了,有些情强求便不是真心,那就让过往随风去,我心自逍遥。

    夜尘心情也是有些复杂的,眼前这个儿子之前昏迷,若不是因为父亲派人通知自己,自己都不会知道这个儿子昏迷了半年之久,倒不是他厌恶这个儿子,他对这个儿子谈不上厌恶喜欢,而是他对紫衣没有感情,他有心爱妻子,心爱的妻子也给他生了个儿子,他的感情全都倾注在那个儿子身上,眼前这个儿子当年只是个意外。因为眼前这个儿子来得只是意外,所以他没对这个儿子没什么感情。为了避免被她妻子发现他当初犯下混事,他几乎从没有区看望过这个儿子。前段时间去看望过昏迷中的这个儿子,也不是有几分关心,而是终究这个儿子也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或许是沉默太久,夜尘终于先打破了沉寂:“无碍了?”

    “是。”夜晓不卑不亢道。

    夜尘微微沉默一会二,不知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夜尘开口道:“明天开始,和文杰一起去书院吧,我会安排的。”

    “好。”夜晓没拒绝。

    “那这样吧,退下吧。”夜尘似乎也不想说什么了。

    “是。”夜晓正要退去。

    “等等,你没什么要问的?”夜尘又突然喊住了夜晓。

    “我该问什么?”夜晓停下,语气带着陌生。

    夜尘一怔,沉默一会儿,没有说什么。

    “还有吩咐吗?没有我就退下了。”见夜尘不说话,夜晓淡声问道。

    “罢了。”夜尘摇摇手,示意夜晓可以离开。

    这场书房相处,仅仅只说了几句话,夜尘没表示出什么关心关怀,夜晓并不意外,自己也没喊父亲,也没用孩儿自称,相处就像个陌生人,只是没想到夜尘会安排自己去书院,大概是想安排自己从文走仕途吧。

    ...

    第二天一早。

    早早就有一个夜家仆人来夜晓居住的院子找夜晓,他是受夜尘的吩咐,带夜晓和夜文杰一起去书院的。

    “你叫什么名字。”夜晓对回来人毫无意外,随口问了下这个仆人名字。

    “小的叫祥福,少爷。”祥福应道。

    “嗯,那走吧。”夜晓随着祥福一起出发。

    祥福带着夜晓一起先去见了夜文杰,是要和夜文杰一起出发的,这将是夜晓第一次与夜文杰同伴而行。

    汇合时,有四个仆从正为夜文杰是鞍前马后,四个仆从偶尔漏出的一点高深的气息,一看就是打手,想来并不是一般的仆从,而是被指派保护夜文杰的。夜文杰真不愧是得夜家看重的天之骄子,自身修为不多说,出个门都有高手保护。

    汇合后,夜晓平静地打量夜文杰,相貌和夜尘有几分相像,小小年纪已经可以看出几分英俊,英挺的剑眉,明眸里蕴藏着锐气,掩不住的高傲,搭配着一身丝绸白衣,腰间缠一柄短剑,让人感觉盛气凌云。

    夜文杰则带着一丝好奇打量着夜晓,年龄和自己相般大,外貌和自己好像有几分相像,朴素的衣着显示眼前之人过得只是一般,在夜家见到过几次,却不熟,不知为何父亲突然让他照顾一下眼前这个人,算了,管他为何,反正是夜家之人。

    只是眼前之人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平静,令夜文杰有些惊讶,夜家其他年轻一辈堂兄堂姐兄弟姐妹看到自己时,无不是对自己笑脸相迎就是崇拜又或者是卑微拘谨,眼前之人看自己却像个陌生人,真是奇怪的家伙,夜文杰微微嘀咕。

    “出发吧。”夜文杰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不熟,是有些特别,但那不关他的事。

    夜晓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跟着众人出发,他对夜文杰已经再无从前的竞争之心了,以前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幼稚短见了,何苦要和夜文杰争个夜尘的关注,不是真情他不需要,他又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自己的娘亲。以前的眼界格局真的也是太小太小了,犹如井底之蛙,这个世界可不只只有夜家,梦境中波澜壮阔的世界才是他的向往,世界辣么大,他终会出去看看。

    夜晓一路无言,默默想着自己的事,醒来这几天,他已经梳理了一些梦境记忆,他觉得梦境发生过的事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