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自有分晓(第1/2页)  战神爹爹:团宠王妃三岁半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玄日城处在玄日国比较偏僻之地,来往的客商不多,不过还算挺繁华。

    楚天歌不知道柳若芙母女等着她回去算账。

    吃饱喝足的她,神清气爽,全身有力。

    不过一把脉,身体依旧严重营养不良,毒素蚀体,再不好好治疗,把身体补回来,兴许哪天就夭折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自己和楚风河的身体。

    她记忆中,并没有多少府外的记忆,只能边走边问路。

    同济丹药行门口,人来人往,生意繁荣。

    楚天歌负手拿着一个银币,努力仰着脖子,确认那五个繁体字,正是路人说的药草最全的药铺。

    她这才迈步要悠哉的走进去,一抬腿……

    门槛有点高,只能踮起脚尖,努力抬高小短腿撅起屁|股跨进去。

    楚天歌进去后,精准的找到药铺的管事,声音嫩亮的开口:

    “麻烦问一下,这里可有灵浅草、百慧根、消伤叶、千叶红……”

    “啊!你这个小乞丐什么时候偷跑进来的,赶紧滚赶紧滚!”

    那三十来岁的一字胡管事,一低头,看到衣裳褴褛,浑身脏污的楚天歌,立刻一脸嫌弃的驱赶。

    买药的一些少爷小姐,这才发现萝卜头似的楚天歌。

    他们当即捂住鼻子,一脸厌恶的后退几步。

    生怕楚天歌弄脏了自己的袍子或裙子。

    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异样目光,楚天歌十分无语。

    虽然她衣服洗到发白,还有补丁,但昨晚她可是洗了澡,换过衣服的。

    “有些人眼睛太瘸最好趁早去治!”

    楚天歌一双圆溜溜的漆黑眼眸,冷漠的扫了一圈众人。

    即使她才三岁半,气场却十足:

    “本小姐是来买药草的,这位管事,你要是眼瘸耳背,就换其它人来接待本小姐!”

    “哟,这不是楚府的五小姐楚天歌吗?你一个小废物想来买什么药草,你有钱吗你!一株灵浅草可要一百金币!”

    突然,一声带着浓浓嘲讽的声音,从二楼倚栏处传来。

    一个十三四岁的肥胖少年讽笑开口。

    其它人诧异的低头看向楚天歌,没想到这小乞丐,会是五大世家之一楚府的嫡小姐!

    楚天歌抬头一看,是一个十三四岁的肥胖少年。

    她看清少年腰间挂的玉佩后,脸色立刻变得无比愤怒。

    这个肥胖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楚月娇的表哥,柳长俊。

    他每次一来楚家,就爱欺负她和楚风河,甚至让楚风河跪地上,给他当马骑。

    但楚天歌愤怒的不仅仅是这个,而是她查看原主记忆发现。

    原主两年前被人半夜掳走时,瞥到一块白色玉佩,正是眼前柳长俊所戴。

    原主当时才一岁半,就算看到,也记不住。

    楚天歌却一下明白,柳长俊就是打断楚风河的腿,废掉他丹田经脉的罪魁祸首。

    楚天歌看着洋洋得意的柳长俊,突然冷笑一声:

    “柳长俊,果然只有你知道你姑姑柳若芙为人有多恶毒,我身为楚府嫡女,平日穿的连下人都不如,还给我吃剩菜剩饭。的确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

    周围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说楚府继母温婉善良,对原配所出呵护有加吗?

    结果就连个三岁半小娃,都这般磋磨!

    柳长俊意识到不妙,又急又气,眼珠一转,指着楚天歌就骂道:

    “好你个小野种,竟然给我下套,我姑母才不是这样的人。明明是你知道这丹药行,是子轩开的,故意穿成这样,想要凭借自己是子轩未婚妻的名头,来骗丹药!你只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该不会真以为吃了丹药就能修炼吧,天真!”

    围观众人了然点点头,原来楚天歌小小年纪,就这般奸诈,实在可怕。

    少城主有这样的未婚妻,当真倒霉至极。

    一群人看楚天歌的眼神,更加鄙夷厌恶了。

    一说离子轩,楚天歌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十岁的未婚夫九皇子。看来这丹药行,是对方开的。

    她冷笑出声:

    “你这是在骂自己废物吧。柳长俊你眼窄心高,急于求成。这次是来求突破到后天境五阶的丹药的吧?但你放心,你命宫暗淡,这辈子修为止步于此,别想再近一步。明日的突破,必定失败!”

    柳长俊脸色狰狞,根本想不通楚天歌为何会知道他明天要突破。

    “你个野种,竟然咒本少爷?我要杀了你!”

    他哪能忍受被野种叫嚣,就要直接跃下来一掌拍死楚天歌。

    “长俊,别和愚昧无知小儿一般见识。”

    话音未落,便见一身白衣的十来岁少年出现,他背脊笔直,单手负背而立,脸上云淡风轻。

    他正是九皇子离子轩,小小年纪,修为就已到后天境六阶,是玄日国数一数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