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阴阳怪气(第1/2页)  战神爹爹:团宠王妃三岁半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楚天歌完全不为所动,反而勾唇一笑。

    一个用力往后一拉,楚月娇当即摔得个四脚朝天。

    “啊!楚天歌,我一定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楚月娇咬牙切齿的刚骂完,头皮猛的一痛。

    紧接着,她发现自己被猛地翻了个身,揪着头发拖着走。

    “啊啊啊!你想干嘛,放手啊!痛死我了!!”

    楚天歌却无动于衷,将她拖到猪食边。

    下一刻,抓着楚月娇的头发,就直接按进猪食里。

    “你要挖我的心?”

    “你要砍我爪子?!”

    “你要把我剁碎了喂狗?!!”

    “这么喜欢让人吃猪食,想必你肯定很喜欢,那你多吃点!”

    楚天歌每说一句话,就把楚月娇的头提起来重重按进猪食一次。

    她稚嫩的奶音,配合她干净利落的举动,竟有种诡异的萌感。

    “啊啊啊!好痛,救命,好臭,呕……啊!”

    她也没避开石头,楚月娇惨叫求救,没几下,就头破血流,彻底昏死过去。

    楚天歌见此,眉头都没皱一下,这都是楚月娇该受的。

    楚月娇小小年纪便心理扭曲,当了七八年的庶女,女凭母贵,一朝成了嫡女,就变着法子唆使下人折磨原主。

    此时,楚天歌那张蜡黄干瘦的脸,像极了索命的恶鬼。

    婆子吓得惨叫一声:

    “鬼啊!你不是五小姐,你是索命的恶鬼!我要告诉夫人,夫人一定会弄死你的!”

    婆子连滚带爬的跑了,就像身后有鬼追似的。

    楚天歌稚嫩小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也没去追。

    她可不怕婆子口中的夫人,也就是她的继母柳若芙。

    柳若芙从一个妾被抬为楚府的主母后,表面宣称对原主兄妹一视同仁,背地里没少怂恿下人欺负她们兄妹。楚天歌被放血,说不准就是她的注意!

    柳若芙敢来触她眉头,她就敢把对方打的不能自理!

    楚天歌笨拙的起身,拍了拍手,疑惑的往屋顶方向瞥了一眼后,就离开了。

    她得赶紧回自己住的院子,毕竟被抓来猪圈半个月,她一母同胞的二哥楚风河,一定急坏了。

    楚天歌不知道,此时屋顶上,站着几十个掩去了气息的先天境高手。

    他们看着楚天歌面无表情的迈着小短腿,走着小外八离去的憨萌背影,全都齐齐狠狠咽了下口水。

    他们的小主子,不到四岁,竟然如此敏锐,差点发现他们!

    而且,原来小主子这么凶残的吗?!

    随意就把年龄大自己十几倍的婆子的手,轻易拧断。

    把自家姐姐的头,又重又快的按进馊臭的猪食里。

    这狠劲,和他们大哥,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一动不动的大哥楚战天。

    谁知,被楚战天的此时表情吓了一大跳。

    楚战天双眼含泪,全是欣慰和骄傲。他不舍的目送着自己萌丑女儿像个斗胜的公鸡一样离去。

    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提醒:“大哥,您再不追上去,小主子就走远了。”

    楚战天猛地回神,眨了眨眼,有苦难言的摇头: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现身,会害死小歌儿。亲眼看到她能保护好自己,我便安心了。”至于楚家,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他女儿的人!

    大家原本一头雾水。

    但很快,似乎感觉到什么,脸色皆是一敛,厉喝道:

    “谁在暗处鬼鬼祟祟,滚出来!”

    这时,一声磁性低沉,充满蛊惑和冷嘲的声音响起:

    “鬼鬼祟祟来东洲的,不是诸位阁下吗?”

    话音未落,他们便见一个身穿玄袍、高大挺拔的男子缓缓显出身形。

    他的脸上带着银色冰冷面具,只能看到一双如浩瀚星辰一般深邃神秘的眼眸。

    “没猜错的话,这位是西洲大陆的楚战神吧?不知来东洲,有何贵干?”

    玄袍男子的出现,让众人气息顿时一紧。

    先天境巅峰修为!

    五洲大陆加起来,达到先天境巅峰修为的人,不超过十个!他们大哥正是其中之一!

    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东洲第一大国中的摄政王?!

    听声音,竟如此年轻!

    楚战天负手而立,目光如炬的扫了一眼对方,却也不惧,淡然开口:

    “只是看看故人。”

    故人?

    玄袍男子深邃的眼眸,淡淡的瞥了一眼方才楚天歌离去的方向。

    他冷沉片刻,似乎发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有趣的光。

    “既是如此,劳驾楚战神亲自去紫都见见皇室,避免有人冲煞了你。”

    楚战天微微蹙眉,去紫都,来回至少要两个月。

    他半晌才缓缓额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