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八章:慷慨赴死(第1/2页)  黄天之世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再次遇到张梁,许安几乎都认不出来张梁。

    此时的张梁再不复广宗黄巾大军阵前的慷慨激昂、意气风发,他低垂着头独自一人靠在一块大石旁,身上衣甲破烂,披散着头发,头上的玄铁胄也不知丢在了何处。

    张梁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的感觉,连许安和龚都两人走到了近前,都毫无反应。

    许安走到近前半跪在地上轻轻叫了一句:“师尊。”

    张梁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抬起头看向了许安,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下曲阳一战,黄巾军一蹶不振,也击垮了张梁一直以来的信仰。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一名坐在地上的黄天使者突然从地上跃起,一边拍手一边大笑,刺耳的笑声在寂静的树林中显得格外的瘆人,周的人却对其视而不见,好像没有这个人一般。那人大笑了一会,突然又跪到在地嚎啕大哭。

    信仰崩塌的不仅仅是张梁一人,还有一众黄天使者。

    “黄天既覆,苍生何存。”

    张梁长叹一声,终于像是恢复了一点气力,他用手撑着石头想站立起来,只是却力不从心,许安赶紧上前,将张梁扶起,才没有使张梁摔倒在地。

    张梁在许安的帮助下勉强站直了身体,看了一眼许安后开口道:“真想将我平生所学尽教导于你,只可惜世事无常,天命弄人,如今已入绝境。”

    “内外俱起,八州并发,如真似幻,扑朔迷离,熙熙攘攘,不过一梦华胥。”

    张梁《太平经》从怀中拿出,轻抚着书皮,眼中流露出无限的眷念,而后郑重的将书塞入许安的手中,而后闭上双目叹息道:“你们走吧,趁着官兵还没到,尚有一线生机。”

    “将军!”

    “师父,你这是……”

    张梁挥了挥手示意许安等人快走,说道:“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再劝,官兵未见我张梁首级怎么可能心安。”

    不远处已是人沸马嘶,火光点点。

    张梁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许安三人,嘴角扯过一丝笑容笑道:“我已经很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去吧。”

    刘辟和龚都两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过了身去。许安最后看了一眼张梁,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传道授业之恩许安永生不忘。”

    终于众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张梁的眼前,张梁身边只剩下五名亲卫和那名发了疯的黄天使者。

    火光越来越近,无数汉军高举着火把,红衣玄甲的汉军组成的赤潮蜂拥而至,口中大声呼喝着叫骂声,密集而又急促的脚步充斥着整个树林。

    张梁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陡然挺直了身躯,拔出了腰间的利刃,彷佛那个阵前奔驰的大贤良师又重新回来了一般,他大声喊道:“人公将军张梁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来袭的汉军闻之一阻,虽然将其团团围住,但却在张梁身旁数米处徘徊不敢上前,这个会妖术的人公将军,却是有种让人胆寒的力量。

    “我来取你首级!”一名汉军屯长终究是忍不住军功的诱惑挺戟而出,手中大戟横扫而去,却不想,张梁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突然跃起,直接欺身上前。

    寒光一闪,一颗眉目兀自狰狞的人头被高高抛起,鲜血如箭一般喷涌而出,那屯长的无头尸首兀自扑到在地,鲜血几乎染了张梁一身。

    “汉军不过如此。”张梁从那汉军屯长身旁取过铁戟仰天大笑道:“想取我张梁首级?拿人命来填吧!”

    张梁大喝一声,带着身后五名卫士杀入汉军阵中,手中铁戟翻舞,汉军甲士竟不敢撄其锋芒,被杀的节节败退。那跪地痛哭的黄天使者不知何时也跟在张梁的后面,一时大笑一时大哭,冲进汉军的军阵。

    张梁终究只是一介凡人,而这世上也没有什么修仙之法,张梁又斩杀了汉军数人,连番大战,却是已经感到了气力不继。

    就在这时一名汉军军候越众而出,手中长枪舞出朵朵枪花,张梁身旁仅剩的两名亲卫俱被此人一枪刺中咽喉而亡。

    张梁勉强举起长戟向那军候砍去,那军候手中长枪如龙一般舞动,只一击便将张梁手中的铁戟挑飞开来,冷森森的枪头几乎顶在了张梁的咽喉。

    “可还有遗言?”那军候看了一眼张梁说道。

    张梁笑了一声问道:“你是何人。”

    那军候一愣开口回道:“河间张儁乂。”

    “好名字。”张梁赞了一声。

    那名发了疯的黄天使者竟还没有死,他靠在一颗大树旁,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声音如同鬼哭狼嚎一般,拍着手唱着:

    “如真似幻,扑朔迷离,熙熙攘攘,不过一梦华胥。”

    ………………

    身后的喊杀声传来,许安看到刘辟浑身一颤,却没有回头,众人也是不管不顾,只是埋头狂奔,又跑出数里,再也听不到身后的喊杀声的时候。

    龚都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疯了似的向后跑去,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