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七、求上门来(第2/3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

    如果要怪,只能怪徐六郎没有见识,怪他与徐谋草木皆兵。

    徐谋心里电转,此事虽然与徐薄与谢方白有关,但是最主要还是怪他们不问青红皂白,没有把事情搞清楚就逃窜出来。

    “子白,子厚,吾带尔等去见雨主簿。”徐谋冷静下来,觉得还是先把正事完成。

    徐薄与谢方白点点头,徐谋果然能够沉得住气,不像徐跃乱了阵脚。

    只要徐谋能够沉得住气,徐跃的事情就好办。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着徐谋拱手一礼:“兴跃之事就拜托子略。”

    虽然徐跃落到这个地步没有与他们有直接关系,但是还是有间接关系,是以两人一礼,算是赔礼道谦。

    “这本来是在下份内之事。”徐谋见到对方一礼,心里也好受多了,急忙还礼。

    三人来到雨济旱的公房,让雨济旱感到惊讶。

    他对着谢方白与徐薄不由得问道:“两位掌柜,贾子由就在县城,此事可问过贾子由(贾理字)否?”

    听雨济旱的语气,显然怪谢方白与徐薄舍近求远之意。

    谢方白与徐薄不由得互相看了看,均露出苦笑。

    此事明明是小圣人在后面操作,汝算是小圣人半个岳祖父,不找你找哪个?

    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层关系,但是不能明说。

    谢方白眼睛乱转,突然灵机一动,对着雨济旱拱手一礼。

    他脸上带着谄笑:“雨主簿德高望重,又是小圣人的岳祖父,当然应该找雨老。”

    听到谢方白说自己是小圣人的岳祖父,虽然知道此话不太正确,但是谁会不喜欢别人戴着高帽呢?

    雨济旱没有说话,而是不断捋胡须,脸上神情显得很轻松。

    “雨老,现在胡人正在修建驰道。”看到雨济旱一脸高兴,谢方白趁热打铁,说出事情原委。

    雨济旱脸上波澜不惊,淡淡点点头:“此事老朽已经知道。”

    谢方白与徐薄不禁苦笑,原来雨济旱早已知道。

    对呀,雨济旱知道,显然李之豪知道,程亮知道,就他们徐家与谢家等人蒙在鼓里。

    不过,此事肯定是小圣人安排,显然是对他们徐家谢家消极修建驰道的敲打。

    你们谢家与徐家想通过所谓沐浴来拖延工期,没有料到小圣人直接通过胡人修建来化解。

    两人想到这里,顿时明白事情的原委,不由得互相苦笑不已。

    “雨老,吾等想修建驰道。”谢方白苦笑之后,终于说明来意。

    雨济旱非常惊讶,感觉有些奇怪:“这两段驰道本来就是尔等两家路段,吾等也从来没有阻止过尔等修建。”

    “雨老,那两个路段虽然是徐家与谢家,但是现在是胡人在修路。”谢方白害怕雨济旱不知,急忙提示。

    雨济旱点点头:“那两段驰道确实是胡人在修建,都是为灵泉县修建积善积德路,驰道修好之后,谢家与徐家都可以上路。”

    “雨老,在下两人不是这个意思。在下的意思,徐家与谢家也要修建那两段驰道。”见到雨济旱没有理解到他的意思,谢方白急忙说出来。

    “啧啧,”雨济旱感叹两声,还是没有明白谢方白的意思,“尔等两家要修建,官府也没有阻止,尔等要沐浴,官府也同意。尔等还有什么不能满意的?”

    看到雨济旱的话题越扯越远,谢方白心里大急。

    他拱手一礼,不得不把情况说明:“雨老,两家的匠人沐浴时间较长,一时回不到工地。请雨老留下一半的工地给两家。”

    说到这里,即使谢方白脸皮厚如城墙,也不禁脸一红。

    两家这样把沐浴当成长假做,根本就没有把灵泉县官府放在眼里,想修建就修建,想沐浴就沐浴。

    两家这样做了,根本就没有合作意思,更没有团体意识。

    “两位掌柜意思,老朽明白,不过.”说到这里,雨济旱突然停止下来。

    谢方白与徐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雨济旱虽然答应,但是有一个条件。

    谢方白心里一惊,只好急忙拱手一礼:“有什么条件,雨老不妨说出。”

    “这个也不算什么条件,因为本来就是尔等要做的。其实也非常简单,尔等把以前工程开销多大,有没有结余,自己计算一番。”雨济旱语气极为平淡,望着两人侃侃而谈,“如果有结余,把相应的钱拿出来,要知道,这些胡人的俸禄还是小圣人垫支的。”

    虽然这是应该做的,两家其实就是不做,一个字,拖。

    现在雨济旱在这里点明,让两个掌柜再也不好意思拖下去。

    “雨老,胡人是战俘,他们也有俸禄?”但是谢方白还有些不甘心,拱手一礼问道。

    “仓禀足而知礼节。”雨济旱点点头,一边还礼,一边说出一番道理出来:“胡人也是人,为何不能有俸禄?要知道以前胡人为何到处抢劫,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俸禄。胡人有了俸禄,他们也懂得自食其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