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七、求上门来(第1/3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两位掌柜,究竟是怎么回事?”徐跃感觉莫名其妙。

    徐薄看着徐谋眼里盯着他,摇摇头叹了口气:“胡人根本就没有攻打县城,他们是来修路。”

    砰砰,砰砰,徐跃手里的茶杯再次掉在地面,他双手抓住徐薄,拼命摇晃。

    “族叔,你看清楚了吗?”徐跃根本无法接受,“听说胡人要攻打县城,灵泉县不少百姓已经跑到桃源镇来了。”

    徐薄看到徐跃如此失态,知道他根本就接受不了,但是这个却是事实。

    他制止徐跃摇晃,苦笑说道:“吾等到工地看了,胡人确实不少,但是他们完完全全在修路,根本就没有攻打县城之意。”

    “修路的锄头、木棍也可以成为兵器,更何况陈胜吴广还揭竿而起呢?”听说胡人没有进攻县城,徐谋老脸挂不住,急忙用陈胜吴广为例。

    “胡人根本就没有谋反之意。即使要谋反,还有赵家庄五百骑兵虎视耽耽,胡人全部都没有马匹,老老实实得很。子白,是否是这样?”说到这里徐薄把目光投向谢方白。

    谢方白点点头,摇摇头:“灵泉县的耆老也不相信,坐着轿子到工地从头到尾看了的,完全没有问题。”

    完了,完了,完了,这个脸丢得太大了。

    胡人没有进攻县城,他这个父母官却丢下子民,逃到桃源镇。

    身为一县父母官,不顾子民死活,个人逃之夭夭。

    如果胡人真的进攻县城,倒也勉强还有理由,但是胡人只是修路,并没有攻打县城。

    “胡人没有攻打县城,总有人辟谣,此人是谁?”徐谋有些不甘,心里还有一些侥幸,继续问道。

    徐薄觉得徐谋此话问道点子上面了,不禁苦笑:“徐知县不在了,程亮这个县丞出来辟谣。”

    “没有知县大印,百姓相信吗?”徐谋觉得不可思议,继续问道。

    徐薄摇摇头,发出沉重的叹气之声:“耆老就是不相信,非要到工地看看,才相信这是事实。”

    完了,完了,这下子彻底完蛋了。

    现在连耆老都知道知县逃之夭夭,由县丞出来辟谣。

    看来不但衙门人知道,就是耆老也知道,相信不久,灵泉县所有老百姓都知道。

    徐跃脸色铁青,浑身无力坐在椅子上面,双眼无力看着屋顶,不知在想什么。

    徐谋盯了徐跃一眼,摊上这么一个主子,摇摇头,心里叹了口气,现在应该怎么办?

    “还好,修建驰道是兴跃提出的,只要驰道修好,这一点功劳不能抹杀。”徐谋想了想,说出这个法子。

    徐跃打量徐谋一眼,感觉他魂游太虚,眼神一片茫然。

    徐薄想了想,与谢方白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目前也只有如此。”

    “子略(徐谋字),兴跃现在怎么办?看来得另外找一条出路。”谢方白打量这个谢家姑爷,摇摇头,叹了口气。

    他们谢家这个姑爷沦落成为这个样子,已经没有脸面呆在灵泉县。

    现在只有挪动一个位置,乃是目前最好的解决的法子。

    徐谋一脸苦笑,谢方白这是给他台阶下。

    徐跃沦落成这个样子,虽然徐跃也有责任,但是他这个幕僚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徐薄点点头,同意谢方白的说法,接着问道:“子略,雨主簿在哪里?”

    “子厚(徐薄字),尔等找雨主簿有什么事情?”他还以为徐薄专门上山来告诉他县城的消息呢。

    徐薄与谢方白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一脸苦笑:“胡人现在修建的驰道就是谢家与徐家的工段,吾等正要与雨主簿交涉。”

    “胡人修建驰道,为何要与雨主簿交涉?”徐谋听了此话,感觉摸不着头脑。

    徐薄一脸苦涩,痛苦摇摇头:“如果胡人把驰道修建完毕,徐家与谢家脸面放在哪里?”

    “怎么胡人竟然来灵泉县修建驰道呢?不是有徐家与谢家吗?”徐谋感觉事情不简单,想问一个清楚。

    徐薄感觉不好意思:“徐家与谢家坚持以秦始皇驰道,而贾理与雨济旱坚持要赵平那种驰道,于是两家以沐浴之名,拖延一些日子。”

    徐谋不禁大怒,如果不是徐家与谢家这种操作,岂会会引来胡人。

    如果没有胡人来修路,他们岂会狠狠地逃窜到桃源镇来躲避“兵灾”?

    这一切的一切,正是因为徐家与谢家不配合小圣人的缘故。

    徐跃虽然望着屋顶,但是其实也在听三人谈话。

    他听到这里,大脑突然清醒了。

    “原来是两位掌柜做的好事,胡人就是被尔等引来的。”徐跃气急败坏,指着徐薄。

    他现在怒火烧心,就是族叔也忘记称呼。

    看到徐跃用手指着自己,徐薄用手轻轻拔开,语气平淡:“胡人是修路的,不是来打仗的。”

    是呀,虽然谢家与徐家引来了胡人,他们也是来修路,他们并没有攻打县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