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五章 、姜夔后人(第2/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边欣赏赵平演奏,也一边情不自禁用手指敲打着桌子,顿时也感觉忘记了所有烦恼,恨不得互相大醉一场,然后来一个桃园结义。

    姜杰更是激动,瞎眼竟然竟然流出泪水,声音嘶哑说道:“小官人的乐曲清越豪迈,曲子小人从来没有听过,称为仙曲也不为过。可惜这个只适合小人演奏。”

    赵平想了想,停顿之后把《梁祝》演奏出来。

    陶然三人一边听着一边敲打桌面,连所点饭菜已经上桌也忘记。

    直至赵平吹奏完毕,陶然不禁拍桌而叹:“好乐让人忘食,古人诚不欺我也。”

    而年龄与他相仿的李涵树也点点头,也击桌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即使绕梁三日也不过也。”

    王子仪眼里更是小星星直闪,先看了陶然及李涵树,然后看了瞎眼父女二人之后说道:“贤弟,干脆你收下自家们五人做你的弟子好呢。”

    说完,挠了挠头,苦笑之后说道:“自家们本来是师兄弟,不妥,不妥也。”赵平看了五人,指了桌上的饭菜说道:“各位饿了,饭菜再不吃就要冷了,先把五脏庙祭了再说乐曲之事。”

    众人一起吃起饭菜,不过赵平觉得宋代这些所谓名菜,与自己那个时代家常菜也有不少距离,特别是鲈鱼脍与小日本的生鱼片差不多,不太符合他的口味。

    吃完饭菜之后,姜杰拉着女儿一起跪下,对看赵平说道:“小人父女走投无路,还希望小官人容留,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赵平看着这穷困潦倒一脸菜色的父女,急忙把他们扶起来,说道:“这两个曲子本来就是给你们的,更何况你们是白石道长的后代呢?”

    有了这父女二人,显然舅舅那里显然不能住下,得想办法租下或者购买房子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他掏出二两银子,对瞎眼父女说道:“你们先在静远酒楼住下,我找到牙人之后给你租房。”

    陶然突然一拍手掌,看了瞎眼的闺姜杰父女二人之后说道:“贤弟何必舍近求远,愚兄在东门附近有一个独门小院,正想出租出去。这样吧,愚兄就不收你租金了,不过愚兄有一个等价要求,你必须把那两首仙曲也传授给愚兄。”

    赵平急忙摇摇手说道:“曲子传授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房屋出租费用这个怎么能够让仁兄破费呢?你如果不收费,我就另外想其它法子。”

    陶然看了姜杰父女之后不悦对着赵平说道:“既然贤弟知道收留白石道长的后代,愚兄岂能落后。”

    李涵树看了看赵平及陶然,然后打量姜杰之后说道:“这样吧,你们二人各让一步,房屋半价租下,陶兄也对家里有了交待。”

    陶然想了想,点点头然后向赵平施礼说道:“如此就让贤弟破费了。今天我让人收拾,明天就可以住进去。”

    赵平心中大喜,同时对着李涵树及王子仪说道:“两位仁兄愿意练习此曲,明天授课之后可以来一起演奏,不过乐器请自己准备。”

    王子仪及李涵树、陶然一脸喜色,二人原来以为只是戏言,没有想到赵平竟然当真了,一起以半师之礼向赵平行了大礼,然后齐声说道:“如此多谢贤弟。”

    赵平哪里敢接受三人大礼,急忙侧身让过。

    “小郎君,小郎君,不好了。米店出事了。”

    一个叫周小郎的十六七岁的伙计气喘吁吁跑上雅间,上气不接下气向着赵平说着。

    赵平转头过去,只见周小郎鼻青脸肿、嘴角流血,额头上汗水直冒。发生了什么事?

    赵平急忙给倒了一碗水,周小郎道谢接过之后一口气喝下,然后说明了原因。

    原来,今天突然来了一伙人,说赵氏米店所销售的大米掺有石子河砂,把他们的牙齿咬坏了,要他们赔偿损失,关掉焰米店。

    他们自然不服气 ,说赵氏米店一直出售的是优质大米,从来没有掺杂使假,就与那伙人争执起来。

    在争执之中,那伙人不但打了他们赵氏作坊的伙计,反而咬他们先动手打人,并且堵住店铺不让他们销售大米。歌书网_www.gebiqu.com

上一页目录存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