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五章 、姜夔后人(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陶然及王子仪、李涵树一直苦笑摇摇头,赵平看出他们也知道这是是王子和的声音。赵平猜测王子和也在宴请同窗好友在祝贺他由地甲班终于升级到天甲班了。

    四人来到走出雅间来到过道,只见一个瞎眼的男子与一个小娘子被从从隔壁的雅间驱赶出来。

    男子大约三十多岁,背部有些佝偻衣衫有不少补丁,踉跄倒在过道外面,一手不停地抚摸地面寻找拐杖,另外一只手里紧紧握着一种乐器埙;而那个小娘子年岁大约与翠竹相当,手里拿着一个笛子,换作赵平前世那个时代还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却被迫出来卖唱,现在脸上全部是惊恐神色望着过道的男子,一边哭泣一边挣扎向他身边过去不停地喊道:“爹爹,爹爹。”

    她想去扶过道的男子却又害怕手里的乐器损坏。

    赵平见状,快步将男子扶起,同时把拐杖给他,好声安慰地说道:“他们不喜欢听自家们喜欢听,过来唱给我等听听。”

    父女两人诚惶诚恐来到赵平的雅间。

    正好还有一张条凳空着,父女二人便坐在上面开始吹拉弹唱起来,而唱的内容正是赵平的《望海潮.昌元》,由于赵平把昌元人文美景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现在昌元县人特别喜欢这个赞美家乡词曲,已经在昌元县的大街小巷流行出来,甚至在昌州也有人点唱。

    毕竟,昌元县也是昌州的地盘,昌州人也热爱自己的美丽家乡。

    赵平不懂古典乐曲,不由得把目光望向三人,三人苦笑摇摇头,看来这父女二人果然吹拉弹唱功夫还没有到家。

    小娘子见到四人神色,也知道自己父女二人功夫还没有到了让人打赏的地步,脸上凄苦分别向四人分别行了一个万福泣声说道:“奴家唱功确实不好,还请四位小官人谅解,只是奴家父女已经一日没有进餐了,前天也只喝了少量稀饭,实在没有力气吹拉弹唱,请三位小郎君可怜可怜奴家父女吧。”

    说完,小娘子竟然软软倒在八仙桌上面,手中的笛子也掉在楼层上面。

    那个男子听到声音,急忙双手向四人方向不停拱手,用衰弱沙哑的声音说道:“人命关天,求小官人救救小女吧。”

    赵平急忙把男子扶起,同时帮助他把埙在桌子上放置好之后说道:“大叔放心,我等现在就救她。”

    说完之后急忙喊小二,小二来之后赵平要立即把可口的饭菜端上来,小二看了父女二人之后,然后急忙下去准备饭菜了。

    赵平急忙用水壶给二人倒水,瞎眼男子接过碗之后感谢不已。

    在其它三人的帮助之下,赵平又给小娘子喂水,小娘子大约几分钟之后悠悠醒来。

    小二把饭菜端了上来放在桌上,这父女二人眼睛盯着饭菜,但是并没有动手,那男子双手拱手谢过之后说道:“谢谢恩人大恩,只是卑鄙之人岂能与小官人坐在一起!”

    赵平无奈,只好吩咐小二找来小桌子,让这父女二人吃饭。

    父女虽然肚子咕咕直叫,但二人并没有动手,直至赵平饭菜上来之后,二人才行礼之后用餐。

    赵平四人点点头,对这二人顿时好感上升,一边等候上菜一边交谈。

    二人来历并不简单。

    是大宋著名诗词文学家、音乐家及书法家姜夔曾孙。

    赵平才知道这父女二人原来有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

    男子姓姜名杰父亲原本是一个乐师,但是男子由于眼睛从小失明,加上天分欠缺,乐曲自然弹奏不佳,曾经有一妻,不过在几年前由于缺钱医治而病死。

    他的女儿倒有天分。

    可惜没有找到一个合适老师!

    赵平觉得姜杰遭遇倒有几分与阿丙相像,二泉映月倒是非常姜杰用埙来演奏。

    不过二泉映月适合古筝及二胡演奏,而自己对于这两种不懂,更何况自己只懂五线谱,而不懂宫、商、角(jué)、徵(zhǐ)、羽这古代五音,要是娘亲在这里就好了,她精通古体音乐。

    看到小娘子挂着腰上的笛子,赵平眼睛一亮,上前向姜杰一礼问道:“姜大叔,冒昧地问一下,可以借用小娘子的调子吗?我想用来演奏一曲。我对埙是外行。”

    姜小娘子脸一红,如果不是赵平只有十岁,她一定以为遇到登徒子了,女儿家最亲近的物事,岂能让一个陌生男子接近,于是她望着瞎眼男子姜杰。

    姜杰略一犹豫,说道:“听小官人演奏,那是你的福分。女儿,给小官人吧。”

    姜小娘子红着脸把笛子摘下给赵平。

    在其它陶然四人的愕然及不怀好意的笑容之中,赵平尴尬地接过笛子,然后用清水仔细清洗,用嘴巴调试几次之后,就吹奏《沧海一声笑》。

    由于赵平现在内外兼修,内外功法所得的中气十足已经足以支持演奏。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全神贯注望着赵平!

    这个乐曲与这个时代是浅吟低唱不同,它是在幽雅的同时充满了清越、豪迈、激情。

    陶然三人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