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四章、 比赋争奖(三)(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赵平没有想到自己虽然通过考试,却是一个天甲班的预科生。

    这个天甲班简直是一个坑,而且是一个大大的坑!

    三天之后就是截止日期,赵平不得不到藏书楼抽空查阅书籍,甚至一边吃饱一边看书!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还有什么用处?”

    王子和每次看见赵平,见到他急匆匆不停向藏书楼跑去,每次见到不禁露出讥讽之色,口里痛快淋漓念道。

    公布日期终于来到!

    到了第三天之后,赵平是最后一个把赋交上去给袁涛。

    与此相反的是,王子和是第一个上交文章,看到赵平是最后一个交文章,王子和脸上的嘲讽神色更加浓郁了。

    经过五天夫子、直学、学正等的评选,在县学学子的苦苦等待之中,首届县学赋体比赛结果终于公示。

    赵平没有去公示亭观看结果,自己真的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通过查询过去赋体写法,又查询了昌州及昌元的地方志,赵平匆匆而就,因此心里没有底,在讲堂等待命运裁判。

    赵平打开书籍,坐下正准备摇头晃脑朗读,王子仪与陶然、李涵树进来了,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正准备开卷读书的赵平,不禁一脸苦笑。

    陶然望着赵平问道:“你不想知道结果吗?”

    王子仪也盯着赵平问道:“在下的堂兄已经向你挑战了,你不怕输掉之后降级为地甲班?”

    赵平微笑关上书本,双手一礼之后望着三人微笑说道:“谢谢三位学兄告之!”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陶然不禁惊讶问题:“愚兄没有告诉结果,你怎么知道你赢了?”

    赵平看了讲堂窗外公示亭的方向,说道:“如果在下输了,你们肯定不会用这种口气告在下。”

    陶然又仔细打量赵平几眼,说道:“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看到贤弟一直朝藏书楼查阅书籍,愚兄还替贤弟担心呢?没有料到学弟竟然胸有成竹了。”

    赵平苦笑,双手直摇,扫视四周之后然后真诚看着三人说道:“三位仁兄就不要替小弟脸上贴金了。实话相告,在下就是因为对于自己没有信心,所以公示亭也不敢去观看。”

    陶然及王子仪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惊奇神色,然后由李涵树说道:“贤弟猜猜自己是第几名?”

    赵平摇摇头,然后沉思一会儿说道:“小弟成绩可能不太理想,可能刚刚压住王子和一头,不然我可能会掉入地甲班了。”

    陶然哈哈大笑,指着赵平转身望着王子仪说道:“这个贤弟果然太谦虚了。不知想到名列第一?”

    赵平目瞪口呆,竟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握住陶然的手,大声问道:“这是真的?”

    说完觉得不好意思,急忙向陶然及王子仪行礼之后说道:“谢谢两位仁兄相告。看来也要向两位祝贺,三位仁兄同样上榜了。”

    王子仪及陶然脸色露出尴尬脸色,互相望了一眼,由王子仪说道:“愚兄三人有幸上榜,不过一个是第三,一个是第四及第五。”

    赵平急忙行礼祝贺,然后好奇问道:“那第二是那个?”

    王子仪看了外面公示亭的方向,然后淡淡回答:“当然是我那个堂兄了。”

    外面突然传过来王子和与其它几个学子的声音:“排名不公,排名不公!公开试卷,公开试卷。”

    然后声音向学录公房走去。在赵平的惊讶之中,王子仪及陶然苦笑摇摇头。

    次日,赵平经过公示亭,听到李涵树正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念道:

    “天府之地,西南重镇,有州名昌。上通成都,下接重庆,无限荣光。裁巴山之秀丽,剪蜀地之灵气,写昌州之文章。取其精华,凝聚昌元,矞矞皇皇。海棠徐绽,巴蜀独香;桷兰怒放,离树久芳。哭儿河旁,变滩望娘;孽龙赴海,慢入川江。鱼游浅底,鹭掠长空,农夫皆忙;翠竹丛丛,炊烟袅袅,人间天堂。有男得俊,有女皆姝,有书琅琅,有老久康。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赵平一听,这不是自己写的《昌元赋》吗?

    陶然与王子仪一起看到赵平过来,一起行礼向赵平表示祝贺!

    王子仪更是不禁感叹:“贤弟的昌元赋果然不凡,在你的赋体未公示之前,愚兄还不服气。现在看来,贤弟超过愚兄多多呀。”赵平还礼之后急忙说不敢。

    陶然也摇头晃脑地念了一遍之后,抚手感叹:“整个赋体充满灵气,从开头到结尾一气呵成,中间丝毫没有停滞感觉,况且极为琅琅上口。把昌元的地形特点,人文风景,民间传说等全部融为一体,真是不可多得的一绝呀。贤弟,听说你的诗也充满灵性,加上上次的望海潮这个词,你真的是县学之中的诗词赋三绝呀。”

    赵平连连说不敢,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竟然有物事倒在地面。

    这时听到有人大喊:“有人晕倒过去了,快快叫郎中。”

    陶然急忙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看了倒地之人,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