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财源枯竭(上)(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啊...”一声传来,这是舅母的声音!。

    原来赵平见势不对,立即拿出太极拳法,抢在舅母之前,用卸字诀想夺下李涵梅手中的针,却不料她的针来得太快,虽然最终抢下针,却依然被针划破手臂,鲜血顿时直流出来。

    舅母看见忍不住发出声音,之后也顿时晕了过去!

    李涵梅见到赵平的鲜血,顿时就软软地晕倒过去!

    李涵梅被舅舅抱进卧室。厨娘及娘亲也急忙扶着昏迷过去舅母回到卧室。

    郎中过来看了,说两人问题不大,说一个累了加上惊恐晕倒,一个是累了加上担心晕倒,开了安神的药。

    娘亲问了春儿,才知道李涵梅跑到大街哭泣累之后被春儿找到,就用钱购买了一些布条,然后做成一个布条小人,阴差阳错与赵平错过,回家之后写了一个:“赵平”两字,然后就躲在柴房扎小人出气。

    舅舅听了之后,看了看赵平,又看了看睡着了的李涵梅,不禁摇摇头,口里深深地叹气。

    第三天是黄道吉日。

    县学为新生举办了开学仪式。

    天刚刚亮,赵平就被娘亲喊醒,并亲自为赵平梳发,戴上黑色学帽,穿好镶嵌黑色交领灰色襕衫学服。

    在中国古代,新生入学不仅有隆重的“开学仪式”,而且备受重视,“入学礼”被视为人生的四大礼之一,与成人礼、婚礼、葬礼相提并论。

    通常的“开学仪式”包括正衣冠、行拜师礼、净手净心、朱砂开智等内容。

    赵平来到大宋,终于亲身体验了古代“的开学仪式”,开学仪式是在圣庙专祠里面举行的。

    来到学堂,赵平收到两道怨恨的目光,那是王子和的目光,如果没有赵平,他现在已经是天甲班的学生了。而赵平的横空出世,则又一次打破本来他以为十拿九稳的第一的,并且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一个大丑。

    赵平是天甲班,因此得向袁学正举行拜师礼。

    赵平首先叩拜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双膝跪地,九叩首;然后是拜先生袁涛,三叩首。

    袁涛端坐圈椅上面,戴束发冠、内穿襦裙,外罩对襟衫,一脸严肃。拜完先生,学生向先生赠送六礼束脩。

    所谓六礼束脩,亦即古代行拜师礼时弟子赠与师父的六种礼物,分别是,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红豆,寓意红运高照;红枣,寓意早早高中;桂圆,寓意功德圆满;干瘦肉条:以表达弟子心意。

    赵平由于礼物较多现场人也多,当场只给的是礼单,礼物随后送到先生家里。

    而王子和与一些已经是县学的学生末端没有参加开学仪式,仅仅作为旁观者进行旁观。

    王子和在一旁用怨恨目光看了赵平之后,再双看看袁涛,最后抬头蓝天发呆。

    等到赵平行完拜师大礼之后,然后在铜盆洗手表示从此一心一意读书心无旁骛,最后袁涛用朱笔在赵平眉心一点表示开智,随即完成开学仪式。

    收到一个良材美质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然而在路上袁涛遇到同事与好友严格之后变得沮丧起来。

    严格夫子比袁涛还要大两岁,应当与一样是贻养天年时候,却不得不竭尽心力养家糊口,以至于人已经出现早衰。

    无他,严格原来的浑家倒是能够生产,生了八胎竟然活了五胎,只是个个都是女儿。

    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时代,为了让严家香火延续下去,主动给他纳了一房小妾,这个小妾倒也没有辜负严家的上下厚望,先后给他生下三胎,而且个个都是儿子,现在三个儿子分别为十二岁、十岁、八岁。

    这个在过去不算得什么,养活一家人轻而易举,大宋对文人一向很优渥的,可惜那是以前。

    现在朝廷为了对抗胡人,财源年年亏损厉害,不得不超量发放会子。

    由于会子滥发得厉害,物价至少贬值三倍以上。

    现在俸禄依然是原来的数额俸禄,可惜已经由铜钱变成了会子,以至于严格不得不给人抄书来养家。

    现在三个儿子正是疯狂长身体的时候,每月竟然连贱肉都很少吃,这在过去难以相像。

    袁涛不但时常周济严格夫子,也经常给他介绍写字抄书业务,只是现在大宋印刷业异常发达,甚至科举考生能够把印刷好的小纸条带进考场,让严格的“生意惨淡”。

    见好友生活如此艰难,袁涛心里不是滋味,现在他想周济也有心无力了。

    因为现在县学已经三个月发会子了,袁涛还要应付家中喋喋不休的浑家。

    谁知袁涛晚上回到自己的小院,近来一向对他横眉怒目的浑家突然主动迎接,接过他的外套之后又弯腰低头换鞋,口称:“官人辛苦了。”

    袁涛觉得莫名其妙,莫非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袁涛跳过之后突然发现浑家身上好像还有淡淡的清香味道,不禁问道:“你用了什么香粉?”

    浑家一抬头,脸上竟然还擦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