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 比文争额(三)(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娘亲也反复吟诵赵平的词与王子和的诗,毅然望着舅舅说道:“平儿词意境优美,把昌元人物风景世俗写得淋漓尽致,仿佛一个空灵的山水画,岂是一个孝道的诗所有比拟。如果不能得到第一,小妹即便抛头露面,也要找知县寻一个公正。”

    说到这里,娘亲停顿之后一字一句说道:“那怕是官司最后打到临安,小妹去敲击天子的登闻鼓也不怕。”

    舅舅听到这里,不禁用衣袖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赵平也不禁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外表柔弱的娘亲性格如此彪悍,竟然要到天子那里上访。

    赵平一家人暂时住在舅舅家里。赵平依照习惯,与翠竹及兰儿跑步、练功。

    舅舅这时过来,一直平静的脸上也带着喜悦,后面跟着娘亲、还有李涵梅及舅母。

    舅舅仔细打量赵平几眼,问道:“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赵平一边喘气一边淡淡说道:“先听坏消息,侄儿能够承受得了。”

    舅舅这些脸上也挤出笑容,说道:“坏消息就是你还能入住县学了。县学已经住不下了。”

    赵平依旧淡淡说道:“这么说我已经被录取了。不知是天甲班还是地甲班?”

    舅舅深深地打量赵平几眼,禁不住露出笑容说道:“看来上天确实照顾你,你竟然以一票之差获得天甲班资格。”

    翠竹及兰儿一阵雀跃,眼里全部都是小星星。

    娘亲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喜悦的同时更放松一口气。毕竟,民与官争斗,何其难也。

    舅母看着赵平,然后又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脸上忍不住喜悦。

    但是这种境界很快就被一个大煞风景的意外的声音打破:“不就是一票吗,只能说你走了狗屎运!”

    原来说此粗鲁话不是别人,而是表姐李涵梅。

    舅舅大怒,手掌举起却双放下。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李涵梅粉妆玉琢的脸蛋顿时出现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李涵梅一手捂住自己的脸蛋,一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舅母,呐呐问道:“娘亲,你竟然打我?”

    舅母耳光又要举起,恨声说道:“气死为娘了,为娘怎么生出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女儿?”

    娘亲急忙双手抓住舅母的右手,说道:“小儿女不懂事,怎么能够责怪她呢?”

    舅母顺势收回右手,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李涵梅说道:“为娘就当没有生你这个女儿。”

    李涵梅一边捂脸哭泣,一边向外面跑了出去:“女儿也没有你这个娘亲。”

    娘亲点点头,对李涵梅的话深有同:“平儿这次确实运气相加。看来小妹也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妹不得不佩服王教授,他根本就没有使用手中的权力压制平儿,否则以他的威信和手段,平儿最多能够进入地甲班。他此举既可以向同族之人交待,又更是让平儿顺理成章进入天甲班。”

    说到这里,娘亲突然大叫:“不好。快点去找人。梅儿虽然小性子,受了这么大的委曲,不知跑去哪里去了?”

    舅舅摇摇头,说道:“女儿长大了,应该多多管教。让她吸取经验教训也好。”

    娘亲急了,恨声说道:“就是因为她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她可能狠少挨打吧,甚至没有挨打吧。这次她受了这么大的委曲,有可能离家。赶快派人去找。”

    舅母听到这里,也着急拉着舅舅的衣袖说道:“那是三岁的左右为妻打了她一次。官人,自家们一起去找找梅儿。”说着还喊了厨娘及另外两个丫环,一起去寻找。

    舅舅出去之后,翠竹看了赵平之后又看看娘亲,吞吞吐吐要想说话的样子。娘亲看了翠竹说道:“翠竹,心里有事不要埋在心里,有事就说出来吧。”

    翠竹看了四周,犹豫之后还是说道:“主母,奴婢觉得自家们还是去找找梅儿小娘子。不然嘴里虽然不说,但是心里一定夺怨气。如果她们找到倒没有什么,如果没有找到,心里那一定会埋怨自家们,特别是郎君。”

    娘亲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说得有理,可是自家们根本就不熟悉县城,如何寻找?”

    赵平看了舅舅与舅母出去的方向,说道:“舅舅他们对县城熟悉,就让他们寻找外面。自家们就找家里,也许还有特别收获呢?如果没有找到,至少自家们尽力了。”

    娘亲看看赵平,然后双看看翠竹及兰儿,说道:“自家们一起去找找吧。”娘亲与赵平一起,从书房出来,包括舅舅与舅母的卧室、两个表哥的卧室、表姐的卧室、丫环的卧室、厢房、香房、甚至厨房也等等寻找了,都没有李涵梅及她的丫环的影子。

    为了防止漏掉死角,赵平他们一边呼喊,一边反复查找了三次。

    娘亲也累得气喘吁吁,只得在厢房圈椅坐下,喝了一口桌子上面的茶,然后又打望外面,说道:“自家们已经反复寻找了三次,那么梅儿已经确定不是在家里,肯定在外面了。这次只有看看舅舅舅母他们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