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八章、 比文争额(二)(第1/3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舅舅一边站直身子观字,一边深深行礼之后感叹:“学正书法已经进入大道,学生望尘莫及也。”

    袁学正把笔搁在笔架上,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然后摇摇头叹息:“东坡之神奇,终身不如也。远夫,请坐。”

    舅舅一边打量袁学正的书法,指着其中的字体,说道:“学正与东坡居士字体,各具风格,已经具备大家风范也。”

    袁学正看看自己的书法,又抬头看看匾额上的“厚德载物”几个字,眉毛一皱说道:“远夫此言确实不妥,还是请收回。”

    赵平忍不住说道:“东坡居士飘逸洒脱,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然学正飘逸洒脱之际,又端庄大方,深得中庸之道。”

    舅舅大急,立即捂住赵平的嘴巴,同时给袁学正行礼:“黄口小儿,胡言乱语,还请学正恕罪。”

    袁学正好像此时才发现赵平,皱眉问道:“竖子是谁?”

    舅舅又是一礼,说道:“学生愚侄赵平,顽劣不堪,还望学正海涵。”

    袁学正仔细打量赵平几眼,问道:“外面那些歪诗就是你这个竖子所写?”

    赵平只得全身大礼回答:“稚子笨拙,敬请夫子恕罪。”

    袁学正把手一伸,喝斥道:“拿来。”

    赵平莫名其妙,抬头望着舅舅:“拿来什么?”

    舅舅松了口气,然后也喝斥:“那只手写的,就伸出哪只手。”

    赵平只得伸出右手,就突然感觉手掌在“啪啪”声音之中,如火炭在手心燃烧一样传来,眼睛里面全部是泪水,不过赵平顽强也忍住,没有掉下来,也没有有哼一声。

    舅舅微微点头,然后向袁学正大礼说道:“稚子拙劣,还望学正费心。”

    袁学正一手拿着戒尺,一手抚须,点点头说道:“竖子有些小聪慧,可惜未用在正道,须得严加管教。”舅舅再次大礼感谢。

    在一个斋谕的带领之下,赵平穿过几个回廊,来到教授王海的公房旁边的授业课堂,课堂大约有四十来张书桌,大小与小学课堂差不多,不过光线要差许多。

    只见这里已经有三十多人,全部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然而还没有进门槛,赵平耳朵就传来一个怪异的声音:“病秧子,被李家村村学开除了,做什么美梦,竟然想到这里求学。“

    赵平向声音方向看去,只见其中已经有一个与王子仪相貌有点相像,他头戴纶巾,身着襕衫,年纪大约十三岁的样子,正是昨天见到他的赵氏作坊“歪诗”吐口水的那个少年。

    见到赵平打量,他鼻孔向天,一脸蔑视,一把折扇刚刚收起。

    现在天气正在初春,此人就用折扇,为了风雅也顾不得倒春寒。

    赵平不禁讶然,昨天此人对着他的诗吐口水倒也罢了,今天竟然对他朝廷人身攻击,不禁眉头一皱,此人是谁?好像与自己生仇大恨,处处针对自己。

    赵平欲要还击,不过想到这里乃是县学,自己又是第一次来到此地,于是对于众位考生行了一礼,随即回到自己的位置。

    众考生见到他对竞争对手如此有礼,一边还礼,一边对他好感大增。

    学录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清瘦男子,姓喻。

    赵平看到此人也不禁一皱眉头,昨天在赵氏作坊也有他在现场,不过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最后还是摇头离开,显然并不认同这种铜臭行为。

    他咳嗽一声,走上前面讲台位置,扫视下面之后,沉声说道:“众位前来求学,本学录甚为欣慰,可见在下大宋文以载道,泽被苍生。然则,学堂有限,只能择优录取。昌元既是家乡,生汝育汝,岂能不感恩之心也。现在本学录就以昌元为题,诗词皆可。时限一柱香。诸位考生,请答题。”

    这时,早已有斋长、斋谕将笔墨纸砚铺就,包括赵平在内的考生已经立即一边磨墨,一边沉思答题。

    那个针对赵平的十三的少年,一边磨墨,一边轻蔑地看了赵平一眼,不久开始落笔。

    众考生不禁一惊,看来此考生确实有两下子,有的竟然浑身脸色苍白甚至发抖起来。

    赵平却一心磨墨,对于他的挑衅,他根本就没有看见,完全进入自己的世界之中。

    与那个考生相反,赵平却是最后一个交卷的。

    喻学录将卷子收好,随后来到隔壁掌教的王教授公房。

    在王教授的公房里面,有八个夫子正在阅卷。

    如果教授相当于校长,那么学正则是教导主任角色。

    这些夫子一边阅卷,一边摇摇头,有的甚至把卷子直接扔进垃圾桶,嘴里怒斥:“真是狗屁不通。”

    此时一个夫子一边阅卷,一边摇头晃脑地念道:

    “孽龙就海乃天条,慈母难孝把心焦。安能求得两全道,儿孙满堂献寿桃。”

    然后拍桌大喊之后将卷子:“此诗好诗,即写入了哭儿河这条家乡之河,更难得一片孝心,好诗,好诗。”

    随后把卷子呈上给教授王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