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四章、心系天下(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赵杰一边跪着一边来到娘亲面前,一边抹泪一边对娘亲说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公在上,你敢为天下先为国为民情怀代代相传,乃是世代楷模!感谢传授, 我赵家也有如此情怀。焚烧自己献温暖,留下光明照世间。”

    说到这里,他捶胸跺脚,涕泪交加,形若疯狂,然后他又向着娘亲行礼,口称:“主母,郎君诗句虽然看似直白,在某种程度而言,却是与范公名句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主母,在下赵家振兴有望,呜呜,呜呜。”

    娘亲也再次吟诵这两句,突然把赵平一推,厉声说道:“跪下,还不谢过范公。”

    赵平只好立即跪下,学习赵杰,四肢着地,望着苍天,然后三次叩首,口称:“谢谢范公,谢谢范公。”

    对于文人,赵平心里最佩服提范仲淹、王安石、文天祥三人,他们是真正纯粹的君子,敢为天下先,勇于改革,不怕牺牲,也是自己的人生楷模。

    对于武将,赵平最喜欢的是岳飞、孟珙、狄青,他们精忠报国杀得胡人步步惊心。

    在叩首之中,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原本为一个煤炭所写的广告的诗,竟然让管家对号入坐,在不知不觉之中击中宋朝诗书人心中的软肋。

    原来赵杰虽然由于家族的原因没有通过发解试,只能算是半个诗书人,却在心中也诗书人自居,自然有那种读书人那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

    赵平心里猜想,正是这种大宋文人这种前赴后继情怀,才造就这种在这个时代领先其它文明的伟大汉文明。

    赵平从地下起来之后,表情严肃盯着谢沉沉声说道:“我知道你是从胡人匠藉逃亡过来的,你想不想杀掉胡人?”

    提到胡人,谢沉的虎目泛红,双眼含泪,咬牙切齿说道:“胡人银小人娘子,伤小人身体,扣小人俸禄,小人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不知郎君有何办法助小人报仇。”

    赵平深同感受说道:“现在我让你研究的仙焦炭,就是炼钢的利器,通过焦炭所炼之钢,不用捶打,锋利无比。有了仙焦炭炼钢之后,将士们自然帮助你杀尽胡人,报仇雪恨。”

    谢沉郑重跪下,向赵平一揖之礼沉声说道:“焦炭如此重要,为了杀尽天下胡人,小人自当夜以继日,不事休息,争取早日拿出仙焦炭的技术。”

    赵平突然想到自己突然铺这么大的摊子,会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摇头,自己这个除了仙焦炭、酱油、食醋之外,其它都是见效快的项目,应该不会存在问题吧。

    这时,突然外面付出吵闹声音。

    赵平看着赵杰带着几十个衣衫烂缕的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瘦骨嶙峋,脸上带着菜色,一脸的卑微,看了赵平,眼睛露出惊恐却又期望的神色。

    赵平赵杰看了赵平几眼,犹豫几下还是说道:“小郎君,现在粮价涨得厉害,他们已经几天没有进食,哭泣着把自己卖了,老奴擅自作主,把他们全部买下。老奴不当之处,还望小郎君处罚?”

    赵平打量这些一脸的期待的几十双目光,笑着说道:“哪有处罚的道理,现在工坊正好缺人,你们正好合适。他们要做什么,你安排就是。”

    赵杰回头看着这些人,大声说道:“还不拜见小郎君。我给你们说了,小郎君就是好人,不但是神仙弟子,更有一个慈悲心怀。”

    几十个男女老少一起跪下,激动说道:“谢谢小郎君,谢谢管家,你们就是自家们的再生父母。大慈大悲,永生难忘。”

    几个已经五十出头的老人甚至激动得哭泣起来,他们还以为赵平不要他们,没有想到老老少少全部都要了。

    赵平双手虚扶,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说道:“不必见外,以后就是一个锅里吃饭的人了。叔翁翁,你给他们先换两套衣服,洗一个澡,然后搭建一些房屋,暂时住下吧。”

    赵平只见他们纷纷砍伐树木及竹子,有的则和稀泥,修建时则以树木为骨节,以竹子为肉,以泥巴为皮,速度比较快,只是就是不结实也不安全,极容易着火,得想一个法子。

    赵平想了想,是时候把水泥弄出来的时候,这么多人肯定需要大量的房屋,唯有水泥才既结实也安全。

    只是这个得慢慢摸索。

    赵平还看到有部分人一边做活,一边不停给身子挠痒,顿时感觉这些人肯定有问题。

    赵杰喊来的郎中看了不禁大吃一惊,冲口而出:“他们有皮肤病,而且还要传染,得赶快隔离治疗。”

    赵杰不禁垂头丧气,说道:“小郎君,老奴看到这些人快要饿死了,心一软就把他们带回,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皮肤病,而且还要传染别人。”

    这些人听到赵杰的话,害怕赵平不要他们,纷纷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说道:“小郎君,自家们只是得的小毛病,求求给我一口饭吃,自家们来世做牛做马报答。”

    赵平对着赵杰说道:“叔翁翁把他们聚集在一起。”

    赵杰大吃一惊,看了这些一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