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私生弃子(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王文修白皙的脸部突然这得通红,正要评价。

    刘县丞将两首诗反复看了几眼,然后放下之后抚须说道:“依本官来看,两诗各有所长,今天算平手。既然未分出胜负,两村要和谐用水,共享水源。如有违抗,严惩不贷。”说完,一甩长袖,就要上轿。

    王文修立即拱手上前,说道:“恭送官人。”

    他靠近刘县丞,他的长袖一个金锭顺势落入他的长袖之中,然后悄悄说道:“竖子姓赵,非姓李也。”

    刘县丞“哼”了一声,然后上轿离开。

    赵平并不知道,一场围绕他的阴谋已经悄悄开始了。

    吴云与后面上百佃户上百佃户也挥舞着锄头棍子,高声大喊:“赢了,赢了,自家们赢了。小郎君好厉害。”

    李家村与赵家庄田不到王家村三成的面积,即使和平用水,也是赢家。

    毕竟,王家村的田土超过李家村与赵家庄总和。

    特别是更需要水源的田占大多数。

    因此李家村与赵家庄事实上己是赢家。

    吴杰手里捧着都保长李之豪给一串沉甸甸十贯铜钱,两眼全部是泪光。

    要知道,现在朝廷所发的纸币会子,与与铜钱相比较,几乎只有三分之一的价值。

    娘亲把两首诗反复看了,又轻轻吟诵,才点点头说道:“两诗确实各有所长,不过娘亲相信平儿更胜一筹,你诗显得空灵淡远一些。不过平儿不要骄傲,诗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有不同解读。”

    赵平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紧紧望着娘亲,没有想到爱纺织的娘亲对诗竟然有如此研究,不过一想后院还有琴房,心里突然通透了。

    赵平从这个身体原来主人残留信息了解到,外婆及外公皆已经去世,现在娘亲唯一近亲就只有舅舅一人。

    外公的家境最多只能说一般,勉强能够供养舅舅读书。

    舅舅是一个书呆子,不会挣钱养家,现在舅舅在县城的购买酒楼的钱还是娘亲出的。

    显然,这些田土、庄子、酒楼加起来基本上也有万贯左右。

    如果不是自己体弱多病,娘亲养活这个家显然是绰绰有余。

    可惜,自己身体太差了,竟然快要把这个家拖垮了。

    这个家产是谁给的?娘亲不愿意说,赵平也只有猜测。

    自己出世的时候娘亲才十四岁,哪里有能力挣下如此之大的家产,难道是自己从来没有见面的老爹给的吗?

    娘亲显然有事瞒着自己,不愿意告诉她的过去及从来没有见面的老爹的事情。

    娘亲说爹爹死了,赵平显然不相信。

    如果爹爹死了,娘亲如此年轻美丽,经常有媒人上门求婚,娘亲早就把自己嫁出去了。

    大宋对于女人宽容得狠,女儿不但可以分家产,离婚再嫁也是常事。

    娘亲含辛茹苦独自一人养活自己,却没有考虑找一个男子把自己嫁了,显然内心深处还有期待。有谁值得娘亲期待,唯一可能的是自己没有见面的爹爹。

    赵平寻思,自己长得再丑陋身体再差,也是一个儿子!

    娘亲显然想把自己身体养好,再把自己培养出来,从而理直气壮与自己从来没有见面的爹爹复合。

    赵平发誓,一定要好好努力,实现娘亲这个美好的愿意,同时也让看看从未见面的爹爹这个生命之中的另外一个亲人。

    只是,赵平始终不明白,这个爹爹不知为何如此绝情?

    自己出世之后完全也不管不问。

    几乎把自己这个私生子抛弃了。

    娘亲给自己取名赵平,是希望平平安安,难道,翠竹及兰儿其中之一是自己的童养媳?

    赵平随着娘亲出去行走。

    大部分多处补丁或者褴褛甚至还是皮纸衣服的小孩 ,寒冷的天气让他们双手冻得通红去田间地头扯折耳根、艾草等野菜作为食物。

    显然,天干加上土地贫瘠,让赵家庄的佃户日子相当难过。

    抗着锄头等农具的成人们脸色沉重,目光茫然或者呆滞,不断交头接耳,说胡人又打到成都那里,嘉定那里又死了多少人,说完还叹了叹气。

    远处的官道上,赵平看见不断有人互相搀扶无精打采走过。

    他们强壮者则背着席子、包袱、背着被子,体弱的拄着拐杖,条件好的或者用独轮车、平头车、鸡公车、太平车、牛、螺、驴载着家人及生活用品,条件差的甚至有箩筐挑着儿女。

    在一个草棚之下有不少装有稀粥木桶,管家的浑家吴田氏与儿媳吴周氏不断用勺子给碗盛粥,然后递给行人。

    一个男子大概饿极了,推开他人上前抢粥,立刻有游走乡兵在用棍棒抽打那个男子。一个老人突然晕倒在地,有几个乡兵抬起走向一个亭子,亭子里面有一个郎中正在不断忙碌。

    赵平好奇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要行走不停下呢?”

    娘亲目光有些发呆,打量这些行人之后长叹一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