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争水斗诗(第2/3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

    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看热闹机会,结果竟然是英雄白跑路吗?

    突然几声锣响,赵平只听见一个粗豪嗓子喊道:“给我安静!给我安静!下面有请县丞刘官人训话。”

    两个村子村民顿时安静下来!

    赵平向锣声望去,只见前面是两个穿着黑色皂衣的鸣锣开道官差,后面几个官差拿着“肃静”、“迴避”牌子的官差两边分开。

    当摇摇晃晃的轿子停下之后,一个官差上前把这个绿色双人轿子帘子掀开,同时右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一个四十岁左右一脸严肃的绿袍官员出来!

    赵平只听见他咳嗽一声,眼睛向四周一扫,王家村及李家村的村民在各自都保长带领之下,纷纷躬身行礼:“见过官人。”

    好大的官威!

    赵平记得县丞一般是八品,但是他在这里显然把自己当知县了。

    这个绿袍官员点点头,咳嗽几声之后沉声说道:“本官接到禀报,说有人聚众闹事,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皮肤白皙肥胖富态年约五十、东坡帽宽袖紫衣圆领绸缎男子双手一礼立马回答:“禀告官人,李家村为了争水,聚集多人,棍棒相加,还望官人为小民作主呀!”

    说完,还抹了不存在的泪水。

    赵平不禁双眉一皱,心里顿时活跃开来。

    李家庄恰恰这次并没有携带工具,凑巧的是县丞接到有人禀报就来到现场。

    如果说两者没有联系,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李家村的族长李之豪也是五十左右,不过鬓毛及胡须已经有些花白,额头不少皱纹微微背驼,棕色脸部清瘦,显然他比王家村族长更累更辛苦。

    他上前沉声音说道:“禀告官人,王家村为了争水,断小民水源,毁小民农具,欲断小民炊烟。还望官人为小民作主。”

    刘县丞抚摸胡须,看了两人,咳嗽一声:“原来是争水。不过棍棒无眼,伤人性命,有违天合。况且我大宋非化外蛮夷,习文偃武,乃是朝廷贯例。既然如此,今日,当然就以文比拭比拭。”

    那个王家村都保长王文修立即拱手向刘县丞一礼,道:“谨遵此命。”

    细心的赵平发觉他脸上带着微笑。

    而李家村人人倒吸一口冷气,脸上露出难看的面容。

    两个村子的教化程度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李家村强项是武力,整个村子只出了三个通过发解试的举人;而王家村不但有十八个举人还有人金榜题名中了进士。

    李家村的都保长李之豪张口欲进行辩解,但是刘县丞已经定下基调,只好黑着脸,拱手勉强一笑:“谨遵此命。”

    王文修右手一挥。赵平只见一个头戴纶巾、年纪约十一、二岁俊俏童子从容走到刘县丞面前深深一礼,说道:“小生王子仪见过官人。”接着又拜见李之豪,最后向四周唱了一个肥诺。

    此子相貌衣着风度不但王家村喝彩,李家村也挑剔不出什么毛病出来。

    赵平不禁摇摇头,这个可是王家村的神童。何况王家村已经出来是一个童子,按照惯例,李家村也得出一个相同年龄的童子比拭。

    赵平已经看见李家村的村民露出绝望的眼神!

    王文修向刘县丞向拱手一礼:“小民恭请官人出题。”

    刘县丞轻轻抚须,看了看小河,又远望李家庄及王家庄,然后目光停留在王子仪身上,叹息一声说道:“东坡居士曰:‘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雅物也。水,万物之源也,也是今日所争之物。作诗一首,须有竹与水,时限半柱香。”

    赵平心想,这个县丞确实是一个风雅的文人!

    一个黑衣官差立即点燃一根香,开始记时。

    王家庄的小厮早已把书桌及笔墨纸砚摆好,看来早已有准备。

    赵平看见王子仪一边磨墨一边打量小河及翠竹沉思。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已经缓缓写出一首诗。

    一个官差接过递给刘县丞,刘县丞看过之后,抚须点点头给了李之豪。李之豪只好用浑厚的男中音吟诵出来:

    “竹翠山腰没小桥,幽幽泉水绕石礁。轻轻脚步惊林鸟,原是吾身梦里飘。”

    念完,李之豪沉声:“王郎君意境舒雅,轻灵别致。下面在下宣布,自家们李家庄认......”

    说到这里,赵平看见王家村的村民已经有人挥臂,差点高呼起来;而王文修的脸色全部是喜悦,就差点说出“胜了。”

    李之豪说到这里,声音几乎带着哭泣的味道。

    “输”字还没有出口,“且慢!”

    一个不大但是清脆的童声传来。

    赵平用尽全身力气叫出,由于身体虚弱只能慢慢走来。

    王文修的脸色顿时僵硬起来,王家村的村民挥舞的手臂也停顿下来。

    所有王家村的怒目如利箭向赵平射来。

    李之豪与王文修三人大怒,刘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