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争水斗诗(第1/3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一个十岁左右的童子在河边发呆良久。

    因为一个自称是自己娘亲的花信少妇与自己相貌迥异。

    这个河已经干涸了一半,但是照出人影没有问题。

    那个少妇大约二十,穿着浅绿襦裙白色抹胸。

    她小心翼翼看管着他,生怕他不小心掉入河里。

    当这个童子专门来河边看到自己的相貌时,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水里是一个形容枯槁如骷髅,脸色嘴唇皆煞白丝毫未见血色,头发焦黄如稻草的丑陋面孔。

    这个女人面如美玉眉目如画唇红齿白。

    再抬头望见那个美丽如天仙的女人,童子不禁想到我是她的养子吗,怎么母子二人相貌恰恰相反?

    少妇看见童子疑惑的眼神,眼泪直喷他的脸上:“娘亲对不起你,让你没有足月就生出来了。平儿呀,但是娘亲为了你,家产几乎都花在你身上了。”

    这个童子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名字,就是赵平。

    原本赵平前世本来在大街上骑着电瓶车,为了救一个跳楼的美女而牺牲了自己。

    不甘心的魂魄悠悠荡荡到处飘荡,没有想到竟然穿越到一个因为受伤而昏迷的病秧子身上。

    不过幸运的是,有一个自称是自己娘亲的无比美丽的女人照顾自己。

    只是自己出生就没有父亲,母子相依为命!

    父亲是谁,娘亲从来也没有说过!

    只是知道自己出生就是私生子!

    没有父亲的私生弃子!

    不难相像,取名为赵平是希望自己平平淡淡而且平平安安。

    只是这个愿望也不容易达到!

    从家里到河边仅仅一里路的路程,但是一路气喘吁吁,还不得不中途坐着娘亲随身携带的马扎歇气三下。

    即使这样,这也是他自己争取的,因为他这个娘亲为了让他养生,一直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作为一个后世来的人,赵平知道一直躺卧在床上的危害性是多大,不但身体机能严重下降,而且说不定那天这个极其脆弱的身体也可能随时离开人世中途夭折。

    这个命虽然脆弱,但是也是自己的宝贵的性命呀,得想一个法子健康成长。

    比如练习跑步之类。

    这天当赵平练习跑步的时候,突然看见管家吴杰父子急匆匆拿起锄头、棍子之类,说是到李家河争水。

    吴杰父子离开不久,小丫环兰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告诉他一个不好消息。

    原来县丞接到举报,说要来评判争水的事情。

    这个对于李家村根本不利,因为县丞根本不喜欢武斗,而是喜欢作诗。

    但是李家村长项是武斗,王家村恰恰文斗。

    听说王家村还有人在县里及府路上面做官。

    形势对李家村根本不利。

    当然对于赵家庄同样不利。

    因为赵家庄也依附李家村。

    怎么办?

    赵平拿起一本《乐府诗集》,对着兰儿说道:“兰儿,我们去看争水。”

    谁知可恶的兰儿急忙双手张开拦住说道:“小郎君,要多多休息,主母叮嘱奴婢不能放你出去。”

    赵平耐心对着兰儿说道:“听说县丞喜欢斗诗。我平时上课时间时间少,正好增长见识。”

    之所以上课时间少,当然是经常生病的缘故。

    何况又是一个私生子!

    赵平经常生病请假不能来学堂,一气之下老师也当他是空气。

    同窗见到他都离得运远的,很是害怕这个病秧子把病传染给他们,更没有人与他说话。

    背后还嘲笑他是一个没有爹爹的私生子。

    没有时间上课,成绩自然也不好。

    这让赵平更加孤僻内向。

    病秧子、孤僻子、无能子等绰号已经在附近臭名远扬。

    这让赵平不由得产生寻找父亲的想法。

    父亲,你到底为何抛弃我?

    但是兰儿还是不让赵平出去。

    赵平拿出一个酥饼说道:“兰儿,酥饼。”

    五六岁兰儿喉咙动了几下,大眼望着赵平手犹豫几下接过酥饼。

    赵平趁机从她身边跨过,兰儿只得一边喊一边追。

    两人来到李家河边,只见两个村子村民目前有千人左右。

    吵闹声几乎把人耳朵震拢,出乎意料没有出现想像中的打架场面。

    赵平与兰儿看见管家吴杰父子四人也冲前面,高昂着头颅,与王家村村民正在激烈对骂。

    王家村的村民也不甘示弱,挥舞着手臂指着吴杰父子大骂。

    由于相距太远,赵平不知道他们在骂什么。

    到后来,双方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吴天突然挥舞手中木棍,对方声音嘎然而止。

    让赵平不解的是,王家村民仅仅只有锄头,却没有带任何棍子,难道,王家村未战先认输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