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8章 望他怜惜(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倾颜微微一怔,顺着龙纹靴往上一瞧,皇帝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男人表情严肃,神秘深邃的墨瞳透着冷然,俊朗非凡的脸庞,帝王风范表露无疑。

    “皇上怎的来了。”倾颜立马起身,盈盈附身行礼。

    来了就来了,关键是也不让人唱报,大晚上神出鬼没的。

    嬴湛斜斜睨了女人一眼,就坐到她刚才坐过的椅子。

    然后,倾颜就没地方坐了,站在一旁跟个小媳妇似得。

    李忠则挽着拂尘站在皇帝旁边候着。

    嬴湛闲适靠在椅背上,“半个月期限到了,朕自然是来检查你的女训。”

    李忠陡然一惊,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以前,皇上也不是没罚过别的妃嫔抄书,那都是妃嫔抄好后命宫女太监送到龙轩殿。

    有时候,宫妃想借此机会接近皇上,都不让进龙轩殿的。

    怎么到了江才人这,还劳驾皇上亲自验货了?

    倾颜讪讪一笑,“皇上真是好记性,嫔妾昨儿就抄好了,正准备拿给您过目呢,这不是正好赶上您的万寿宴,就耽搁了,嫔妾这就去拿给您过目。”

    说完,她就弯腰,一拉书案抽屉,取了两摞高高的宣纸,摆在了嬴湛面前。

    见状,李忠就随机抽了两张放在嬴湛眼前。

    男人视线落在两张宣旨上,一开始,他的眼神是淡淡的。

    可紧接着,他不由得蹙眉,“你这是什么书法?”

    “......”倾颜抽了抽嘴角,她也不知道呀。

    小时候学书法的时候,她也没按照字帖临摹,就是自个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如果真要说的话,只能说是她自创的了。

    于是,她回道:“嫔妾不懂什么书法,就是瞎写的。”

    然后吧,她就看到嬴湛用那种审视的眼神看她。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懵谁呢?

    “朕记得你以前不是写篆花小楷的?何时换成这种字体了?”嬴湛问。

    “皇上,都跟您说嫔妾失忆了。”倾颜鼻音有些重,带着点娇嗔的语气,“那什么篆花小楷,我自然也不记得了,这次抄书,也是怎么顺手怎么写,怎的,可是嫔妾写的不好?”

    不应该呀,前世书法老师都说她的字虽不似传统的书法,但有夸她写得好呢。

    嬴湛眸光微转,将视线再次落在女人写的字上。

    她的字也不是写得不好,只是太过于自由和挥洒,甚至还有些江湖气。

    属于娟秀中带着点潇洒在里面。

    说她写的是行书,她又龙飞凤舞的像草书。

    说她写的是草书,可又没有草书那般潦草,具有艺术性。

    他牵了牵唇,从专业的角度点评:“写书法讲究的是坚持传统书法的章程,行书就是行书,草书就是草书,写的时候要透出该字体的特点,切莫随心所欲,这样才不会破坏书法的艺术。”

    “你再看看你写的字,行书不像行书,草书不像草书,甚至还带点舒体,写得四不像!你当你是谁,居然狂妄到想自创一门书法?”

    倾颜垂眸:“皇上,嫔妾没想自创一门书法,只想抄好这两百遍女训而已,再说了,嫔妾只是个俗人,本就不懂书法,只是想着怎么顺手就怎么写。”

    “若是皇上觉得嫔妾的字写得丑,嫔妾还是重新再抄吧,不过...嫔妾这次抄得手指头都肿了,再抄的话,恐怕得晚点才能交给您过目了。”

    她说得乖巧,可言语间却在表明手痛,望他怜惜。

    嬴湛垂眸,目光落在女人的右手上。

    正如她所说,她的右手手指轻微红肿。

    加之她肤色白皙,就红得格外明显。

    倾颜在男人看着她的手时,窘迫地将手收到了背后。

    然后,她听见他说:“罢了,你写的字也不是那么难看,不过是抄书,又不是用来做字画,便将就着罢。”

    李忠抽了抽嘴角,为什么他觉得江才人的字很好看?

    到底是他不懂欣赏,还是皇上要求太高?

    可他跟着皇上,也见过不少世面,瞧过不少书法大师的字呀。

    江才人这一手字,不说能跟书法大师比,那也称得上是上乘了。

    就是这后宫,也没人能将字写得她这般好。

    至于皇上说的艺术性,他不懂,反正他瞧着挺好的。

    在李忠琢磨的时候,他受到了嬴湛一记冷眼。

    突如其来的冷眼,李忠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嬴湛一直冷冷盯着他,他才想起今儿来的主要目的。

    李忠走到外间,从旁的奴才手里拿来那罐墨色铜盒,“对了,江才人,你说你没事干嘛送皇上一罐凝固的猪油啊?”

    今夜宴会上,后宫妃嫔送给皇上的礼物,不说有多贵重,但都是有寓意又高雅的。

    独独这江才人送了一罐白花花的猪油,偏偏皇上就吃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