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章 秀色可餐(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怎么,你没用膳?”嬴湛语气淡淡的。

    倾颜先是点头,后又窘迫地摇头。

    论哪个女人在男人面前饿得肚子“叽里呱啦”叫,都是不得体的。

    更何况对方还是这个国家最成功的男人。

    倾颜的库房快没余粮了,最近为了省粮食,她每日只吃早膳和午膳,晚上不吃。

    不然她也不能饿得在皇帝面前出糗。

    就在倾颜窘迫的时候,皇帝蹙眉,朝李忠做了个手势。

    李忠便对倾颜说:“江才人,既然您没用膳,就与皇上一同用膳吧。”

    说着,他就把倾颜带到大殿左侧,还命人在倾颜跟前摆了一张单人案桌。

    要知道,皇上素来不喜欢和别人一同用膳。

    除非是在各大宴会上,那是没法子的事情。

    至于后宫妃嫔们,虽然有一起用膳的时候,但皇上嫌弃她们做作,影响他用膳。

    比如这位江才人,原来是皇后时,与皇上一同用膳总是说这个吃了不好,那个是发物,导致皇上没甚胃口。

    不过,如今瞧着皇上体恤江才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刚刚他可是听说了,皇上解了江才人的终生圈禁,那可是终生圈禁啊,一般都是一句话定终生了,哪里还有解禁的道理。

    一开始,他还以为皇上召江才人过来,会训斥江才人,亦或者是宠幸江才人。

    谁知道江才人还没侍寝呢,皇上就解了她的禁足,要是侍寝还得了?

    片刻后,有奴才从皇帝那端了八道菜到倾颜桌上,全是皇帝赏赐的。

    在这北临国,即便是皇后,都不能与皇帝坐同一张桌子用膳的。

    更别说倾颜这样的才人,只能隔着宽敞的大殿,和皇帝一人一张桌子,面对面用膳。

    即便倾颜已经很久没吃一顿好的了,但她还是端住了形象,先是夹了一筷子荠菜细细咀嚼。

    顿时,食物丰富的美味在她唇齿间散开。

    真香打脸现场!

    本以为这道荠菜就跟大杂烩似得,可她蘸料一吃,首先入口的是鲍鱼的鲜美,接着是指天椒的辣。

    咀嚼后,是鹅与荠菜的味道,最后是各种食材的原始味道刺激着味觉,相互交融着。

    接着她又夹了一筷子香炒牛肉,一入口,倾颜就知这牛肉绝对也是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做出来的。

    瘦中带肥,柔软弹齿,鲜嫩中又不失牛肉的嚼劲。

    于是乎,倾颜一个控制不住,就吃了一碗饭。

    边上的宫女醒目,又给她盛了一碗饭。

    李忠瞧着倾颜已经吃了一碗米饭,可当宫女再次盛了一碗时,江才人还是那么好胃口,就像是真正的美味才刚刚开始。

    虽然江才人吃得快,但她吃相优雅,又很有福相。

    本来御厨做的菜就色香味俱全,如今再被江才人这么一吃,看得他这个用过晚膳的人,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李忠再转头看向皇上,顿时微微一惊!

    皇上居然吃了两碗米饭,宫女正在给皇上添第三碗米饭。

    皇上身为男人,经常用脑,又时常习武,胃口是比一般人要大。

    但夜里的时候,皇上一般吃的少,顶多也就两碗米饭。

    不过,面对江才人这样秀色可餐的美人陪同,可能胃口是要大增吧!

    过了一会,嬴湛吃好了。

    他从桌上取了一块手帕,优雅地擦拭着嘴角,目光淡淡直视对面的倾颜。

    嬴湛从未见过比男人还能吃的女人,关键她的身材还能保持得婀娜多姿。

    他记得,以前她也不是这么能吃的,“你这样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朕苛待了你,短了你的膳食。”

    倾颜微微一顿,碗里的鸡腿它顿时就不香了。

    她放下碗筷,用手绢轻轻压了压嘴角,鼻尖和眼眶瞬间就微微泛红。

    嬴湛瞧着小女人不对劲,问:“怎么,当真有人苛待你?”

    “......”倾颜也不如何说话,只是抬头望着皇帝,微红的美眸噙了一汪薄雾,好似随时都会瓦解。

    “说!”嬴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他最讨厌女人哭了。

    可倾颜仍然不说话,一滴泪就那么从她的眼角无声落下。

    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简直比大哭还要令男人怜爱,最是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倾颜不知是谁让尚食局给她做馊了的食物,又是谁要取她性命。

    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她不能随便诋毁人。

    但她知道,眼泪是女人最好的利器。

    她想,他要是起了恻隐之心,应该不会对她不管不问的。

    他是皇帝,对于他来说,可能随便一句话就能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嬴湛见小女人泪珠一直掉,却又不肯说话,便问一旁的李忠,“你可知发生何事?”

    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