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章 你行你上(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倾颜进屋后,皇帝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朝皇帝行跪礼,就听那些太医在身后叫苦连连。

    “皇上,这种病素来就没有治好的,就是扁鹊华佗在世也不能治好啊,大皇子又病得这般突然,臣等实在是无能为力。”

    听听这话,是在给后续治不好大皇子找借口呢。

    扁鹊华佗都治不好,他们治不好又有何妨?

    嬴湛的视线冷冷扫过一众太医,而后将视线落在刚来的倾颜身上,“江才人,听闻你母后师出名医,而你也跟着从小学医?”

    “是。”虽然倾颜一点都不清楚原主小时候的事情,却回答的坚定,这样皇帝才会信任她一些。

    嬴湛看着倾颜,“你先去给大皇子瞧瞧,再将大皇子的病情禀告于朕。”

    倾颜点头,看来皇帝想先考考她。

    她走到床边,先是给大皇子诊脉,接着掀开大皇子的衣料。

    只见大皇子右下腹麦氏点鼓起一个小儿拳头大小的包块。

    瞧着大皇子痛得额头冒汗直打滚,她也没敢按压。

    缩脚肠痈,其实就是阑尾炎。

    而古代之所以叫缩脚肠痈,是因为患者在发病时下肢会抬起来,收缩着,以减轻疼痛。

    “大皇子,把舌头伸出来我瞧瞧。”倾颜道。

    大皇子才四岁,加之痛得不行,配合不了倾颜。

    倾颜只好问身后的太医们,“你们可有给大皇子瞧过舌头?”

    一名太医回:“我们瞧过了,大皇子舌暗红,苔白厚。”

    倾颜微微颌首,表示明白。

    然后她走到皇帝面前,“皇上,嫔妾给大皇子瞧过了,大皇子身体发热,舌暗红,苔白厚,脉弦滑有力,口苦,需得开药方口服,以及开药方外敷患处。”

    此话一出,身后那些太医们不是面面相觑,就是叽叽喳喳。

    其中一个更是大声道:“江才人当真是年轻气盛,狂妄又不知所谓,你可知这肠痈是不治之症,不是随便开两方药就能治好的!”

    他们一群糟老头子都说了大皇子没得治。

    可江才人一来就说要开方子,还说的那么沉着自信,这样未免显得他们太过无用。

    嬴湛无视那群叽叽喳喳的老头子,他问倾颜:“大概多久能治好?”

    “若是三日内能让大皇子患处消肿、疼痛消失,便是只需药物就能治好,但是......”

    倾颜微微停顿了一下,“如若三日内不见效,那么,我需要给大皇子剖腹,将他盲肠末端的一小段消化脏器切除。”

    在这古代,阑尾炎是没得治的。

    可在二十八世纪,阑尾炎算不了多大的病。

    一般主张切掉,即便切除阑尾也只是个很小的手术。

    但在倾颜看来,怎么说也是身体的一个免疫器官,还能调解肠道菌群。

    切除后多少会影响消化功能,导致肠道菌群比例失调,增加肠癌、糖尿病等几率,所以能保还是尽量得保。

    还有就是动手术最好是无菌病房,还要有麻醉剂,消毒液等。

    可这里显然没有这些,只有最原始的草药,若是动手术的话,会比较冒险。

    然而,那些太医听了倾颜的话后,更加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一个个的,义愤填膺地指责倾颜。

    “江才人,你好狠的心呐,大皇子还是个孩子,你就要刨开他的腹部,还要切断他的肠子。”

    “难怪宫中盛传你毒如蛇蝎,看来此话一点不假。”

    “别到时候大皇子病情本没那么严重,却被你给害了,最后栽在你的手里。”

    “什么开肠破肚,此种治疗方法简直是无稽之谈,闻所未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皇上,千万不能听江才人的啊,一个女人家家的,她能懂什么啊?”

    “......”

    诸如此类的话不断传入倾颜耳中。

    倾颜看着这群无知又迂腐的太医,“孩子又怎么了,孩子就不能开刀治病了?还有,你们也别跟我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性命都要不保了,还管这些作甚?”

    “另外,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们就知道大皇子会栽在我手里?怎么地,你们是见我害人了?还是能未卜先知啊?”

    “诸位都是太医院出来的,好歹肚里有几两墨水,有事说事,舌战我一个弱女子,人身攻击算怎么回事?”

    末了,她还摇摇头,黯然伤神地道:“罢了,既然诸位对我这么有成见,我看还是由你们来给大皇子治病吧。”

    真是的,你行你上啊!

    闻言,那些太医们果然都闭嘴了。

    其实皇上把江才人叫来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救星来了。

    不是他们对江才人的医术有信心。

    相反的,而是大家都知道江才人恶名远扬,管她医术行不行,反正是有人接了他们的差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