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章 等你登顶了,她们就束手无策了!(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约莫半个时辰,秦姑姑就喘着粗气跑了回来。

    她一回来就见小莲和小李子呆呆站在厨房,两人眼神呆滞地看着倾颜。

    秦姑姑顺着她们的眼神一看,也吓得抖了个哆嗦。

    江才人居然手戴牛皮手套,手握尖刀,剖开了灰鼠的肚子!

    关键江才人还满手鲜血,回头看了她一眼。

    吓得她又愣在原地打了个寒颤。

    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江才人回眸一瞥阴森森。

    但她很快就缓了缓心绪,没忘了正事。

    秦姑姑如实禀报:“才人,这后宫之事,目前由温贵妃和淑贵妃管,老奴两边都去过了,可她们谁也不愿派人来查。”

    “两边都说不过是死了只老鼠而已,还说尚食局掌管后宫膳食,一直都好好的,怎的偏偏您院里出了事。”

    “是以,两位贵妃娘娘不肯发话,也就没人彻查此事。”

    别说两位贵妃娘娘了,就是太后和皇上那,她都去过了。

    不然她也不能出去这么久,这么喘。

    太后那闭门不见,说是江才人是死是活都是报应。

    至于皇上那,一群太医跪在龙轩殿外,她也不知道所谓何事,她也不敢问。

    反正李公公叫她这个时候别去触皇上霉头,她就回来了。

    “呵。”倾颜冷笑一声,不过是死只老鼠而已。

    问题那老鼠是吃了她的膳食死的。

    可后宫那些人怪会避重就轻,是想等着她死了再来收尸,拍手叫好吧。

    难怪她以前看书和电视剧,里面那些失宠后的妃嫔突然就没了性命,或者得了失心疯,原来多是人为。

    倾颜手握匕首,继续给灰鼠开膛破肚,“我知道了,你们都去歇息吧。”

    “那这灰鼠......”秦姑姑才开口,倾颜就道:“我会处理掉。”

    见倾颜态度坚决,秦姑姑三人也不好多言。

    小莲叹了口气,才跟秦姑姑各自回房歇息了。

    主子以前见了虫子都怕,现在居然被生活逼到这个份上。

    奴才们都退下后,倾颜就关上了小厨房的门,继续给灰鼠解剖。

    前世她做医学研究时,研究过很多小白鼠。

    因此,她此刻倒是淡定得很。

    过了许久,倾颜可算是有了结论。

    她根据灰鼠心脏处的情况,得出对方下的是剧毒。

    此毒药性大,食用小剂量的毒,就会在短时间内出现腹痛、心律不齐,室颤等现象,最后还会死于心脏衰竭。

    得出结论后,倾颜将灰鼠焚烧后才埋到后院。

    因为宫中活动范围小,这只灰鼠又是被毒死的,最好不要轻易埋了。

    否则要是被别的动物刨出来吃了,或者腐烂,会引起连锁反应,危害其他动物和附近人们的健康。

    累了一天,倾颜烧水洗了个热水澡消毒。

    躺下休息时,已经是丑时一刻了。

    一个人安静躺下,周围一片漆黑。

    今天,是她穿过来后第一次感受到后宫的残忍。

    那种穿越到陌生国度的无助、彷徨、恐惧深深包围着她。

    就仿佛隐藏的伤口被人无情的撕开,鲜血淋漓,痛的戳心。

    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五岁出国旅游时,被养父母抛弃在异国她乡。

    且这北临国比那时还要令人恐惧,陌生的国度,陌生的环境,躲在暗处虎视眈眈,想要取她性命的人。

    这里男尊女卑,人们被分为三六九等。

    而她在这后宫,位份低阶,犹如蝼蚁,谁都可以将她一脚踩死。

    她自问这辈子没做什么亏心事,老天爷为何要这般捉弄她?

    就这样,倾颜在心事重重中迷迷糊糊睡去。

    天没亮的时候她就醒来了,是被噩梦惊醒的,更是哭醒的。

    她梦见了五岁时,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她被养父母抛弃在异国的街道上。

    脏兮兮的老鼠在垃圾桶到处乱窜,面部狰狞、疯疯癫癫的陌生酒鬼,满身污垢、衣不遮体的流浪者。

    最后,他们带着诡异的笑,纷纷朝她而来......

    倾颜猛然惊醒,帛枕已被眼泪打湿,眼角还残留着湿润。

    “才人,梦魇了?”守夜的秦姑姑上前询问。

    倾颜轻轻“嗯”了一声,这个噩梦,从五岁时便一直伴随着她。

    前世养父母除了遗弃她,还用各种恶毒的语言,想要摧毁她,让她成为一个无用的废人。

    她们说她只是江家的一条狗,甚至连家里的贵宾狗都不如。

    小时候她寄人篱下,不得已委曲求全。

    后来她自立根生,用奖学金养活自己,就没必要再听这样的话。

    只偶尔有人会笑话她是有妈生,没爹妈养的孤儿。

    不过,等到她成了最年轻的名医时,便再没听过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