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四十八章 通奴者死(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被拽出来那人正是范永斗,大概是因为在地窖里反抗,被红衣侍从一枪崩在大腿上,正痛得脸色惨白满头大汗。

    一见秦川,范永斗脸色变得愈发扭曲,眼里满是愤恨和不甘,恨恨道:“秦川,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处处与我作对?”

    “为何?呵呵。”

    秦川笑了笑,拿起地上一根木棍拨开他额头下凌乱的头发,淡淡道:“这大明天下饿殍遍野之际,你们八大家却私通外夷,拿粮食去喂饱建奴,让建奴吃饱喝足后拿着刀子入关烧杀抢掠。”

    “崇祯七年建奴寇略宣大,抢走了多少粮食财帛?多少人死在建奴刀下?多少人被掳去辽东为奴?被掳去为奴的人又是如何的悲惨下场?这些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建奴攻破保安城时,将城内老弱尽情屠戮,孩童一应投入火中活活烧死,妇女略有姿色者生生淫杀,健壮男子则一律掳走为奴。”

    “还有蔚州、灵丘、广陵、浑源州等城池,沿途所有乡寨村堡,建奴所过之处,杀了多少人,掳了多少人?”

    “这些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说到这,秦川用木棍敲了敲范永斗脏兮兮的脸颊,冷笑道:“范永斗,建奴的所作所为背后都有你们八大家的功劳,你说,你该不该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范永斗不惧反笑,仰着头笑得张狂无比。

    “秦川,你一个逆贼,也配与我谈通敌?”

    “大明内忧外患之际,你非但不辅佐朝廷,还兴兵谋反祸乱社稷,也有脸面与我谈大明天下?”

    “林丹汗却图汗等年年入寇甘兰宁边关劫掠,他们的族人哪个没劫掠过汉人?漠西漠南漠北蒙古诸部哪个没沾染过汉人的血?如今你与林丹汗旧部称兄道弟,让他的人马替你造反作乱,你还与蒙古人通商,将铁锅铁料送给他们,让他们打造兵器反过来劫掠汉人。”

    “以上种种作为,你也配与我谈通夷?”

    “哈哈哈哈哈……”

    秦川没急着回应,只微笑望着一脸张狂的范永斗。

    知道范永斗笑声停止,他这才淡淡道:“我之所以反大明,是因为大明给不了百姓一个安定的天下。”

    “之所以跟蒙古人通商,是为了积攒实力然后收拾他们。”

    “罢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将死之人,多说无益。”

    秦川又用棍子敲了敲范永斗脸颊,然后站起身一挥手。

    “带走。”

    “是!”

    ……

    关帝军奇袭张家口堡的消息传到宣镇镇城时,宣镇巡抚陈新甲大惊失色,连忙派快马向龙门卫、保安州、保安右卫、万全左卫及周边各军堡调兵,并亲率镇城三千明军北上驰援张家口堡。

    兵马刚出镇城不久,便有快马急报关帝军已经抵达张家口堡,正在炮轰北门。

    刚抵达沙岭堡后,陈新甲将附近几个军堡的守军全部调出,集结四千五百兵力继续北上。

    抵达宁远站堡,离张家口堡尚有三十里路时,又有快马飞奔急报:张家口堡已被攻陷,城内无一人逃出。

    陈新甲惊得目瞪口呆,距关帝军开始炮轰北门至今不过一个时辰,墙高城厚被誉为武城的张家口堡,竟然就被攻陷了?

    这……恐怕是城内守军反戈吧。

    否则就是天兵神将也做不到如此神速便拿下张家口堡。

    如今城已失,再看看天色已近黄昏,恐怕还没到张家口堡天就黑了,夜里最忌急行军,万一敌方半路设伏,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他麾下仅四千五百兵力,十几门火炮因运载缓慢又落在后面,这点人哪里是关帝军的对手。

    无奈之下,陈新甲只得率军进入宁远站堡,等待其他各路援兵赶来汇合,并派快马传令万全右卫,命李向尧出兵张家口堡西侧的翠屏山一带牵制敌军。

    天黑时分,万全左卫的援军到了宁远站堡,但只有两千兵力,还有附近几个军堡的一千余兵力也到了,但龙门卫和保安右卫的援军却迟迟未见。

    陈新甲依然不敢北上,只一直龟缩在宁远站堡,打算等天亮后汇合所有援兵再前去收复张家口堡。

    所幸由北边传来的探报显示,关帝军主力入张家口堡之后就不出来了,只有三四千骑兵在城外游弋,暂时还没有攻打其他军堡的意图。

    就在陈新甲龟缩不前时,关帝军已经在张家口堡完成了抄家任务。

    情报司的尖哨在张家口堡潜伏了整整一年,早就摸清了城中所有商号和缙绅的底细,抄家的名单也列出来了,除了八大家的府邸、铺子和所有仓房都被抄了个一干二净之外,城内另外三个商号和两个缙绅也被抄了,抄得毛都不剩。

    其余既没有罪大恶极也没有勾结建奴的小商号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城中普通百姓更是秋毫无犯,一些往日里帮八大家干些龌龊勾当的地痞流氓,则被屠了个一干二净。

    抄家的同时,关帝军也在城内招揽人口,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