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六章 瓮中捉鳖(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城外密集的炮声和偶尔响起的枪声让冯祺山感觉愈发不妙。

    他派上城头查看的手下,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关帝军的火铳之下,甚至东西城墙靠北那两段,一个活人都上不去。

    也就是说,他对城外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关帝军会采取何种攻城方式。

    他本想利用各商号的家丁和青壮死守半日,等镇城和万全右卫、左卫等各地援军抵达就能解张家口堡之围,可如今……空有近万守军却毫无用武之地,这城恐怕连半日都守不住。

    一旁的众商号东家也知道形势不妙,但他们也毫无办法,只得眼巴巴望着冯祺山。

    “冯将军,不如我等突围吧。”众人一展莫愁之际,靳良玉走到冯祺山身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冯祺山脸色不变,眉头却微微一皱:“靳老爷,临阵脱逃可是杀头的大罪,冯某就是有九条命也是死路一条。”

    “可……可咱们该如何抵挡贼军?若让秦贼入城,咱们……咱们都得死!”

    冯祺山没回话,心想秦贼入城死得是你们八大家,我死不死还尚且未知。

    八大家跟秦川的恩怨,他是知道些的。

    许多明军降将在秦川手下得到重用,他也是知道的。

    一时间,冯祺山开始暗自左右衡量起来了。

    靳良玉将他神色看在眼里,顿时暗道不好,这冯祺山恐怕已经动了投降的念头。

    他连忙向范永斗和王登库等人打了个眼色,然后故作着急地走到旁边空地上,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来回踱步。

    范永斗等人瞧见他的眼色后,便纷纷靠了过去,嘴里不停念叨“该如何是好”之类的话。

    “冯祺山恐怕要降。”

    靳良玉踱到几人身边时,压低声音说道。

    范永斗等人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如常。

    “那该如何是好?”范永斗压低声音问道。

    靳良玉没回话,只抬手一切,做了个“斩”的手势,眼里还闪过一丝狠辣。

    范永斗心领会神,转身就朝蹲在墙角的那群家丁走去。

    这时,他耳畔忽然传来“轰”一声巨响,地底猛地传来一道震动,将他生生震飞出去。

    范永斗昏过去之前,只看到北门腾起了一股巨大的浓烟,坚实的城墙被猛地掀起来,泥沙碎石遮天蔽日,蔚为壮观,蹲在墙角的守军、家丁和青壮,无不被震倒甚至震飞,靠北门较近的人更是震得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完了。

    脑海中闪过这两字之后,范永斗昏了回去。

    但当他的管家扑在他身上大喊大叫的时候,他又醒了过来。

    秦川那厮不知堆了多少火药在北门,竟硬生生将北门炸开,还将城墙炸出好大一个豁口。

    如今北门后全是碎砖和尸体,也不知死了多少人,离得远点的人大多没被炸死,但很多人都被炸裂了胆子,正抱着脑袋哭喊着四处乱窜。

    逃!

    范永斗脑海中立马闪过这个念头。

    趁着关帝军还没进来,赶紧逃。

    回过神来后,范永斗连忙对身旁的管家说道:“去……把庄头都叫来,让他们……让他们收拢人手跟我来。”

    “诶。”

    管家点头起身。

    “等等,去告诉守军和民壮,只要他们能守住豁口不让关帝军进来,一人赏白银十两,伤残者赏五十两,死者家人抚恤一百两。”

    “是。”

    管家急匆匆去了,先是找到几个庄头,让他们把所有还活着的家丁都收拢起来去保护范永斗,接着又大声鼓动那些被炸懵了的守军和民壮。

    靳良玉王登库田生兰等人也纷纷回过神来,都知道范永斗的用意,也都各自收拢家丁并许重金鼓动守军和民壮去死守豁口。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些不知道关帝军有多厉害的人,或是被银两冲昏了头脑的,还有守城职责所在的守军等,竟有两三千人之多,一窝蜂爬上豁口处的乱石碓,或持刀枪棍棒,弓箭火铳,或一手抄一块砖头。

    而范永斗靳良玉等人则收拢了所有家丁,就要往南门而去。

    他们要趁着有人堵住豁口的时机,赶紧逃,从南门冲出去,兴许还有活命的希望。

    正要开逃,范永斗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不远处一堆砖石中缓缓爬起一人,正是张家口堡守将冯祺山。

    冯祺山应该是被砸晕了,半掩在砖石堆中,难怪刚才他几个亲兵四处寻他不着。

    一看到冯祺山,范永斗犹豫了一下,然后拉住一名叫王二的家丁,在他耳边低声说:“去杀了那人。”

    王二顺着他视线一看,顿时脸色一变,那可是个朝廷大将啊。

    “白银一千两!”范永斗伸出一根手指头。

    王二愣了一下,接着贪婪地望着刚爬起身走路颤颤巍巍的冯祺山。

    “先给你二百两,剩下的八百两事成之后给你,赶紧去,不要用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