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一章 善良单纯的老百姓(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对于饥饿的人来说,一碗甜腻的黄米粥和一碗混着碎肉的肉汤,能战胜所有恐惧和不安。

    一千多人乡民和流民,在明晃晃的长刀和凶神恶煞的眼神中,乖乖排成几列长队,轮着领吃的,还冒着滚滚热气的黄米粥和肉汤刚到手,就迫不及待地灌进肚子,哪怕烫得口舌生疼也不肯吐出一滴汤一粒米。

    早早吃完的人,聚在不远处眼巴巴望着,还没轮到的人则不停地垫脚张望。

    谁也不敢乱来,庄外堆得遍地都是的尸体告诉他们,这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十来匹马的下水洗出来足有上千斤,加上骨头,足够几千人吃的,但秦川说给一碗就是一碗,一丁点也不肯多给。

    做人做事得有规有矩。

    等所有人都吃过黄米粥和肉汤之后,就到了干活的时间了,孟家庄外面堆了上千具尸体,现在终于有人手掩埋了。

    俗话说吃人嘴短,乡民们没太多怨言,乖乖地把尸体搬到远处荒地上挖坑掩埋。

    埋完尸体,又是修大门砌院墙等等,一直忙活到中午,又一人蹭了秦川一碗黄米粥之后,乡民们便纷纷跑回家拿麻袋箩筐了。

    他们要跟孟家借粮。

    这下可把宋知庭忙得头昏脑涨,三十八个九箕山老匪里面,就他一个人会算经懂写字,一百多户佃户的借据全是他写的。

    佃户们拉着识字的人帮他们看借据,听说上边白纸黑字写着不收一份利之后,便激动难耐地按下了手印。

    门楼上,孟圭明的心在滴血。

    他心想,用不了几年,孟家近万亩良田和偌大的家产,肯定要被那姓秦的给败光。

    贼寇就是贼寇,不知老百姓攒家辛苦。

    秦川当然没孟圭明那么傻。

    他的算盘早就打好了,他想要静游杜家和宁化王的田地,把娄烦谷地那一万八千多亩良田全部弄到手。

    既简单明了,又兵不刃血的方法,就是让娄烦镇没人给杜家和宁化王种地。

    第一步,先笼络那两家的佃户和庄户,让他们过来帮自己种地。

    他们若是欠了杜家和宁化王的钱粮,帮他们还就是了,当然不是拿钱粮去还,而是用刀子来还。

    等娄烦没人帮他们种地,杜家和宁化王只能从其他地方找人来种,等他们的人一来,娄烦镇就会闹一通匪患,闹到没人敢来为止。

    到时候,杜家和宁化王肯定急着卖地。

    包括孟家那九千多亩地在内,秦川并不想请人种,也不想雇长短工的方式来种,他只想把那些庄稼汉跟自己绑在一条船上,全部给佃户种,自己只收租子。

    以目前耕牛农具都不齐整的情况下,一个劳动力顶多能种六七亩地,每户佃户平均两到三个劳动力,大约能种二十亩地左右,他那九千多亩地,需要五百户佃户才种的完。

    除了娄烦镇乡民,他还得再多收点流民,良田种完了可以种山地,山地种完了可以开荒,娄烦周围的山梁上,完全可以像后世那样垦出一层一层的梯田,

    前提是解决灌溉水的问题。

    乡民们高高兴兴地背着粮食回去后,秦川让人把那些流民再仔仔细细筛查一遍,然后让宋知庭逐个登记,并分别安顿在外庄众多房子了。

    四百多个流民中,就有两百多个瘦巴巴的青壮,很多老弱病残的在找东西吃的路上死掉了,还能活下来的除了瘦之外,底子都还不错,只需养上一小段时间力气自然会回来。

    秦川没急着从中挑选兵源,先养上几天再说。

    巴山虎攻庄那天,受伤未死的护院家丁有几十个,但最终熬过来的只有十几个而已,秦川没杀这些人,而是跟对付那些乡民一样,用明晃晃的长刀和香喷喷的肉汤暂时搞定对方。

    日后,谁想跳脚再一刀宰了也不迟。

    至于几个侥幸未死的女人,秦川打算用来洗衣做饭,隔三差五就让宋知庭去哄一下,所有九箕山老匪里面,就宋知庭这个半吊子军师讲话还算文雅,其他人动不动就提刀子骂娘的,不适合做女人的安抚工作。

    那几个女人当中有个孟家的小姐,乃是孟圭明的侄女,长得还挺俊俏,但脾气有点大,还以为她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哭又是闹,又是对九箕山的老匪颐指气使的,被一个叫刘有柱的老匪一耳光打得眼冒金星之后,才不敢闹腾了。

    用刘有柱的话说,扒光了那身皮跟下田种地的大脚女人没啥分别,少他妈跟老子摆谱。

    秦川没有事必躬亲,手下们在忙碌的时候,他就站在门楼顶上,眺望四周起伏连绵的吕梁山脉,心情有些许骚包。

    娄烦算不上一块好地盘,太小也太穷了。

    但,如果加上西边的岚县,北边的静乐,应该算得上是一块好地盘。

    这一块三角形的地带,是吕梁山脉的中心地区,山脉普遍低矮平缓,内中有汾河及其几条支流穿过,适合耕种的土地除了娄烦谷地之外,还有被称为吕梁山上的小平原的岚县,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