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孟家庄胆大包天的新管事(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除了流民之外,庄子外还聚集了近千个娄烦镇乡民。

    娄烦镇原本有四百多户人家,两千多人口,这几年连年大旱后,如今只剩不到三百户,人口一千五六左右。

    除了破落大户王家和几家中户还拥有耕地之外,其余的人家全是佃户或者宁化王的庄户,其中孟家的佃户就有将近两百户,此外,镇上的乡民或多或少都给孟家打过短工或忙工。

    至于长工……一直住在庄上,巴山虎等人攻打庄子的时候死了一些,剩下的全投了巴山虎和李彪风。

    给王继宗送粮食那天,秦川顺道让人告诉佃户们,孟家庄还有粮食,这几日也会有新买的粮食送到,介时会先借一些粮食给断粮的佃户,这才让镇上的人心稍微安定了些。

    秦川让宋知庭带人去把孟家的佃户都叫来了,主要是想把人集中起来,露个脸,讲几句话安抚一下人心,让佃户们知道,他秦川是孟家新来的大管事,说的话比孟老爷还管用。

    叫人来的过程颇有些困难,宋知庭去到一些孟家佃户的家里,告诉他们,今日孟家庄给本庄所有佃户每人供应一碗黄米粥一碗肉汤,本以为他们会蜂拥而至,没想到竟没人动弹,那些佃户个个一脸麻木,像看怪物一样望着宋知庭。

    宋知庭回来汇报的时候,秦川还有些疑惑,那些佃户饭都吃不饱,竟对肉汤没兴趣?

    这很不合理。

    后来,宋知庭在旁点醒之后,秦川才恍然大悟,孟圭明一家常年在娄烦操纵乡里,欺男霸女,用各种手段霸占了几千亩良田,对本庄佃户又一向苛刻,不论天灾人祸,租子从没少过一粒,对于短工忙工,更是当牛马一样使唤,长工就更不用说了。

    娄烦镇的乡民一向憎恨孟家,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给孟家做工而已,在他们看来,孟家连农忙时都不舍得给肉吃,这时候怎么可能会给肉汤。

    哪怕秦川要把那几千石粮食全分给乡民,估计也没几个人信,除非硬塞到他们手里。

    再加上昨晚和宁化千户所的官兵一番大战,镇上的乡民搞不清孟家庄里的人是什么来路,都有些畏惧,自然不敢来。

    无奈之下,秦川只得大手一挥,三十几条九箕山老匪提着刀杀气腾腾地扑进镇子。

    这招很管用,在明晃晃的长刀和那些老匪凶神恶煞的逼迫之下,男男女女老老幼幼近千个乡民乖乖地来了。

    到了庄外,闻到浓浓的肉香之后,那些乡民也跟流寇一样,舔着口水伸长脖子一个劲往里瞧。

    等人都到齐,秦川把孟圭明拎上门楼,跟他并排站在墙垛后面,让下面的人都看得到孟圭明。

    “都给我听好了。”

    秦川大喊一声,下面那一千多眼巴巴的乡民和流民,便纷纷朝他看来。

    “我叫秦川,乃孟老爷的远房亲戚,从今天起,我就是这孟家庄的大管事了,我说的话就是孟老爷的话,你们可以不听孟老爷的,但必须给听我的。”

    “我叫你们往东,你们就不许向西,让你们种麦子,你们就不得种糜子,都听清楚了吗?”

    听到他的话,下面的乡民面面相觑,他们都没见过这人,也没见过那群凶神恶煞跟山贼似的大汉,都不知他们从哪冒出来的,眨眼就成了孟家庄管事的。

    而且,随随便便冒出来就罢了,如今竟然让乡民们都听他的,还说往东不许向西,咱们又不是他家的长工家丁,更不是他家的丫鬟下人,凭什么听他的?

    “从今往后,谁要是想跟老子对着干的话……最好先问问他的脖子硬,还是老子的刀硬。”

    见下边的人没回应,秦川又大喊几句,然后抽出长刀摆在墙垛上。

    对于这群被生活和官绅折磨得麻木不仁的穷苦人民,煽情是没用的,谈思想谈觉悟也是没用的,人家反倒会认为你在骗他。

    一个对你百般苛刻极尽剥削的老板,突然说要请你吃海鲜请你大保健,你会怎么想?

    当然是我信你个鬼。

    秦川压根就没想过要跟封建社会的小老百姓谈思想,不论做什么事,他只会选择最有效的方式。

    见他脸色凶狠,又突然亮出刀子,下边的人突然骚动起来,一个个惊慌不已,直想转身就跑。

    他们算是明白了,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新管事,就是个不讲道理的贼寇头子。

    这孟家庄,已经成了个贼窝,娄烦镇说不定也很快要成贼寇的地盘了。

    “都站好了,谁要敢乱动,老子劈了他。”

    见人群骚动,外围那三十几条凶狠的老匪立马亮出刀子。

    乡民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多都是些只会埋头刨地的庄稼汉,其中还有许多老弱妇孺,哪里见过这阵仗,只一看那些人凶神恶煞的面孔,大多就吓得不敢乱动,人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大家伙放心,我们的刀子是用来保娄烦安宁,保大家伙性命的,凡是不听我命令的人,就是在坏娄烦的安宁,威胁大家伙的性命,对这种人,老子绝不手软。”

    “至于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