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七章 又一票买卖(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秦川之所以想当官,是因为有些事老百姓做不得,但当官的却能光明正大地做。

    有一官在手,可迅速积攒力量而不引起朝廷的警觉。

    等朝廷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像左良玉一样,听调不听宣。

    可现在,这个官位似乎不是那么好拿的。

    秦川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单纯,完全是因为脑残古装剧看多了。

    他本身就是个山贼,玩不来官场那一套,就应该用山贼的方式来做事。

    于是,那瘤子小官勃然大怒之后,秦川理都不理他,径直走回庄子。

    罗大牛更是把手按在刀柄上,横肉直抽地问道:“大当家的,要不要俺出去一刀砍了那厮?”

    “不。”秦川摇头,“他们若不动手的话,咱们尽量不招惹他们。”

    “那两百个人头还给他们不?”

    “给个屁,这宁化千户所的人太不靠谱,咱们找别人买官去,让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准备开战。”

    “好咧。”

    秦川和罗大牛等人边走边说,鸟都不鸟外面那个瘤子小官的怒骂。

    那小官气得怒发须张,本想招呼左右杀进庄子,但又见周围有不少静乐县衙役看着,最终还是忍住了,策马就朝千户大人的所在而去。

    静乐县的衙役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他可不敢当着外人的面杀良。

    ……

    韩冒正就着一张鹿皮坐在地上,喝了一碗热腾腾的肉干汤,舒畅地抚了抚堆满肥腩的肚子。

    久经战阵,养尊处优许多年下来,他那一身横肉早就成了肥腩,力气也大不如前,只走了一天路便腰酸背疼起不来了。

    正舒畅间,麾下小旗陈瘤子一溜烟跑来,把刚才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听完陈瘤子的话,韩冒气得砸了个瓷碗过去,骂道:“蠢材,不晓得先答应他,先把人头弄到手吗?”

    陈瘤子哈着腰:“大人,属下本已答应了他,可他却说,这买卖不做也罢。”

    “哼!去告诉他,本千户许他一个百户职,让他把人头送出来。”

    “是。”

    陈瘤子一溜烟上马,又往庄子而去。

    来到门楼外,陈瘤子扬声大喊:“方才那人听着,千户大人许你一个百户职,还不快快把人头送出来?”

    秦川从墙垛后探出头,笑了笑:“小民说了,这笔买卖不做也罢,大人还是请回吧。”

    陈瘤子大怒:“这是千户大人的明令,你敢抗命不成?”

    “呵呵,小民并非宁化所的军户,千户大人的命令管不到小民头上来吧。”

    “你……”

    “大人请自便吧。”

    说罢,秦川那头缩回去,懒得再理会他。

    陈瘤子气得不行,骂骂咧咧一阵后,又策马往回跑。

    韩冒听完陈瘤子的描述,顿时勃然大怒,硬撑着起身上马,带领麾下几个百户和近百个私兵,杀气腾腾地朝门楼而来。

    “宁化千户所韩大人在此,楼上那厮还不快快出来说话。”陈瘤子策马上前,扬声喊道。

    秦川又探出头,见底下近百个卫所兵,拥簇这一个身材肥胖,面向平平无奇的军官,想必就是那韩千户了。

    “你是何人?”见他冒头,韩冒沉着脸问道。

    秦川拱了拱手:“回千户大人,小民秦川,霍水洪洞九箕山人士,乃孟家远房亲戚,现为孟家大管事。”

    “本官听说,你手上有两百级积年老匪的首级?”

    “回大人,确有此事,那两百级首级乃是本庄护院乡勇拿命换来的。”

    “既然如此,还不快快交与本官,待本官上书敌情之际,定会表你一功,少不了你一个百户之职。”

    “呵呵。”秦川笑了笑,“那些首级就不劳大人费心了,小民自会呈送太原知府大人手中,大人还是请回吧。”

    说罢,秦川又缩回墙垛里面了。

    韩冒气得肥肉乱颤,一手指着门楼怒喝:“大胆刁民,竟敢私藏贼寇首级,莫非你与贼寇私通不成

    ?”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许乱说,大人张口就扣一顶私通贼寇的帽子给小民,莫非想强抢乡民,杀良冒功不成?”

    “你……”

    韩冒胸口急促,锵地拔出腰刀。

    他从军那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刁民,富甲一方的缙绅老爷,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喊一声大人,这区区一个孟家小管事,竟敢跟他当众叫板,反了天了不成?

    “来啊。”

    韩冒满脸杀气,扬刀一挥,喊道:“孟家庄通敌串匪,私藏贼寇首级,罪无可赦,给我围起来,统统拿下,就地斩首,肃清乡野!”

    “遵命!”

    那百来个私兵亮出兵器,就地展开列阵,几个传令兵四处纵马,挥舞着各色旗子,原本正在砍人头的卫所兵,也急忙放下人头,就地列队。

    而静乐县的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