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连房产地产都要抢的山贼(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秦川挥手打断他,然后起身往外走。

    没等孟圭明动弹,罗大牛就抓住他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

    孟家庄早已成了人间地狱,几乎所有房屋都被贼寇翻得一团糟,到处是残缺不齐的尸体,进了内院,还随处可见赤身裸露的女人尸体。

    甚至,还有不少小孩的尸体。

    孟圭明每看到一具小孩尸体,身体就哆嗦一下,急急忙忙跑去翻过来,查看那死掉的小孩面容。

    每次,他总会啕嚎大哭几声,但眼角总会闪过一丝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走进一间牲口院的时候,秦川看到了院子里摆着的三十多具尸体,男女老少都有,死状凄惨。

    “啊……”

    孟圭明突然发出一声变调的惨叫,接着两脚瘫软,在地上连滚带爬来到那些尸体旁边。

    看清楚尸体面目后,孟圭明的身体哆嗦个不停,抱着一具小男孩的尸体,用一种变调得极其难听的声音哭喊起来。

    那哭喊在庄子上空缭绕,在背后的黑山回荡。

    秦川走过去,见其中有几具年轻男子的面目,跟孟圭明的面容有几分相像。

    很显然,这些人是孟圭明的本家至亲。

    秦川没打扰他,只站在一旁等待。

    罗大牛带着人四处搜索有没有漏下来的钱财,看看哪里还藏有粮食,或者有没有活口。

    足足半个时辰后,孟圭明的哭喊才停下来,并突然转身,朝秦川一跪。

    “小老儿斗胆,想跟好汉谈一笔买卖。”

    “什么买卖?”

    “帮小老儿报仇,报灭门之仇。”

    “呵,我为什么要帮你?”

    “小老儿必有重谢。”

    “有多重?”

    “五千石粮食,七千两白银。”

    秦川眼睛一眯,心脏不争气地急跳了几下。

    罗大牛和其他人纷纷围过来,眼睛放光,兴奋又难以置信地望着孟圭明。

    秦川深吸一口气,问道:“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说的那些东西就是范家运进来的钱粮,而且……就藏在这间院子里,对吧?”

    孟圭明低着头,用一种异常坚决的语调说道:“只要好汉帮小老儿报仇,小老儿必将那批钱粮拱手奉上,否则……小老儿敢打包票,哪怕好汉掘地三尺,也绝对找不出那批东西。”

    秦川笑了。

    掘地三尺也找不出的话,我掘三十尺行不行?

    他当然没把这话说出来,只淡淡说道:“孟庄主,实在抱歉,我就这么点人,既打不过巴山虎,也杀不了李彪风,你的灭门之仇我无能为力。”

    孟圭明摇头:“好汉误会了,小老儿不是要好汉去杀贼寇,而是密室里边的人,小老儿一家,十有八九是死在那些人手里的。”

    “里面还藏有人?”

    “没错。”

    “什么人?”

    “介休范家。”

    “哦?”秦川眼睛一眯。

    “兵荒马乱之际,范家不敢把钱粮发运往张家口堡,而是暂存在我孟家庄,小老儿看在两家即是亲戚又有买卖在的份上,便将庄上一间密室借与他们存放。”

    “此间密室极为隐蔽,且只有一个入口,除了小老儿之外,知道这处密室的只有小老儿那几个死在这的至亲,还有范家那伙人。”

    “小老儿猜测,内院失守之际,范家的人和小老儿一家都躲进密室,但里边并不宽敞,范家的人兴许是怕人太多喘不上气,又怕小老儿尚且年幼的孙儿孙女啼哭,招来贼寇,所以……”

    “所以那伙狼心狗肺竟对小老儿一家痛下杀手,连小老儿的孙儿孙女都不放过……”

    说到这,孟圭明又抱着那具小小的尸体哭喊起来。

    秦川皱着眉头看了看那些死状凄惨的尸体,莫名问了一句:“孟庄主,我听说你们晋商都拜关二爷,对吗?”

    孟圭明哽咽点头:“没错,我们做买卖的都拜关二爷,尤其是走西口那些人。”

    “呵呵。”

    秦川莫名冷笑:“关二爷一身忠肝义胆,而你们这些动辄杀人屠门,在中华大地饿殍遍野的关头,却勾连外敌给建奴大肆贩卖粮食的商人,跟忠义二字有丁点儿关系吗?你觉得关二爷会保佑你们这些无情无义,不忠不孝的商人吗?”

    听到他的话,孟圭明身体微微一颤,很快又低头哭喊起来。

    秦川又道:“你和范家的人,都该死,你这一家子也是你害死的,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卖国贼。”

    “我可以帮你报仇,但,我不仅要范家那批钱粮,还要你孟家的所有田产,包括这座庄子,你占来的田地,还有黑山的铁矿,我全都要。”

    孟圭明脸色大变:“你……你休想!”

    一旁的罗大牛人都愣住了,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哪个山贼打劫能把对方庄子田地都劫走的。

    只有宋知庭在短暂的惊讶后,便恍然大悟,接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