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孟圭明的后手(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巴山虎和李彪风等人的脸色很难看,好不容易攻破的大门,却烧起了大火,里边封路的石头被烧得滚烫,这座门洞一时半会是进不去了。

    贼寇们开始猛攻院墙,爬上墙头的越来越多,还从镇子上的房子拆来几根木梁,把部分壕沟填平后,几十个贼寇扛着木梁,喊着号子撞墙。

    孟家的人越来越吃力,不时有三五个贼寇翻进院子,躲过铁蒺藜和长枪,冲进人群一阵乱砍。

    论单打独斗,就算身强力壮的矿工也不是杀人如麻的贼寇的对手。

    几个贼寇砍翻一群护院,刚打开缺口时,就见一伙人气势汹汹杀来,领头那个高大健壮,拖着明晃晃的长刀。

    贼寇们认出来了,那伙人是临阵反水的九箕山那帮狗娘养的。

    狗娘养的跟一群狼似的,一个罩面,七八个贼寇就倒下了。

    “补防!”

    秦川大喊一声,然后领着九箕山老匪继续杀向下一伙贼寇。

    孟家的族人急忙指挥护院上去补缺口,然后脸色复杂地望着那群人的背影。

    秦川领着九箕山的贼寇沿着院墙来回冲杀,孟家护院的压力一下减轻不少。

    他们终于知道,这伙假扮锦衣卫,挟持老爷的贼人,就是一群狼。

    连那个瘦瘦小小的半大少年,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拿两把短刀跟猫儿似的在周围绕来绕去,趁人不备就上去给一下狠的。

    还有那个咧着一口大黄牙傻笑的小老头,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前一秒还跟人傻笑,后一秒就把刀子捅进人家胸膛了。

    至于那领头的,更让孟家的人看得咋舌不已,只一个冲杀,刀片儿一亮,对方就倒了。

    孟家的人开始庆幸这伙人绑了自己老爷。

    好景不长,一段院墙被贼寇撞塌了,贼寇从缺口蜂拥而入,护院们急忙堵了上去,秦川则带着人在后边捡漏,但凡冲出防线的贼寇,无不死在他们刀下。

    渐渐地,孟家的护院快顶不住了,秦川适时带着手下撤回门楼。

    他们一撤,护院的防线便瞬间被冲跨,孟家的族人急忙把护院都撤回内院,依托内院的高墙继续防守。

    院子里的妇孺在烧香拜佛,求佛主保佑朝廷的官兵及时赶到。

    破庄之后,贼寇们兴奋不已,呼啸着冲进外庄翻找钱粮。

    但凡山贼抢劫,从来就没有公平公正,廉洁自律的说法。

    私藏钱财的大有人在,老大又不可能每次打劫都一个一个搜身,只要藏得不是很多,基本都懒得理会。

    因为抢夺钱财而翻脸杀人的也屡见不鲜,尤其是不同帮派的人。

    刚进外庄,黄丛山的人就跟临县的流寇爆发了几次小规模厮杀,死伤数十人。

    相比于手下的兴奋,巴山虎、李彪风和通天柱三人则一直黑着脸。

    粗略估计,他们已经折了将近四百人马,大部分是折在门楼那里的。

    如果换做官兵,死十之一二就要溃败了,也就他们这些贼寇有钱粮女人的诱惑,才没有溃散而已。

    内院还有两三百个孟家护院,门楼上还有姓秦的跟他那三十几条老匪。

    等全部打下来时,还不知要死多少人。

    尤其是那姓秦的!

    心情不佳的巴山虎等人,一见手下内讧,顿时勃然大怒,当场砍了几个带头的,然后赶着这些腰间揣着银两的手下去打内院。

    叫手下先打门楼是不可能的,那上面没有钱粮,没人会拼命。

    只能先破了内院,再慢慢收拾那姓秦的。

    ……

    门楼上,秦川喝了一口水,望着坐在对面局促不安的孟圭明。

    “孟庄主,庄子破了,你孟家的人带着两三百个护院守着内院,但……内院迟早也会破。”

    孟圭明一阵哆嗦,然后埋着头哭骂:“天杀的贼寇,我那一家老小啊……这什么世道啊……”

    秦川微微皱了皱眉头。

    孟圭明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那哭骂更像是愤怒和不甘,而不是伤心欲绝肝胆欲裂。

    其中似乎有古怪。

    秦川没往下追问,只让人生火造饭,吃饱喝足了准备迎接一场血战。

    正午时分,内院破了。

    喊杀声和贼寇的呼啸响彻长空。

    没多久,喊杀声就变成了惨叫,接着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肆无忌惮的淫笑。

    秦川知道,孟家庄的女人正在遭受贼寇的蹂躏,就像前几天那样。

    此刻的孟圭明已是一身冷汗,坐立不安,不时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

    秦川知道,他那不是悲愤,而是紧张。

    “孟庄主,你是不是留有什么后手?”秦川直直望着他,漠然问到。

    “啊?”

    孟圭明一愣,继而拼命摇头:“没有,小老儿的庄子就这么点地方,哪里有什么后手。”

    秦川没往下追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