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在九箕山,李彪风算是资格较老的那批人之一。

    老寨主叱咤汾西的那些年间,尚且年幼的他就随着族人上山入伙,凭着机灵的脑袋,和不凡的身手,渐渐成了九箕山风头最劲的人物。

    只没想到,老寨主西去之时,竟把寨主之位传给了秦川,而他只能屈居二当家之位

    秦川入寨才不到十年,资历没他老,身手也比他好不了多少,凭什么排在他前边当了寨主?

    这让李彪风愤愤不平,对秦川一直口服心不服。

    尤其秦川定下一条不得滥杀,不得奸淫的新规矩之后,李彪风更是不满。

    在他看来,不滥杀不奸淫,那还当什么山贼?去考秀才不行吗?

    从那之后,他脑子里时不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取而代之。

    不久前,机会终于来了。

    他一次下山剪径之时,结识了刚拉起一票人马的通天柱,两人相谈甚欢一拍即合,相邀一起去投大冦,干大事。

    但秦川却不答应,还说什么流寇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羊,他不屑与那伙人为伍。

    李彪风左右权衡一番,便动了杀意,与通天柱里应外合,想取秦川人头,还有寨子里的钱粮,凑一块拿去纳投名状。

    事情原本很顺利,但他低估了秦川身边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

    那是整个寨子里,最强悍的积年老匪,硬生生抗住近千人内外夹攻不说,最后竟有三十几条老匪跟着秦川杀出重围。

    可想而知,秦川和那帮积年老匪该有多强横。

    只要秦川一日不死,李彪风就一日难安。

    幸好,他遇到了巴山虎,而秦川和那三十几条老匪,就在巴山虎的寨子里。

    当巴山虎提出以秦川的人头和孟家庄一半的粮食为条件,要他和通天柱帮忙打孟家庄时,他一口就答应了。

    虽然巴山虎没有直接把秦川交给他,而是拿去门楼送死,李彪风也很满意了。

    为此,他还特意在孟家庄的南北两边,各安排了两百个好手,埋伏在半道上,以防秦川半路逃跑。

    他没能见到秦川,只远远见秦川带着那三十几条老匪,穿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挥着刀子直奔孟家庄的门楼。

    李彪风笑了,通天柱和巴山虎也笑了。

    对他们来说,秦川那伙人这一去,必死无疑。

    但,他们笑声未停,只远远见孟家庄的大门敞开,秦川那伙人竟大摇大摆地进了庄子,然后……

    没有然后了,里边既没有喊杀声,也没有惨叫声,更没有和秦川约好的举火为号。

    只有一阵莫名其妙的鸡飞狗跳,秦川那伙人像泥沉大海般渺无音讯。

    李彪风、通天柱和巴山虎三人面面相觑,都皱着眉说不出话来。

    “中计了,秦川那厮肯定是投了孟家庄。”李彪风率先开口,咬牙切齿说道。

    通天柱冷哼一声:“他以为,投了孟家庄就不用死了吗?”

    巴山虎则阴沉着脸,举手一挥:“兄弟们,杀进孟家庄,鸡犬不留,尤其是秦川和他那帮手下,一个也不能留!”

    “鸡犬不留!”

    几百个贼寇嗷嗷叫着往孟家庄冲去。

    冲在最前面的大多是些新入伙的,其中有两百人朝大门冲去,其余的人则冲向两旁的墙院。

    而留在后面的四五百人,则根本没动弹。

    这是巴山虎和李彪风等人一贯的作风,让那些新入伙的去送死,耗掉对方的防备,接着他们的精锐就会一拥而上。

    ……

    秦川站在门楼顶上,望着庄外哭喊逃命的娄烦乡民,和远处如狼似虎般涌来的贼寇,心情有些紧张,也有些沉重。

    今天,注定会死很多人。

    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自己而死的。

    但,只要自己能活下来,就一定会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娄烦镇在孟家庄东北,正好在贼寇进攻的路上,许多村民来不及逃命,落在后面的老弱病残,很快就被那数百名挥舞着刀枪的贼寇吞没,并变成一具具残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乱世当中,没人是无辜的。”

    秦川喃喃道,接着拔出长刀。

    “兄弟们,巴山虎想把咱们卖给李彪风那狗娘养的,大家伙说说,咱们该怎么办?”

    “杀他娘的!”

    三十几条九箕山老匪拔出刀子嗷嗷叫。

    最先倒霉的是冲门楼那伙人,还没跑到楼下,上边就响起了两声枪响,几千颗铁钉石子梨花暴雨般当头罩来。

    持木盾的倒还好,三眼铳的散弹威力不足以击穿厚实的木板,但那些没木盾或者来不及抵挡的人就惨了。

    被当场打死的都是幸运的,被打得半死不活那些,将会遭受很长一段时间的折磨,最终一样会死去。

    侥幸活下来的贼寇扭头就跑,没跑出多远,就被巴山虎等人的亲信砍翻几个,余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