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火中取栗,虎口拔牙(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那名身穿麒麟服的大官,正是秦川。

    他的法子很简单,也很有效,朱由检干掉魏忠贤这事,在大明朝人尽皆知,只要亮出锦衣卫这个金字招牌,扣上魏逆余党这顶高帽,任谁都害怕。

    尤其孟圭明这种家大业大的老爷,最怕被官兵扣上什么逆贼反贼,来个灭九族抄家产,以前并不是没有过先例。

    吼一声“北镇抚司奉旨追查魏逆余党”后,连门楼上那些护院都不敢动弹了。

    那些被砍死的魏逆余党的尸体,血淋淋地活过来了,和其他挣脱绳索的魏逆余党,一边脱掉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一边跟着锦衣卫上门楼,顺利接管了这座堡垒。

    他们没有杀人,而是把护院都赶下门楼。

    孟圭明在惊恐不安中,被请上了二楼的屋子。

    他听说过有山贼假扮的商贩,但没听说过有人敢假扮锦衣卫打劫。

    这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自己之所以倒霉,就是根本想不到有人会这么大胆,还能想出这么高明的手段。

    这伙人不像流寇,流寇没那么厉害的人物。

    秦川脱掉那身缝制粗糙的麒麟服,大马金刀坐在孟圭明对面,笑着拱了拱手:“孟庄主,多有得罪。”

    “不敢不敢。”孟圭明急忙拱手还礼。

    “孟庄主,咱们兄弟几个,原本乃是老实本分的庄稼汉,无奈被黄丛山的贼人强掳上山,逼民为贼,还被他逼来攻打孟家庄的门楼,让孟庄主受惊了。”

    “好汉客气了,客气了。”

    孟圭明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敷衍两句,他算是看清楚了,对方的官服都是画得,连罩甲上的扣钉都是画出来的,竟然还栩栩如生十分逼真。

    秦川又笑了笑,道:“孟庄主请放心,兄弟几个都是善恶分明之人,被贼人威逼实属无奈,但如今脱离贼首,便绝不会助纣为虐,相反,兄弟几个还要帮孟庄主防卫这座庄子。”

    “啊?”

    孟圭明楞了。

    “孟庄主,现在外边有大约一千两百贼人,其中半数乃是黄丛山巴山虎的人,另一半,则是临县的流寇,这两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孟庄主应该知道,被对方攻进庄子的话,会是什么结局吧。”

    孟圭明听得脸色煞白,他本以为外边来的是黄丛山的人,那座寨子他是知道的,能拿刀的只有五六百人左右,而她庄子上有四百乡勇护院,完全能守得住庄子,哪怕自己落入贼人只手,顶多也就索要些钱粮,到手后自会退却。

    但,如果加上几百流寇,对方的目的就不是一点钱粮那么简单了。

    对方这架势,是要彻底攻下庄子,劫掠一空啊。

    而他孟家族人……

    他听说过流寇的行径,像他这样的缙绅大户,是降也杀,不降也杀,必遭屠戮。

    想到这,孟圭明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

    一旁的秦川,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孟庄主大可放心,咱们兄弟几个的来意,就是想和孟庄主联手,共拒强敌。”

    孟圭明噗通一声跪下来:“好汉救我……”

    “使不得,使不得,孟庄主快快请起。”

    秦川急忙扶他起来。

    “孟庄主,如今的当务之急,是立马召集庄上所有能战之士,严防死守,将贼寇拒之门外。”

    “多谢好汉相助,好汉大恩,小老儿永生难忘,小老儿这就去安排防卫。”

    孟圭明感激涕零地朝秦川行了个大礼,然后转身就要出去。

    但,罗大牛那魁梧的身体却牢牢杵在门口,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秦川幽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孟庄主,楼下凶险,您还是乖乖待在这吧,哪都不用去了,至于安排防卫……您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让的儿孙去办就行了罢。”

    “啊?”

    孟圭明脸色一僵。

    他才发现,这伙要帮他守卫庄子的人,似乎没按什么好心。

    “孟庄主,来来来,坐,在此运筹帷幄,便可决胜千里。”

    孟圭明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秦川开始给他布置任务。

    没错,他现在成了秦川的人。

    孟家已经发觉事情不对劲了,自家老爷被一伙自称是锦衣卫的人,用刀子押上了门楼,上边的守卫又全都被赶了下来。

    很显然,那伙人并不是什么锦衣卫,而是阴险狡诈的贼人。

    但等孟家的人召集人手,把门楼团团围住的时候,孟圭明出现在二楼的阶梯口,一再强调楼上的不是贼人,而是来帮孟家守庄的好汉,并狠狠训斥了聚集在楼下的人,骂他们大敌当前,还不快去做好防备。

    孟圭明一通乱骂后,便开始布置防备任务。

    他让人拆掉几间房子,把拆出来的砖瓦木料,一部分堆在门洞旁边,还搬来好几捆柴火,万一大门守不住的时候,就拿这些砖瓦来堵门洞。

    另一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