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山贼头子(第1/2页)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秦川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扛一把大刀片,在几百个古代土匪中杀了个七进七出。

    那种感觉爽得不要不要的。

    但当他醒来,却感觉周身火辣辣的疼,尤其胸口的位置,疼得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胸膛了。

    眼皮子也跟灌了铅似的,根本睁不开。

    旁边有人用奇怪的方言说着奇怪的话,譬如:

    “大当家的快没气了,咋办?”

    “还能咋办?等他没气了,咱给他埋了吧,堆个大坟,风风光光的。”

    “可不能堆大坟啊,紫金梁那伙人正到处挖坟弄银子,万一那伙人把大当家的坟当成达官贵人的墓,把他尸体给刨出来,那该咋办?大当家的还不得半夜找俺们算账?”

    “大当家的一身横肉,会不会被那些流民煮了吃掉?”

    “我煮你娘的咧,大当家的还没死,你们这群杀才是不是皮痒了,过来给老子上刀子给挠挠。”

    秦川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浑浑噩噩醒来,又听到了那奇怪的方言:

    “军师,兄弟们伤得都不轻,窝在这鬼地方又没吃的,你赶紧给拿个主意吧,咱们到底是去投紫金梁,还是去投巴山虎?”

    “三当家莫急,有诗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军师,咱们都快饿死了,您就别吟诗了吧。”

    “咳……大当家的说过,咱们是一群狼,紫金梁那伙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羊,狼与羊混不到一块,黄丛山的巴山虎跟咱们一样,都是山贼,咱们可以投巴山虎。”

    “好咧,兄弟们,咱们上黄丛山。”

    秦川感觉自己被人抬了起来,摇摇晃晃颠颠簸簸,颠得周身疼得要命。

    眼皮子睁不开,根本看不清周围是什么环境。

    想开口骂人,但喉咙干哑得厉害。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原本在出租屋里睡觉的,醒来就这副遍体生疼,虚弱得快要死掉的状态。

    他只知道,那帮人口中的大当家,指的就是自己。

    因为,有人正凑到自己跟前,呵出令人窒息的口臭,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大当家的,大当家的……”

    秦川觉得呼吸不上来,又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他终于能睁开那黏糊糊的,沉重得像是灌了铅似的眼皮。

    只见头顶是树枝和茅草搭的棚顶,身下是茅草,四周是干燥的黄土壁。

    自己则被各种破布缠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周身血迹斑斑,尤其胸口那一大片血腥浓烈的暗红,还传来阵阵刺骨的疼痛。

    “醒了,大当家的醒了,大当家的醒了……”

    一个瘦得跟猴子似的半大少年,凑到他跟前,呵出令人窒息的口臭,用两只因为太瘦而圆鼓鼓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秦川想一巴掌拍飞他,却提不起一丝力气。

    一群穿的破破烂烂,周身血迹斑斑的人冲了进来,挤在他面前,看怪物似的望着他。

    有瞪着铜铃豹子眼的络腮大汉,有咧着一口大黄牙傻笑的小老头,也有脸皮白净,举止文雅的书生。

    “快,快给大当家的拿碗水来。”那络腮大汉突然说道。

    那群破破烂烂哄然往外跑去。

    秦川不明白,拿一碗水而已,用得着去那么多人吗?

    在破破烂烂众星拱月之下,那个咧着大黄牙的小老头,端来了一碗水。

    喝了一口凉水,秦川感觉自己好些了,努力张了张嘴:“这是哪?”

    “黄丛山。”

    “哪?”

    “就是太原西边吕梁山区的黄丛山,巴山虎在这儿立了座大寨。”

    秦川懵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大当家的,咱们的寨子给人破了,来这……是投巴山虎来的。”

    啥?寨子?巴山虎?

    秦川想起了昏迷中听到的那些话。

    “现在是哪年?”

    “崇祯五年八月初八。”

    “啥?”

    “崇祯五年八月初八。”

    秦川张着嘴巴,眨了眨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发现自己脑子里,多了许多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让自个一阵头大。

    半响,他眼睛一闭,又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人问:“军师,大当家的该不会傻了吧?”

    “你他娘的才傻了!”

    “莫急,大当家只是重伤初醒,神志未清罢了,无甚大碍,无甚大碍。”

    ……

    再次醒来后,秦川搞清楚了一件事:他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山贼头子,也叫秦川,在九箕山占山为王,有三百多条手下,全是些本领强横的悍匪。

    前些天,有一伙几百人的流寇上了九箕山,想邀他一起去投紫金梁之类的巨冦,一起干大事打天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