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第1/2页)  明天下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

    “小子,那根木料太粗,你们又不修宫殿,用不着这跟梁柱,你看,那根就很合适!”

    云福蹲在木料堆上,一边吸着自己的淡巴菰一边信手指点。

    云昭很是挠头,这些少年人狗屁不会,想要盖一间合用的房子,依靠他们是不成的。

    可是呢,大人们都在看热闹,看云昭偷自家的东西,一个个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就是没有人出来阻拦。

    不仅仅如此,还有一些人专门指引这些孩子去拿最值钱的木料,比如眼前这跟三丈长,一人抱不过来的大梁柱子。

    云昭瞅着那群人,无声的笑了一下,多年窝在小山沟里种田,眼界狭窄的令人咋舌,只想着如何沾些便宜,从未有过帮助他人的想法。

    云卷,云舒在两个族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苦苦挣扎求活,他们却视而不见,不仅仅如此,他们甚至趁着这两个孩子的父母相继去世之后,还瓜分了他们的田地,夺走了他们的宅基地,只留给两个孩子一间猪圈一样的小茅屋。

    云昭曾经问过母亲,为何自家不帮助这两个少年人,母亲回答:云氏大房只能管辖云氏族中人,其余的人本就不姓云,仅仅是云氏历代奴仆改姓之后托庇于云氏门下的佃户,多少年后逐渐繁衍出来的人群,与云氏大族并无瓜葛。

    当年,云卷的父亲去世之前,曾经将这两兄弟托付给了他原本的本家,并未托付给云氏大族,因此,云氏对这两兄弟并无义务,如果出手了,会让他们的本家族人认为云氏在压榨这两个小子,说不得,还要给他的族人们一笔钱,相当于花钱买奴仆,才能名正言顺的将这两个小子收归云氏。

    母亲说的事情,云昭也不算是陌生。

    大户人家其实其害怕的不是官府,不是商贾,而是农人!对这些农人,大户人家永远都心怀警惕之心。

    大户人家有警惕之心,官府有警惕之心,就连大商贾也有警惕之心……

    于是……警惕之心就很容易变成残酷的剥削,最终加速一个时代的灭亡。

    仅仅从历朝历代大多毁于农人起义这一点,就能看出,农人才是这个世界绝对的掌控者。

    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有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有时候温馨的让人流泪,有时候残酷的令人咂舌。

    有时候顺从的让人怒其不争,有时候暴烈的如同一团烈火,所到之处只有毁灭。

    很多人都知晓乱世就要到来了,却没有人比云昭更加清楚,将要到来的乱世有多么的残酷,多么的可怕……

    这是一群身怀至宝却不自知的人。

    云昭家几乎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典范式样的大族,他们需要的盖房子的东西,在云氏都能轻松找到。

    只是,房子盖怎么盖?

    一群少年蹲在已经空出来的云舒,云卷家的地基上,面对一大堆盖房子的材料,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徐先生带着他那条黄狗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他的胳膊底下夹着一本书,对这群站起来朝他施礼的学生们视而不见,径直走了过去,只是一不小心丢下了一本书。

    云昭迅速捡起这本书,目送先生远去之后,这才看了一下书名。

    《营造法式》!

    还是专门讲述营造这一门类的篇章。

    云昭翻开这本书……看的一头雾水……古人讲述工艺的时候从来就不肯好好说话,里面有太多需要幻想的空间了。

    好在,有两张纸从书页中掉了出来——上面图文并茂。

    云昭再一次感谢了母亲的慧眼,再一次感谢了自己那并不存在的一万两银子。

    然后就招呼一大群孩子,按照图纸上的步奏,开始建造房子!

    天黑的时候,一群没有吃任何东西的少年人饥肠辘辘却兴奋异常的各自回家了。

    只留下想要看护自己家的云卷,云舒,自从第一根柱子被栽进土里的时候,这兄弟两就豁出命去干活,明明已经饥饿的没有力气了,依旧咬着牙坚持——他们很想要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并愿意为这间房子付出自己所有。

    云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个泥人。

    连大白鹅都嫌弃他身上沾染的泥浆,不愿意下嘴咬他。

    坐在门槛上脱掉湿衣裳,云昭觉得自己疲惫极了。

    母亲过来给他换上干净的衣衫,上下打量一下儿子,然后就擦西瓜一般的给儿子擦拭了头脸。

    从擦西瓜的手法上,云昭能感觉到母亲有些生气。

    “偷自家的东西滋味如何?”

    “平白生了一肚子的闲气!”

    “怎么,知道自己吃亏了?”

    “没吃亏,只要房子盖成了,以后我让云卷两兄弟干什么,他们就会干什么,应该是收获很大。”

    “一味地给人好处,只会养出白眼狼来,还需要恩威并施才好!”

    “所以,我选择了偷咱家的东西,而不是来找您求告。”

    “做好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