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醉酒赋三诗(第1/2页)  我娘子天下第一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柳明志想家了,不是大龙王朝的家,而是地球上的家。

    想家里的双亲,想家里的兄弟亲友,想了一切与自己有关系的人,柳明志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柳明志轻轻的喝上一杯水酒:“多久没哭过了,我以为自己足够的坚强,可是当噩耗突然降临了,才发现自己那么脆弱不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说完之后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水:“小松,文房四宝伺候,少爷我要以诗抒情。”

    柳松担忧的看着已经醉醺醺的的少爷有些担心:“少爷,你喝醉了,先去休息一晚吧,想家的话咱们可以马上回去啊,小少爷,小姐一定会很高兴的。”

    柳松的话刺激到了柳明志的泪腺,终于柳明志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回不去啦,一切都晚了,回不去来,取文房四宝来。”

    “少爷,您?”

    “柳松,你好大的胆子,你要欺主不成?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了?”柳明志不负往日的平淡,眼中含怒的看着柳松。

    柳松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少爷恕罪,小松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恶奴欺主,小松这就去取文房四宝。”

    犟不过执拗的柳明志,柳松起身打开书篓取出上等紫毫宣笔,紫毫名贵万分,是多少人求之不得宝物,唐代白居易曾写下脍炙人口的《紫毫笔诗》江商石上有老兔,吃刘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捡一毫。

    后曾有人又云:“每岁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

    柳之安身为江南首富的身份,买下此笔虽然算不上什么,可是也付出了不少代价,有时候真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够买的到,有些东西有价无市。

    纵然万金难求,柳之安依旧毫不犹豫的把紫毫交给了儿子,对儿子的期望可见一斑。

    砚台同样不是凡品,乃是居于四大砚台之首的端砚,端砚自古便以石质坚实,润滑,细腻,而驰名于世,端砚研磨不滞,发墨快为书法家最喜爱的砚台之一。

    柳松小心翼翼的将笔墨纸砚放到了柳明志的面前的书桌之上开始研磨,不时地看着柳明志是否还能站立起来。

    柳明志醉眼朦胧的拿起柳松备至好的紫毫,晃动了几下不清醒的头脑,下意识的开始在宣纸上挥笔泼墨。

    “《静夜思》。”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手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口中言毕,手中的紫毫一蹴而就,潇潇洒洒的写下了四句诗词。不得不说柳明志虽然纨绔了一些,然而从小柳之安家教甚严,柳明志还是写的一副不错的书法。

    四句诗被柳明志洋洋洒洒的用草书写的笔走龙蛇,只是柳明志却只是根据自己的意识来写,大脑已经一片混沌。

    “柳松,你知道唐宗宋祖吗?你知道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吗?你知道李白吗?你听说过杜甫吗?”

    柳松连忙搀扶住昏昏欲睡的柳明志:“少爷,你喝多了,什么唐宗宋祖李白杜甫的,小松一个都没有听过。”

    “嗝,嗝。”

    柳明志打了两个酒嗝:“没听过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继续提笔书写,大龙王朝宣德二十六年春,当阳书院柳明志望月有感临笔。

    说完迷迷糊糊的提起酒壶走向了窗台:“嫦娥,在下敬你一杯,把我的思念带给我的亲人,你一个人在月亮之上一定很孤零,在下深有同感。”

    清脆的笛声传来,打断了伤感的柳明志,柳明志强行睁开醉意朦胧的眼睛,仔细聆听这悦耳动人的笛声。

    笛声悠扬婉转,逐渐到了高潮的阶段,柳明志突然淡笑起来,笑的很开心,晃晃悠悠的走到了书桌前。制止了想要上前搀扶的柳松:“不用扶,少爷还没有喝醉。”

    柳明志拿着毛笔抵住下唇思考了一会开始落笔《春夜金陵闻笛》。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金陵。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宣德二十六年春当阳书院戌亥时柳明志闻窗外折柳曲有感赋诗,以赠天下游行他乡之游人。

    随后紫毫宣笔放在笔架之上,摇摇欲坠的向后躺去,柳明志终究难敌醉意的侵扰,昏睡了过去。

    柳松急忙搀扶起少爷,把他架着走向床上,给柳明志脱掉鞋子盖上被子后微微摇摇头。

    “还是老爷说得对,少爷真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如此老气横秋话语从十五六岁的少年嘴中说出,充满了喜感。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呜呜呜,没有李白杜甫,没有唐宗宋祖,呜呜呜,小爷的一千两,小爷的豆浆油条,小爷的一条龙服务,老骗子,小爷的一千两没了。”说完这句话柳明志便沉沉的睡去。

    柳松沉默了片刻,起身走到书桌前把笔墨纸砚小心的收了起来,随后取出一套普通的文房四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