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家境贫寒,告辞(第1/3页)  我娘子天下第一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少爷,咱们是直接赶去当阳书院吗?从小跟在柳明志身边的的书童柳松背着一个小小的书篓兴致勃勃的询问着一脸兴趣盎然的柳明志。

    柳明志左右张望,没有搭理自己书童,丫的有病,读书还这么兴奋,脑子进水了还是脑缩水了。

    金陵城的街道上车如流水马如龙,人群接踵而至。江南之地素来有鱼米之乡的称号,金陵更是江南之地的佼佼者,繁华昌盛之处比之京师之地除了少了那么一座皇宫与号令天下的九五之尊之外,其余的皆可以与之比肩一二。

    柳明志名义上来说是第一次真正的见到另一个世界的金陵,大街上贩夫走卒的叫卖声是那么动听,沿街之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是那样新奇,小摊贩卖着各种稀奇的玩物。

    “这位少爷,快来看看,这些东西都是从京师贩运过来的名贵首饰,就连皇宫中的贵妃公主们都喜欢的不得了,少爷买一个吧,买一个送娘子,小贩费力的吹嘘着自己的货物。”

    柳明志顺手把一支玉簪子拿在手中翻看了起来,玉簪子明显是劣质的玉质打磨而成簪体,毫无圆润通透质感,柳明志失笑:“皇宫的妃子若是真的都用这种品质的饰品,皇家也就配不上皇家这称呼了。”

    “少爷,买一支吧,买一支送娘子。”小贩看着柳明志有些意动的模样,轻声撺掇了起来。

    柳明志来了兴趣:“哦?买一支就送娘子一个?当真?”

    小贩一怔,嘴角抽搐,心道眼前的这富家公子哥不按套路出牌啊。

    “这位少爷莫要开小人的玩笑了,小人的意思是买一支簪子送给自己的娘子。”

    “包起来吧。”

    柳明志见到小贩的模样,也懒得与他开玩笑了,一支普通的簪子值不了几个钱。

    小贩流露出笑意:“少爷就是痛快,小人一定找个最好的饰品盒给您包起来,少爷你等等。”

    “且慢。”柳明志的神色定格在摊位的一处一个木制的簪子怔怔出神,木簪毫无出彩之处,可以说普通的毫不起眼。

    柳明志回过神来指着角落的那支木簪:“老板,那只玉簪子不要了,换成那只木制的簪子。”

    小贩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两只簪子,玉簪子玉质再怎么差劲也沾有一个玉字,价值几钱银子,木制的那支簪子十文钱都是顶天的价格了,小贩比谁都明白中间的利润差距是有多大,听到柳明志想要换取货物有些不情不愿。

    “那支木簪子就按玉簪子的价格来算,包起来吧。”

    “少爷真是宅心仁厚,比起那个柳扒皮柳大公子来说少爷您真是天下最有良心的少爷。”

    “大胆,竟然私下里称呼我家少爷是柳扒皮,我看你这厮是不想在金陵这片地界上混日子了。”柳松突然暴怒了起来,指着小贩发起脾气来。

    柳明志微微的皱眉,有些不愉的看着柳松,不明白柳松怎么会突然会变成这么一副小人得志的嚣张模样:“小松,你要干什么?还不赶快给老板道歉。”

    柳松委屈的看着冲着自己发火的自家少爷:“少爷啊,这个家伙口中言说的柳扒皮便是少爷您啊,小松是为了少爷您出气啊!”

    柳明志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然后紧紧的盯着小贩:“我?柳扒皮?”

    小贩也是愕然的看着柳明志:“少爷您就是柳员外家的大公子柳明志?”

    “如果柳员外没有第二个大公子,我想我就是那个柳明志了。”柳明志阴恻恻的说道。

    小贩颤抖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柳公子开恩,都是小的胡说八道的,请柳公子饶恕小的吧,小人求你了。”

    柳明志先是愕然,随后皱眉紧紧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小贩,抬手扯过小贩手中的木簪子:“小松,给钱走人。”

    柳松不可思议的看着柳明志:“少爷,这厮私下里败坏您的名声,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了?”

    “不然能怎么办?拉他去见官吗?给钱走人,钱货两清就行了。”

    柳松不甘心的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贩随后取出一块碎银子丢在了地上跟着已经走远的柳明志。

    小贩劫后的余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做梦似得看着手边的碎银子,仿佛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一样。

    “小松。”

    “少爷?”

    柳明志耳边听着那些咒骂自己的摊贩们,对着二人指指点点人群不禁问道:“小爷以前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调戏良家妇女,打骂老人,强抢孩童的零食,踹过寡妇的大门?”

    “少爷,你自己什么样样子你还不清楚吗?”柳松疑惑自家少爷怎么会问出如此奇怪的问题。

    “时间太久了都记不清楚了,帮少爷回顾回顾。”

    “少爷,其实你一点都不是纨绔子弟,他们说你打骂老人是不清楚是那个老东西为老不尊,拦住少爷你强行勒索少爷你的银子,你抢小孩子的零食是因为你见到小孩子的零食上沾染了脏东西,想要帮那个小孩子丢掉防止他们吃坏了肚子,依靠老爷江南首富的地位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