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一声我去误终生(第1/2页)  我娘子天下第一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柳明志感觉自己很冤枉,大学毕业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在朋友的介绍下在xx影视城混了半年之久的群演温饱度日,上天垂怜,在给某制片人塞了无数的好处之后终于捞到了一个露脸的角色,饰演一个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被主角英雄救美暴打一顿的角色。

    很庸俗的片段,可却是荧屏之上经久不息的成为了观众津津乐道的一个角色,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主角出手有些心不在焉,不小心之下把柳明志推到了墙角的棱角处,昏死了过去。

    柳明志变成带二弟逛青楼却一不小心死在女人肚皮上的柳明志身上。

    浑浑噩噩之下醒来的柳明志走出姑娘的闺房一不小心之下撞上了女扮男装来烟雨楼阁游戏人间的知府千金大小姐齐韵身上。

    齐韵虽说是女扮男装游戏烟花之地,然而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黄花大闺女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碰到了自己的清白之躯自然心里恼怒,便怒斥柳明志放荡不堪。

    昏沉之下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柳明志自然是不服气,心道都是大老爷们,我撞了你一下又能怎么样,都道歉了你还不依不饶,随即发生了口角之争。

    齐韵见到柳明志一身读书人的装扮便讽刺道:“身为寒窗苦读的读书之人不思为国效力,却流连起烟花柳巷之地如此得心应手放荡不堪,真是为我等读书人所不齿。”

    “十年寒窗怎么没有冻死你丫的,小爷我还九年义务教育哪。”柳明志反驳之下手贱的推了一下齐韵的胸口。

    女儿家的禁忌被触碰了,这还得了,况且还不是一般的女儿家。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大家看到的那样,柳明志被齐韵齐大千金一个提身就从二楼丢了下来,二次昏厥,醒来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

    柳明志虽然昏厥了,可是烟雨楼阁中发生的一切却不经意间引动了整个金陵城的风风雨雨。

    首富公子柳明志袭胸齐刺史千金齐韵却被齐大小姐干至昏迷的的事件一天之内便风靡了整个金陵地界,成了城中百姓的饭后闲谈话题。

    儿子逛青楼闯下了这等荒唐事,老子柳之安自然脸上无光,觉得颜面无存,于是乎柳府之内上演了一处精彩绝伦的柳父教子的故事。

    柳府柳之安的书房中,父子二人对坐闲谈。

    柳明志看着这个自己名义上的父亲,熟悉又陌生,先前园中的胡搅蛮缠不过是柳明志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慌故意打闹搅乱柳之安的视听,让其难以察觉儿子已经变了的异样故意做出的纨绔姿态。

    柳之安随意的喝了一口上好的茶水:“明志,你与齐小姐的事情现在闹得满城风雨,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打算?”

    柳明志诧异的看着老爹那难以揣摩的嘴脸:“打算?什么打算?说就让他们说去呗,我又少不了一块肉。”

    柳之安看着放荡的儿子一巴掌排在了桌子上:“与人家姑娘有了肌肤之亲,坏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你就打算这样不了了之了?柳家男儿都是敢作敢当负责人的男子汉,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成气的东西。”

    “爹啊,说话咱们可得讲道理,外面的人以讹传讹,三分真七分假胡说八道传扬我与那姓齐的疯丫头有了肌肤之亲你就相信啦?就那母老虎的样子我还敢与她有肌肤之亲?我怕不是疯了吧,你是不知道当时在烟雨楼阁之中,儿子就无意的碰了她一下,那家伙,一个胳膊抬手就把我从二楼丢了下来,小命差点都没了,我敢惹她,与她有肌肤之亲的话你老头子可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咯。”柳明志后怕的说道。

    柳明志的话刚一说完柳之安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道:“哼,你还有脸说,堂堂七尺男儿身居然被一个身娇体弱的姑娘家打的灰头土脸昏迷了过去,你还有脸在这里抱怨,老子是你的话早就投了秦淮河了。”

    “你这是亲爹能说的话?合着我没被姓齐的女疯子活活打死,还得被你说的跳河自杀去?你这是当爹的说的话吗?你是我爹吗?”

    “问你娘。”

    “嘿,你咋骂人昵,就算你是我亲爹也不能无缘无故的骂我吧,我不要面子的啊。”

    柳之安一拍桌子怒目圆瞪的看着儿子:“老子咋个骂人了,小王八犊子给老子说清楚。”

    “问你娘不是骂人那是啥嘛?”

    柳之安气的有些发笑:“嘿,小王八犊子,你问老子是不是你亲爹,老子让你问你娘去,老子是骂人吗?再说了老子是你爹,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骂你两句怎么了,你还想翻天不成。”

    “翻....翻天是不可能翻天,这辈子都不可能翻天的,你是老子,你厉害行了吧。”柳明志嘴上说着这些,心里却黑的发亮,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下雨天打儿子,闲着也是闲着,儿子惹哪个了。

    柳之安人老成精哪个看不懂儿子是口服心不服:“行了,行了,你也就敢跟老子窝里横,真有那能耐去找齐家丫头报仇雪恨去,就算被齐家丫头打死了,老子也算你是个英雄,出门在外老子也可以自豪的跟人家说我儿子是死于反抗黑暗的道路上,不是窝囊死的,老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