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七章 我愿被侮辱一千次(第1/2页)  小阁老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那家‘伍记通商银铺’,却不像唐记南货铺那样凭君出入。

    四条膀大腰圆的黑面汉子守在银铺门口,他们怀里抱着四尺多长的倭刀,恶狠狠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好在唐友德常来常往,有他带着,赵昊倒也不用像旁人那样,遭受几位门神的盘问。

    只是高武那副尊容,可怕程度还在几个门神之上,哪怕有唐友德打包票,他依然被要求在门外等候……

    看一眼略显委屈的高武,赵昊便跟着唐友德进去银铺。

    银铺里的规制,与当铺十分类似。高高的柜台上,围着坚固的栅栏。朝奉坐在柜台后,透过几个小小的窗口,与前来存兑银两的顾客对话。

    唐友德熟门熟路,不用伙计带路,便径直领着赵昊来到一个闲着的窗口前。他与里头的朝奉随意的打着招呼,便将要办的业务交代清楚了。

    赵昊是头一次进这种地方,自然是少说多看。透过唐友德和那朝奉办理的过程,他发现会票确实比后来的银票落后一些。银票是见票即付,认票不认人。会票却认票又认人,必须凭存入人的花押名章支取。

    而且唐友德还告诉他,异地支取时,还不能见票即付,需要等上些时日,待当铺银号用信件核验过花押才会付钱。

    ‘虽不便利,但胜在保险。’赵昊闻言安心不少,便觉着会票又比银票好了。

    在唐友德的建议下,赵昊也在伍记开了户,又现场刻了章,留了花押,这次却用的赵昊自己的名义。

    唐友德暗暗腹诽,这次怎么不说自己小孩子家家了?

    ~~

    开户后,赵昊将唐友德提出的四百两,加上五十两现银,共计四百五十两,重新存入了伍记的户头上。

    只是非但没有利息拿,每年还要交给银号四两半银子的保管金,让赵昊心疼的要死。

    但安全第一啊,该花的钱是不能省的。

    因为是头次开户,赵昊用了足足大半个时辰才完事儿。那唐友德居然一直陪在一旁,并没有因为交割完成,就不耐烦了。

    这让赵昊对他的印象略略改观。

    两人从伍记银铺出来,这才互相道别。

    赵昊谢过唐友德的帮助,唐友德也拱手笑道:“贵同乡,还有糖要记得敝店哦。”

    “那是人送给我祖父的西洋货,如今家败了才拿出来贩卖。至于老家还有没有,我得问过祖父才知道。”赵昊自觉滴水不漏道。

    “哦,是这样。无妨,公子有空常来喝茶。”唐友德脸上丝毫不见失望,依然客气的与赵昊作别。

    待到唐友德进去店中,赵守正便凑过来,搂着儿子的脖子,开心笑道:“吾儿果然不同凡响,一下子就赚了两百两!”

    “啊?什么两百两?”赵昊一愣。

    “你不是朝我比划了两根指头吗?”赵守正瞪大眼问道:“难道又是二十两?”

    “哦……”赵昊恍然,心说我那是胜利的意思。本想告诉父亲,其实赚了五百两,但转念一想赵二爷的纨绔习性,决定还是将错就错,便笑道:“当然是两百两了。”

    “那就是了,幸甚至哉!”赵守正说完却一阵心虚,唯恐儿子追问,他方才为何要说‘又’字?便对赵昊和高武笑道:“这街上有家得意居,大厨烧一手过得去的淮扬菜,不如我们去庆祝一番。”

    高武寻思片刻,摇摇头道:“赵老爷和公子吃吧。咱不放心老爹,先回去了。”

    “那就一起回去。”赵昊其实也不想多事,他身上既有银子又有会票,看谁都像做贼的。

    “唉,好吧。”赵守正只好同意,面上难掩失望之色。

    直到赵昊在街上打了四斤花雕,还切了两包卤菜,他这才重新高兴起来。

    ~~

    赵昊怀里揣着炸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

    何况他也是少爷习性,手里有钱了,哪还肯靠两条腿走回去?

    三人到了街口,叫一辆揽客的马车。一番讨价还价,付了二十文钱,三人上车回家。

    马车里还算宽敞,赵昊舒服的靠在车壁上,伸直了双脚,看着窗外步行的人群,不禁惬意道:“还是坐车舒服啊。”

    赵守正却撇撇嘴道:“什么破马车,连个垫子都没有,硌屁股。”

    “那你下去步行啊?”赵昊翻翻白眼,笑道:“那样我和高大哥两人,还能躺着哩。”

    “嘿,你个臭小子,当你爹傻是吧?”赵守正笑骂道:“汝不闻‘慰情聊胜无’?”

    “我只听说过‘君子不将就’。”

    赵昊开心的和父亲斗着嘴,没什么感觉就看到窗外的景物熟悉起来。

    “快到了。”一直默默旁听的高武,忽然出声提醒道。

    “啊呀,这么快?我还没坐过瘾呢。”赵昊居然生出意犹未尽之感。

    “唉,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古人诚不欺我。”赵守正也有同感。

    这些天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