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一章 本钱(第1/2页)  小阁老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ps.上一章写完了就发出来,没有发现有处情节有点用力过猛,感谢大家的批评指正,已经修改过来。大家批评的对,稍息立正,虚心接受。特此更新一章,以表歉意。

    ‘二十两?’

    赵昊也险些惊呼出声。简直坑爹呢,这是!

    “赵二爷也别觉着委屈,这行的规矩便是如此,除非你能把陆子冈喊来,不然我们只能按照玉材本身的成色来估价。”便听那朝奉从旁敲边鼓道:“这还是东家看在同乡一场的份上,若是换做别人,十两就打发了。”

    说着话,他端了个托盘过来。托盘上搁着一张写好的当票,还有十锭二两一个的小元宝。

    赵守正被两人一唱一和弄得有些心中打鼓,心说难道自己走了眼,真的买了假货不成?

    又想到昨夜说过的大话,他若空手而归,岂不让儿子失望?

    “所谓上杆子成不了买卖,贤弟还是去别家看吧,谁能给到你二十两以上,我这张字就倒着写。”

    只见那张员外面现不耐之色,一挥手,朝奉便作势要端走托盘。

    “别别,我当了就是。”上当上当,上当铺哪有不上当的?何况赵守正个不通俗务的书生?他果然吃了套路,慌忙拦住朝奉,叹口气道:“好吧,我当了就是。”

    “嗯。”张员外点点头,一言不发的看着赵守正。

    赵守正愈发气短,低头仔细看看那字迹潦草、不忍猝读的当票……他没忘了儿子上次的提醒,但凡签字之前,要先好好看看文书。

    ‘这都写得什么鬼玩意……’赵守正暗暗腹诽一句,勉强读完了当票,见当期一个月,利息也不离谱,这才在上头签字,画押,拿钱走人。

    见朝奉收起当票,张员外终于露出了笑容,起身客气的将赵守正送出门去。

    “贤弟,以后有生意,多多照顾愚兄哦。”

    “好说。下月前,我会来赎当。”赵守正对他的玉佩念念不忘,也不知有什么特殊的念想。

    看到父亲出来,赵昊忙侧身面向柜台,假扮要当东西的客人。

    赵守正满腹心事,也没注意到自己跟儿子擦肩而过了。

    ~~

    待送赵守正出去,那张员外和朝奉两人转回了客厅,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只见张员外爱惜的摩挲着那枚玉佩,得意洋洋的对朝奉道:“听闻当今新君深爱陆子冈的作品,这可是他技艺大成的真作,而且是罕见的于阗玉佩,现在五百两也拿不下来。”

    “这漏捡的,过瘾!还是老板老辣,几句话就让赵二爷慌了神,把真的当成了假的。”山羊胡朝奉竖起大拇指,马屁山响。说完又自得的笑道:“而且,这赵二爷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活当居然可以变死当。”

    “他个书呆子能看出来,我还开什么典当行?”张员外得意一笑,将那玉佩交给朝奉保管道:“没有这种不通俗务的落难公子,我们赚谁的钱呢?”

    看着两人谈笑风生的进去里间,赵昊这才咬牙切齿而去。

    ~~

    赵昊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赵守正正站在巷口向外张望。

    看到赵昊进来,他才放下心来道:“儿啊,你这是去哪了?再不回来我就要报官了。”

    赵昊心中暗叹一声,赵二爷再不好,也是自己这世上最亲的人。

    大不了,以后我多给他长着心眼就是了……

    便对赵守正少有的温柔道:“让父亲担心了,以后会早回来的。”

    “那倒不必,只是出门前跟我说声就好。”赵守正倒有些不习惯他如此,忙给儿子端来洗脸水道:“快洗洗吃饭吧。这几天光凑合了,可委屈我儿了。”

    “嗯。”赵昊点点头,洗好了手和脸,便在赵守正的催促下,来到方桌边坐下。

    桌上三菜一汤,有荤有素。但比起之前那次算是节俭不少了。

    赵昊的目光,却落在菜碟旁边的,那十枚小银锭上。

    赵守正将筷子递给儿子,献宝似的一脸得意道:“怎样,为父不是吹牛吧?随随便便就筹到了。”

    “我另一个同窗非但留我吃酒,还封了一百两给我,只是朱子云‘适可而止、无贪心也’,为父便没有再拿人家的银子。”

    “不过放心,要是我儿觉着还不够,为父改日再去找他拿便是!”

    赵守正唾沫横飞,连比划带说,险些连自己都信了。

    赵昊却一阵阵鼻头发酸,默默的给赵守正一杯接一杯的斟酒,只希望他快点醉过去。不要强撑着演戏了……

    这样肯定很痛苦,很痛苦。

    好在赵守正酒量很差,没几下就被成功灌醉了。

    ~~

    堂屋中。

    赵昊先将那二十两银子小心的收好,然后转身回来,吃力的扶起父亲,将他送进东间。

    醉酒之后,赵守正嘴上再没了把门的,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往屋里走,一边吧嗒吧嗒掉泪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