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德恒当(第1/2页)  小阁老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夕阳下,赵昊看着手里的包子,心中五味杂陈,甚至鼻头有些发酸。

    他正愣神间,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赵昊回过神,这才看见赵守正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哟,又吃包子啊……”赵守正说着就往纸袋里伸手。

    赵昊却抱着纸袋侧身躲开,红着眼问赵守正道:“我的糖呢?”

    “哦,我送人了啊。”赵守正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啊?!”虽然赵昊已经猜到,那白糖估计不会有好下场了。但听赵守正亲口说出,他还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跟你说过,为父要去国子监办复学吗?”赵守正见儿子脸色不好,忙解释道:“早晨出门前,我问过你的呀,你还‘嗯’了一声呢。”

    “有吗?”赵昊揉着额头,郁郁道:“有也是说梦话。”

    “有的有的,当然有的。”赵守正自知理亏,赶紧含混过这一节,满脸讨好道:“姓周的狗眼看人低,就寻思着拿你做的白糖去镇镇他!”

    “那不是肉包子打狗吗?”赵昊看了看手里的肉包子,忍住丢到赵守正脸上的冲动。

    “你是没看到他那样子啊!”赵守正却觉得很值,又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道:“他以为咱老赵家败了,却是万万想不到,我还能拿出这么值钱的玩意儿来,差点把他眼珠子惊掉了。真可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过瘾,过瘾啊!”

    “不是跟你说过,”赵昊扶着墙,欲哭无泪道:“那是我准备卖了做本钱的……”

    “啊?好像是哎,吾给忘死了也!”赵守正猛地一拍额头,旋即大笑着安慰儿子道:“不过吾儿放心,为父至交好友满金陵。只要为父张张嘴,别说十几二十两银子,就是几百上千两也能借的到。”

    说完,他便拉着赵昊往家走道:“回家吃包子去,明天一早我就借钱!不破楼兰誓不还!”

    赵昊见他的样子不似作伪,心说秦桧也还有三个好朋友呢。赵二爷人缘再差,也不会比秦桧还差吧。

    他这才稍稍安下心来,跟着赵守正回家去了。

    院子里,高武也修好了屋顶,正在打水洗手。父子俩便分出大半包子,让高武带回去与老父亲同食。

    当然,打死赵昊也不会透露,这包子的来路的。

    ~~

    又是一夜无话。

    一大早赵守正便爬起来,认真的穿戴整齐,将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还把私藏的玉佩悬在了腰间。

    对着井水看了半天,感觉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他这才步履沉稳的出门去了。

    赵昊也醒了。心里有事,如何能睡踏实?

    通过这些天和赵守正相处下来,他已经对大明朝的书呆子有了深刻的认识。赵昊实在是担心赵守正,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听到父亲出门,他便悄悄跟在了后头。

    赵守正的朋友似乎没有住城北的,赵昊一直跟着他走到钟鼓楼附近的小粉桥一带,这才到了头一家。

    他远远躲在墙角,看着赵守正整了整衣冠,深吸了几口气,这才举手敲响了院门。

    不一会儿,有个家丁打扮的男子开了门。虽然距离稍远,听不清两人对话,但也能猜到该是询问赵守正的来意。

    没说几句,那家丁居然连连摆手,不容赵守正把话说完,便一下把门关上了。

    赵守正失望的摇摇头,伸手指了指门,愤愤嘟囔了几句,这才向下一家出发。

    下一家倒是让他进门了,但等赵二爷出来时,赵昊看他一脸沮丧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没借到钱。

    就这样,赵守正一家接一家的转悠。大半天时间,找了十几家自认为关系不错的朋友,却竟然一个肯借钱的都没有。

    看着他颓然坐在大石桥边,两眼发直的样子,赵昊心里很不好受,忍不住想要现出身形,唤他回家。

    不就是二十两银子吗?咱们再想办法就是……

    谁知,赵守正忽然站起来,朝着对面的户部街上快步走去,看他满脸兴奋的样子,应该不是内急。

    怕是想到法子了。

    赵昊心下一松,暂时没有现身。

    户部街因南京户部都税司设立于此而得名,其繁华程度还要超过鼓楼外大街许多。不过赵昊此时无心领略,紧紧跟在赵守正后头,唯恐一个不留神就走散了。

    紧跟慢跟,便见他进了家悬着‘德恒当’黑底金字招牌的当铺。

    “德恒当……”赵昊忽觉有些眼熟,将头上的毡帽压了压,低头进了当铺。

    这家德恒当规模极大,光柜台后的朝奉便有七八位,柜台外还有十来个招呼的伙计。看到赵昊进来,马上有人上前招待。

    “小客官要当东西吗?”

    赵昊并不做声,只是指了指前头的赵守正。

    伙计便把他当成了赵守正的跟班,不再搭理。

    只见赵守正来到个高可及肩的柜台前,仰头对里头的朝奉道:“敢问,贵东家张世兄可在店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