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0章 祝兄,珍重(第1/3页)  牧龙师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那请听在下分析。祝兄也见过荣谷城,雨水缺失,河流干涸,若没有那水堤,我们这个秋天根本没有什么收成,更无法向东旭战场提供任何粮食。”郑俞开始说道。

    祝明朗一边听,一边观察着天气。

    天气在变,那股不寻常的气压也使得人胸口发闷。

    这种闷,往往是降雨前兆。

    段岚老师已经在兴云布雨了。

    “我们肥沃且有溪谷浇灌的荣谷城尚且如此,那么环境更加恶劣,土地更加贫瘠的芜土呢?”郑俞抬起了目光,注视着祝明朗的眼睛。

    “我们没有雨,芜土也没有雨。”祝明朗说道。

    “是的,芜土制度原始,农业落后,民风野蛮,这个秋季更没有半滴雨水,眼下马上就要入冬了……”郑俞话说到这里,突然灰色长空中响起了一声巨雷!

    “轰隆!!!!!!!”

    巨雷震响,原本还晴朗的天地更不知在何时变得晦暗不明,而这一道闪电划过荣谷城上空,烟火一般照亮了前方古旧的街道,照亮了那些在街边等雨的布衣平民。

    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喜悦之色!

    他们已经嗅到了雨的气息,生命之源。

    府门前,郑俞半步不移,仍旧保持着谦卑的姿态站在祝明朗面前。

    祝明朗看着这位年轻的城主,内心有些触动。

    只是触动自己的不是那雨雷破晓,而是郑俞的这番话。

    是他思考时事的角度。

    “这场战争……”祝明朗心中掀起了一些波浪。

    “只会有一种结果。”郑俞沉声道。

    祝明朗望着东边。

    事实上密云遮盖的就只有这片小小的山谷,在远处仍旧是阳光猛烈。

    “滴答~”

    一雨珠,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祝明朗颈后,那冰凉、那湿润……

    “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雨珠越来越多,打在了古旧的道路石板上,发出了犹如琴键一般的悦耳声响。

    由轻缓到急骤,似柔慢的乐章有序的变奏,逐渐激昂,逐渐高亢,然后心神彻底沦陷到了这美妙的雨声殿堂。

    “下雨了!”

    “下雨了!!!”

    街道上、民宅中、田野里,一片欢呼。

    这雨,连嗅着都觉得甘甜。

    这雨破除了所有人内心的郁结。

    这雨像是血液在一个干枯的身体里流淌开,让这座山谷,让这座城池活了过来!

    人们发自内心的欢呼,胜过年庆,胜过了战役的凯旋。

    听着滋润万物的雨声,听着整个城池的喜悦之声,祝明朗站在门府的檐下,飘摇的雨帘湿了衣袖和鞋。

    而城主郑俞立在檐外,依旧不曾挪动半步,依旧保持着那份谦卑……

    但雨浇透了他的束发,浇透了他的衣袍,雨黏落在他的侧脸,将他那张文弱的脸修饰得格外坚毅,他的眼睛,在此刻有着光芒,却是一种不屈不挠的光芒。

    “你为什么不和你的民一起欢笑呢,你拖延了时间,让这雨水落下,现在即便告知两位师长你的行径,你也可以说是这场雨填满了水库。”祝明朗笑了起来,看着这个虚伪的城主。

    “祝兄,你与我交谈多久?”郑俞诚恳道。

    “不过几分钟。”

    “你可知道在与你相遇前,前线已来战报,还是一份延误的战报?”郑俞继续道。

    祝明朗脸色微变。

    一份延误的战报??

    刚才郑俞已经分析过了芜土战争,祝明朗非常认可郑俞说的那番话。

    是的,这场战争只有一个结果——必败!

    祖龙城邦为什么会败?

    明明拥有精良的装备,明明有高明的统军,明明拥有高耸的城墙要塞……

    可那又如何??

    芜土面临了最大的灾难。

    祝明朗在芜土居住过,他很清楚绝大多数芜土之民都是劳作一年吃一年。

    他们土地贫瘠,能够填饱肚子已经不是容易的事情,存粮存衣这种事情很少。

    而眼下,从自己离开芜土到现在就不曾下过一场雨,有溪谷灌溉的荣谷城都面临一场田干牧亡危机,更不用说是芜土了!

    无雨,田地荒废,果树凋零,彻底没有了粮食。

    入冬,没有麻棉做衣,如何御寒,芜土的冬天本就残酷!

    他们彻底陷入了绝境!

    他们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

    这就是暴乱的起源。

    越到秋末,越近冬天,越多的芜土之民意识到自己活不到来年。

    并非暴民觊觎祖龙城邦的肥沃,而是他们正在被一个叫做“冬季”的死神狠狠的驱赶到了边界,要么冲破那坚固的要塞,勉强有一丝生机,要么全部死在芜土!!

    什么士兵精良,什么龙兽凶猛,在他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