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9章 小坏东西(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然后,她主动拉过男人的左手,在他手心手背各点一些纤纤玉手膏。

    同样的,右手也是一样。

    紧接着,她双手捧着男人的手,涂抹均匀,指尖有意无意在他掌心轻蹭。

    谁让面前的钢铁直男就像是一堵铜墙铁壁,不是一般的难攻略。

    恋爱心理学上说了,男女之间有性格互补的需求。

    面对这样高处不胜寒的高冷帝王,若是她也跟个木头人似得,那就铁定没戏了。

    所以啊,她得与他性格互补。

    就得若有似无的亲近,撩到点子上了,你就是他的人了。

    看到这一幕,李忠笑眯眯地把屋里的奴才都遣走了,他自个也挽着拂尘候在了门外。

    屋里,便只有倾颜和嬴湛二人了。

    男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手心因为常年习武,有一层薄茧,刮得倾颜有些痒。

    嬴湛慵懒坐在椅子上,由着女人蹲在他面前抹护手膏。

    纤长的睫毛在她下眼帘投下一层光影,遮住了她眼中的神色。

    一张脸完美无瑕,在夜晚的烛光下,更是多了几分魅惑。

    她确实长得美,但也想得挺美。

    否则也不能借着送护手膏,壮着胆子主动勾引他。

    指尖更是有意无意在他掌心轻蹭,真是个充满野心的小坏东西!

    嬴湛薄唇轻启,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你在宴会上想什么,作何痴痴望着朕,却又眼神闪躲?”

    倾颜抬头,纤纤素手绾了下耳旁的青丝。

    美眸望着男人,故意旁敲侧击,“嫔妾在想,皇上因为某种原因讨厌一个女人,可要是那个女人变好了,您是否会再宠幸她?”

    这话翻译一下就是:以前都是我不好,现在我变乖了,您还会宠幸我吗?

    在她看来,面前的帝王阅女无数,更是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一双看透所有的毒辣眼睛,恐怕早已看出她心思不纯。

    与其藏着掖着,倒不如坦白说出来。

    只是,到底是女人,得委婉地说出来。

    嬴湛:“......”

    她果然很大胆,只差没问他会不会再宠幸她了。

    明明是不知羞的话,她却说得那般坦然。

    说完还跟没事人一样,给他另一只手抹护手膏。

    她的手白白嫩的,像是上好的羊脂玉。

    那两只手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皙,指甲放着青光,柔和而带着珠泽。

    涂抹护手膏的时候,她的指尖若有似无的在他手心轻蹭,就像是小野猫在人的心尖尖上挠痒。

    她低头垂眸时,红唇离他的手很近,仿佛只要稍稍靠近,便能碰到他的手。

    这种感觉和视觉,莫名地让他有点燥!

    嬴湛滚动喉结,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锦袍竖领。

    他不但没回答女人的问题,还不耐烦地开口,“江倾颜,你抹够了没有?”

    “就快好了,皇上别急嘛,要涂抹均匀才能彻底吸收的。”倾颜一本正经地回。

    然而就在她磨磨蹭蹭时,下巴就被男人扣住,涂抹护手膏的手也被男人反握住。

    嬴湛深邃的视线落在女人的唇上,微微附身,慢慢靠近,再靠近。

    在彼此的唇快要贴合时,倾颜的身体却往后,主动抽离。

    一副“我就是给您抹个护手膏而已,您可千万别想多了”的样子。

    然而她这欲拒还迎的模样,着实令男人疯狂。

    嬴湛微微顿住,近距离凝视着女人。

    “皇上,真的快抹好......”倾颜的话还未说完,男人再次猛然靠近。

    大掌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抵住她的唇瓣,将她未说完的话通通堵在了唇瓣里。

    倾颜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

    不过,在看到男人闭目后,她也就闭上了眼睛。

    没了视觉,感官就变得异常敏感。

    原来,吻,是这样的感觉。

    就像是触电般,麻麻的,从唇边蔓延到四肢百骸。

    原来,唇,是这样的触感和温度。

    他的唇有些凉,亦如他的人,凉薄而冷漠。

    但很快,又有些炙热,接着如同热火燎原......

    倾颜虽然有一套恋爱理论,却从未实践过。

    是以,撩他归撩他,到了关键时刻却不知所措,一双手也不知该放在哪。

    不似面前的男人,娴熟而老道。

    显得倾颜越发的青涩、笨拙。

    就在倾颜呼吸有点喘时,男人骤然停下。

    倾颜迷离抬眼,只见男人离开她的唇,身子微微往后,深邃的墨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似乎在笑她表面壮着胆子勾引他,内里却纯得像个雏,青涩而笨拙。

    而他这般玩味地看着她,好似他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