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6章 气质这块拿捏得死死的(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进殿后,丽妃、柔妃、静嫔、施贵人已经到了。

    一起替皇帝办生辰宴的两位贵妃也到了。

    不是倾颜来的晚,而是那些妃嫔想着能见到皇帝,比平时晨省来得早。

    正如倾颜所猜想的那般,妃嫔们打扮得光鲜亮丽,让人仿佛身处百花园。

    百花齐放,采花的只有一个,有些花注定无人欣赏,而有些花则一枝独秀!

    众妃嫔见倾颜穿着打扮皆是不起眼,普普通通的,倒是也没多说什么。

    不多时,元妃和惠妃也到了。

    二人进殿时,瞧着众人都到了,只她们两个才来,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些狐媚子,往日给两位贵妃请安时可没这般积极。

    今日皇上生辰,一个个都上赶着来赴宴。

    妃嫔们都到了后,外头传来太监的唱报声:“皇上到!皇太后到!”

    闻言,众妃嫔赶紧起身,眼巴巴地望着门口。

    等到门口出现一抹明黄色身影,就齐刷刷地福身行礼:“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皇帝在众人的行礼声中进殿。

    明黄色的龙袍上绣着沧海龙腾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

    他的目光从左至右淡淡一扫,最后将视线落在微微显怀的淑贵妃身上。

    而后走到淑贵妃身边,“爱妃有孕在身,就不必多礼了。”

    王公贵族多是敬着正妻与有孕之人,如今中宫无皇后,两位贵妃便首当其冲。

    加之淑贵妃又有孕在身,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嬴湛扶起淑贵妃,转头对着其余妃嫔沉声道:“家宴而已,都不必拘着,起罢。”

    “谢皇上。”众妃嫔笑着起身。

    只是在看到皇帝扶起淑贵妃的手时,面上的笑容都僵了几分。

    皇帝在妃嫔们起身后,松开淑贵妃的手,抬脚往上首走去,在上首的龙椅与太后一同坐下。

    待皇帝与太后落座,众妃嫔才跟着落座。

    倾颜落座后,根据在座的情况,心中突然就有了想法。

    在她看来,此刻的皇帝就像是俊朗禁欲的唐僧误入了泱泱女儿国呢......

    紧接着,尚食局的宫女太监开始陆陆续续上菜。

    上首,皇帝与太后各一张长条案桌。

    下首的妃嫔们,也是一人一张长条案桌。

    不多时,众人面前的案桌上就摆满了食物。

    可妃嫔们的心思显然不在食物上,而是时不时地抬头看着上首的皇帝,暗送秋波。

    想比其余人将视线盯着皇帝,倾颜则微微打量着上首的太后。

    太后穿着金银如意云纹缎裳,面上化着较为深色的妆。

    加上她作为皇太后的严肃,显得更加威严。

    太后与皇帝不是亲生母子,容貌上,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然而,就在倾颜看太后时,太后似乎察觉到了,忽而转头看向倾颜。

    太后那双眼睛,经过岁月的磨练,充满了上位者的锐利。

    倾颜不动声色地收回眼神,低头吃着面前的点心。

    可上首的太后却还是盯着倾颜瞧。

    这阵子,听闻这个侄女性子大变,她还一直不信。

    今儿个一瞧,似乎有点像那么一回事。

    她这侄女还是皇后时,最喜欢打扮得高调又艳丽。

    今儿个却打扮得简单,却又不那么简单,反而带着点少女的朦胧和清新。

    放眼望去,竟是在一众光鲜亮丽的妃嫔当中显得格外不同。

    接下来,殿中央有舞姬和乐师进殿献舞奏乐。

    一曲舞毕,温贵妃笑道:“这群舞姬舞艺不错。”

    太后俯视着下首的舞姬,语气淡淡的,“嗯,舞艺是不错,不过这后宫之中,要说舞姿过人,当属元妃。”

    “太后......”元妃抬眼,娇嗔地看了太后一眼,后又飞快地看了眼皇帝,一脸羞赫怀春之色。

    太后旁边的皇帝淡淡“嗯”了一声,“元妃舞艺是不错,便与这舞姬们一同领赏!”

    皇室最是爱动不动赏赐人了。

    “臣妾谢皇上赏赐。”元妃起身领赏。

    皇帝赏了后,太后也赏了元妃和舞姬。

    温贵妃和淑贵妃也跟着赏赐了一些。

    众妃嫔哪里不知道,西兹国一个皇后倒了,太后便在这抬举元妃呢。

    不过说起舞艺,元妃舞姿确实过人,因为西兹国本就擅医和歌舞。

    大约一炷香后,淑贵妃带头送起了生辰礼物。

    “皇上,臣妾几日前命人寻了两株福禄寿三星仙山松树盆景,一是好事成双嘛,二是臣妾愿您永远如松柏般挺立,万年长青!”

    淑贵妃说话时,已经有几名太监抬着两盆成年人高的松竹进殿。

    即便是秋冬季节,那两盆松树针叶还是呈深绿色,树皮灰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