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5章 心机妆(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抄完后,倾颜转动了一下脖子,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小莲见到后,立马上前给她揉肩。

    倾颜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天,已经是夜里了。

    这时,秦姑姑备了温水给倾颜净手洗面。

    “才人,今儿两位贵妃都派人来了,说是明儿个皇上生辰,她们二人一起在昭阳殿替皇上办个万寿宴,因着不是整寿,也就不大办了,就后宫众人一起给皇上庆祝一下,届时夜里您去赴宴就好了。”

    “皇上生辰?你们怎的不早告诉我?”倾颜问。

    “反正您手艺不好,往年都是让我做些绣活送给皇上的,这不,龙纹锦囊我早都绣好了,您瞧?”

    小莲从袖袋里取出一个锦囊。

    倾颜扫了眼小莲手里的锦囊,倒是绣得好看。

    只是,年年送绣活的话,未免缺少新意。

    倾颜:“你也说了,往年我都是送上你绣的绣活,这不是欺君之罪嘛,再说了,年年送这个,就没意思了。”

    明日那些妃嫔肯定也会送礼物的,要是送个普通的镜囊,是没法在各种礼物中脱颖而出的。

    “哦。”小莲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奴婢和秦姑姑瞧您近日抄书抄得入神,便没敢打搅,现在临时准备礼物,肯定是来不及了。”

    往年主子都是这样,她本来还想着提前准备好,少让主子操心的,没成想帮了倒忙。

    倾颜知道小莲是个好的,否则也不能提前帮她准备好镜囊,只是小莲是按原主的作风来办事。

    她沉思片刻,道:“明晚赴宴,那就代表还有一天时间,来得及的。”

    “真的?”小莲立马两眼放光,“您需要什么,奴婢这就去准备!”

    “你去趟尚食局,叫她们帮我弄条蛇过来就行了。”倾颜淡淡吩咐。

    “什么!蛇?”小莲睁大了眼睛,以为倾颜又要害人了。

    才人该不会想在明晚放蛇毒咬哪个妃嫔吧?

    于是,小莲赶紧劝道:“才人,您可千万别想不通啊,咱们就好好在后宫过日子,不作了成不成?”

    倾颜抽了抽嘴角,“你想多了,我拿来给皇上准备生辰礼的。”

    “准备礼物?难不成您是要给皇上煲蛇羹?还是泡蛇酒?”这话是秦姑姑问的,她还好心提醒,“才人,皇上可不爱吃这些玩意,您可千万别去触皇上霉头。”

    倾颜翻了个白眼,“我若是要送吃的给皇上,也犯不着做蛇羹啊,鸡鸭鱼牛羊肉它不香吗?”

    “那您要弄条蛇来干嘛?”小莲和秦姑姑双双不解。

    “你且叫人弄来,到时候就知道用处了。”倾颜卖关子。

    只是,临时给皇帝准备生辰礼物,时间又紧迫,抄书送去检查一事就要稍稍延后了。

    秦姑姑:“您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倾颜想了一下,“死的就成。”

    听说只要死的,秦姑姑和小莲就放心了。

    不然还以为倾颜要放蛇咬后宫妃嫔,自掘坟墓呢。

    至于尚食局那边,自从换了新上任的刘尚食,但凡倾梨殿需要什么,基本只要使些银子,吱一声就行了。

    比原来有钱没地方花,要什么没什么强远咯。

    刘尚食办事效率,次日清晨就命人送了条死蛇到倾梨殿。

    “才人,尚食局把蛇送来了,您瞧瞧!”秦姑姑在门外吼了一嗓子。

    倾颜正在屋里看书,忙到院子里瞧了下。

    那蛇不大不小,刚好半个手掌粗,长度有一米二左右。

    她去取了把剪刀,从蛇的肚皮七寸处往下剪开。

    活的蛇,倾颜还是怕的,但死蛇她倒是没什么好怕的。

    前世为了医学研究,她经常要解剖一些死了的小白鼠、别的动物,还有人体。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干这个的,一开始自然是怕的。

    日积月累,便习惯了。

    倾颜剖开蛇的肚皮,拉出蛇肚子包裹在肠道上的白色肉质样,上面还带着点血丝。

    此物正是蛇的脂肪,这种肥肥的脂肪最是有用。

    那些脂肪在阳光下还挺透亮的。

    倾颜满意地点点头,“还不错,多赏她们点银子。”

    秦姑姑应了后,就去赏尚食局奴才银子了。

    小莲得了吩咐,帮倾颜烧火。

    倾颜先是将蛇油炼成液体油,再找了个小四方形墨色铜盒,用细绳绑了一块棉纱布在铜盒上,将蛇油过滤。

    油过滤的比较慢,约摸半个时辰后,可算是将所有蛇油都过滤好。

    倾颜一共装了两铜盒,一瓶留着自用。

    还有一瓶,打算用来送给皇帝。

    装好后,她就把把铜盒盖上,等着冷却凝固。

    京城的十一月份,已经很冷了。

    到了黄昏时分,倾颜打开铜盒一看,里面的蛇油全都凝结成了洁白无瑕的膏状。

    就这样,蛇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