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章 回眸一笑百媚生(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只见一名着胭脂色衣裳的女子,扶着奴才的手进来了。

    且她一进来,身边的奴才解的解披风,擦的擦凳子,好一阵手忙脚乱。

    女子先是不屑地扫了众人一眼,而后扭着腰朝上首的温贵妃行礼:“贵妃娘娘金安。”

    销魂荡魄的柔语,柔媚的容貌和曼妙的身材,从五官到肌底,连带着头发丝儿都透着风情。

    一双水汪汪的凤眸,眉梢眼角,皆是柔媚。

    十指涂着朱红丹蔻,举手投足,风情万种。

    整个人就像花开结果,熟透了,不光好看,还好吃。

    就这开场霸气测漏,以及风骚的走位,在众人眼里分明就是一只得了道的妖艳狐媚子!

    光是从门口走到殿中央,就阵阵香风扑鼻。

    氤氲不散的女人香,正从她身上燕发出来。

    柔妃面上的妆容与她的风格相称,柔媚性-感,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老娘后宫第一的婊气。

    “本宫以为你今儿不来了,既然来了,那就赐座。”温贵妃处事圆通长袖善舞。

    即便柔妃这个时候才来,她也并未刁难。

    不过,倾颜总觉得温贵妃笑得不真切,是皮笑肉不笑的典范。

    柔妃妩媚一笑,在下首最前一个位置落座,“按理说,妹妹今日该早早来给贵妃姐姐请安的,可计划总归是赶不上变化的。昨夜我本是早早地歇了,谁知深夜忽得皇上召幸,我这身体甚是乏累,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呢......”

    “本来皇上心疼我,免了我的晨省,可我素来是个懂规矩的,还是强撑着身子来了,只是到底是来晚了,希望姐姐能够见谅。”

    这话说的,可够让人浮想联翩的,也够拉仇恨的。

    侍寝乏累到差点起不来,这得多受宠爱啊?

    气得好几个妃嫔在心里暗暗翻白眼。

    温贵妃温温和和地道:“皇上免了你的晨省,你还能来,也算是有心了。”

    柔妃挑眉一笑,视线则扫了殿内众妃嫔一眼。

    最后将目光落在倾颜身上,一脸讶异地道:“呀,这不是江才人么?”

    由于柔妃坐在最靠前的位置,倾颜坐在最末端。

    柔妃转头一看,给人一种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感觉。

    倾颜起身,朝柔妃行礼笑了笑,就又坐下了。

    本来柔妃没来前,众人都挤兑倾颜这个解了禁的才人。

    可柔妃一来,众人哪里还有功夫挤兑倾颜这个小才人。

    全都集中火力,对准了柔妃。

    谁让柔妃本人高调,家室背景也高调,她的父亲乃内阁辅臣。

    内阁在北临国相当于皇帝咨政机构,是皇帝特别信任的大臣。

    且目前包括柔妃父亲,一共就三个。

    内阁大臣奉旨外出办事,也相当于皇帝的谋士,地位赫然,亦可压制六部。

    尤其是柔妃的父亲,曾经在皇帝还是皇子时,就一直辅佐皇帝,可谓大功臣。

    在众人与柔妃唇枪舌战时,倾颜也落得个清闲。

    她只是静静听着,看着,不做任何参与。

    一时间,心中竟是为这些女人感到悲哀。

    她们看似光鲜亮丽,享受着荣华富贵,可过多的脂粉模糊了她们的双眼。

    后宫狭隘的圈子拘住了她们的思想。

    她们的嗅觉在男人们的甜言蜜语中变得迟钝。

    她们的步伐易在权势和宠爱中变得扑朔迷离......

    她们没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帝王的宠爱便是她们一辈子的事业。

    好似这一辈子,除了那个男人的宠爱,便没有别事业了。

    不过,从她们踏进皇宫的那一刻起,便只能在这后宫慢慢燃尽青春年华,到死都不能出去。

    那么,她们便只有拼命争宠。

    否则,就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想到这,倾颜自嘲地笑笑,她又有什么好为她们感到悲哀的呢。

    如今,她又何尝不是她们当中的一员。

    大约一炷香后,温贵妃遣散了妃嫔们,“时候不早了,你们也去淑贵妃那瞧瞧吧。”

    妃嫔们起身应“是”,就按照位份先后离开温华殿,转而去了淑贵妃的淑云殿。

    倾颜一想到淑贵妃是现今后宫最受圣宠的,而原主差点害得淑贵妃小产,她就感到头疼。

    这个淑贵妃,想来要比温贵妃难缠。

    不一会儿,一群到了淑贵妃那落座。

    淑贵妃早就坐在堂间上首了。

    众妃嫔:“淑贵妃金安。”

    淑贵妃面上带着淡淡疏离的浅笑,视线在一众妃嫔面上扫过。

    当她看到站在最后面的倾颜时,眼神有过一瞬的停顿。

    但很快,她就又恢复了正常,叫了“起”,赐了座。

    倾颜在末端坐下后,察觉到有道锐利的目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