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章 一旦蜕变,就成了人间尤物!(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倾颜本以为皇帝是太忙了,这才想起赏赐她。

    如今听了小李子的传话,她严重怀疑皇帝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宝贝儿子需要她了,这才想起赏赐来。

    倾颜走到堂间,就见屋里站了一堆捧着托盘和赏赐的太监宫女。

    她扫了眼皇帝赏赐的东西。

    这个男人,要么不赏赐,一赏赐倒是挺大方的。

    整整赏赐了她一套头面,加起来有二十余件首饰,其中还有三成是赤金的。

    不过,倾颜想要的不是这些,她最想要的,是解掉禁足。

    “有劳李公公替我跟皇上说,这些首饰我都很喜欢。”倾颜说着,就在上首缓缓坐下,轻轻抿茶。

    见状,李忠提醒道:“才人,大皇子还在龙轩殿等着呢,您还是快些过去吧。”

    “那可不行。”倾颜难为情地道:“想必你也知道,皇上将我贬为才人时,就下令将我永久圈禁在倾梨殿,我身为禁足的妃嫔,又怎能随便出入倾梨殿呢?”

    李忠:“可您上次还去龙轩殿给大皇子治病了啊?”

    “正如李公公所说,上次给大皇子治病要紧,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倾颜语气淡淡的。

    李忠又磨了一阵嘴皮子,却还是请不动倾颜,只好带着人回龙轩殿复命。

    “什么?!江倾颜居然不肯来?谁给她的胆子!”嬴湛厉声道。

    “她她她......她说您将她圈禁在倾梨殿,她不敢随便出入。”李忠颤颤巍巍地回。

    这个江才人,实在是不识趣,皇上召她来龙轩殿,那是看得起她,她居然不给皇上面。

    听她的意思,好似非要皇上解了她的禁足,她才肯来呢,这不是威胁人嘛?

    可皇上素来是个掌控欲强的帝王,哪里由得她一个女人威胁呀。

    嬴湛怎会不知晓那个女人的意思。

    呵,敢抗旨不来,却不敢随便出入倾梨殿,懵谁呢!

    他冷笑一声,“那就让她永远地呆在倾梨殿,给朕好好的呆着!”

    “是是是。”李忠垂头附和了几句。

    看来江才人惹恼了皇上。

    本来他还觉得江才人变了,现在看来,还是那么的不知所谓。

    以为给大皇子治病,就能和皇上抬杠了。

    这下好了吧,前阵子给大皇子治病的功劳都在皇上这抵消咯!

    于是乎,天都黑了,倾颜都没等到皇帝的再次召幸。

    急得呀,秦姑姑和小莲在那干着急。

    此刻,她们两个正伺候倾颜沐浴。

    秦姑姑:“才人,你说你是何必呢,皇上召你去,你去便是,这下好了,估计皇上都恼了您。”

    小莲:“就是啊才人,您想要皇上解掉您的禁足,得找准时机提出来,而不是威胁皇上,记恨他呀。”

    倾颜被她们二人念得一个头两个大,却也知道她们是为她好,替她着急。

    出浴后,她穿好衣裳,自顾自坐在梳妆台前梳发。

    然而她才落座,就听小李子在门外说:“才人,内侍太监过来传话了,说是皇上召您去龙轩殿。”

    “知道了。”倾颜应了一声。

    听到通报,秦姑姑和小莲就赶紧围了上来,要给她梳妆盘发,还给她上课。

    “才人,待会去了龙轩殿呀,您要温柔一点,千万别再惹恼皇上了。”秦姑姑不放心地劝。

    倾颜点头应是,实际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根据她前世当恋爱咨询师的经验,对于不同的男人,要有不同的手段。

    对于皇帝这样阅女无数的成功男人,得不走寻常路,才会让他记忆犹新。

    所以,在皇帝召她去龙轩殿时,她故意以禁足为由拒绝。

    倾颜就是在赌,赌皇帝是将她抛之脑后,还是会被她激得再次召见她。

    看来她赌对了,这皇帝似乎有受虐倾向啊,顺着他不行,得逆着他。

    当然,也不能事事都逆着他,那只会令人反感。

    只需偶尔在一些小事上逆着他,便是一种小情趣吧。

    秦姑姑给倾颜换上一袭刺绣妆花裙,又梳了个单螺髻。

    倾颜在皇帝今儿赏赐她的首饰里挑了一支珐琅彩花流苏步摇,一对粉晶吊坠。

    她还给自个化了个非常适合秋天的奶茶妆,眉心画了一抹火红的梅花花钿。

    画好后,秦姑姑和小莲都惊呆了。

    小莲赞道:“原来才人手这么巧,难怪不让我们给化妆。”

    才人这妆容手法,她从未见过。

    透亮轻薄的肌肤妆感,充满青春气息,给人一种淡淡却不容忽视的感觉。

    而且,才人肌肤胜雪,是整个后宫最白的。

    人都说一白遮千丑,更何况才人本就貌美,那便是锦上添花,堪称绝色。

    这样的美人儿,一旦蜕变,便成了人间尤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