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章 你是我的人,那就不算外传(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皇上说笑了,嫔妾又不是变戏法的,哪里会耍把戏。嫔妾只知道,我是皇上的人,能为皇上分忧,便是我的福分。”

    倾颜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而且,嫔妾愿意用性命担保,一定会好好给大皇子治病的。”

    这话翻译一下就是:若是耍手段,不好好治病,命给你。

    说完,倾颜垂眸,一脸恭顺温和,没有半分和太医理论时的气势。

    风险与机遇并存,即便她不承诺,要是大皇子有个闪失,她的性命也堪忧。

    否则,那些太医就不会把这差事推给她了。

    嬴湛侧头看了眼痛苦的大皇子,而后对倾颜说,“你开药方罢。”

    倾颜左右顾望,目光落在那群太医身上,“皇上,药方对每一个大夫来说,都是吃饭的饭碗,是不可外传的。”

    在二十八世纪,一般不公开有显著医疗效果的秘密处方。

    国家有保密药方,药厂有专利秘方,研究所有专有秘方。

    否则等于免费将自己花心思研究的药方,拱手给了别人。

    那么,人人都可以吃这碗饭了。

    嬴湛眸光微转,沉默片刻后下令,“不相干的人,一律出去。”

    于是乎,太医们一脸不屑的出去了。

    切,他们还不想知道呢,有什么可稀罕的?

    奴才们给倾颜找来纸和笔后,也通通出去了。

    倾颜坐在屋里的书案前,正准备写药方,就见皇帝走到她身后,盯着她的纸和笔,显然是要留下,还要看她的药方。

    “皇上,我这药方不对外传的。”

    “你不是说你是朕的人?那就不算外传。”嬴湛负手,不耐烦地皱眉,“朕是皇帝,又不抢你饭碗,快写!”

    貌似他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倾颜还没见过这么不见外的,只好当着皇帝的面,写了两个方子。

    她先递了张方子给皇帝,“这一张是给大皇子内服的。”

    接着,她又把另一张一并递给了他,“这一章是外敷的。”

    嬴湛接过两张方子,内服的写着柴胡、白芍、生甘草、公英、红藤、连翘等草药,且全都备注了量。

    外敷的只需生石膏粉和黑桐油。

    瞧着没问题后,皇帝微微击掌,叫人进来,按着方子去抓药。

    中午的时候,药都抓好且熬好,宫女也喂给了大皇子。

    外敷的药,倾颜混合搅拌成糊状,亲自给大皇子敷上,还教了宫女怎么敷。

    服药后不久,大皇子大便三次,先干后溏。烧也退了,腹部也没那么疼了。

    期间,皇帝一直都在。

    直到夜里的时候,他见大皇子病情稳定,这才去了书房批阅官文。

    倾颜则留下来守夜,因为前三天是最重要的,头一天是重中之重!

    大皇子难受了一天,也痛了一天。

    如今情况好转,人就睡着了。

    深夜的时候,大皇子腹部的药干了三次,她便换了三次。

    可以说,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天蒙蒙亮时,她实在扛不住,就趴在床边睡过去了。

    大概是睡的姿势不恰当,竟是又做了熟悉的噩梦。

    “不要扔下我一个人......不要不管我......我会听话,会很乖的......”断断续续的梦话,从倾颜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吐出。

    嬴湛一进屋,就见女人趴在床边睡。

    刚走近,就听见她在说梦话。

    即便是熟睡时,小女人眉眼间仍然拢着淡淡的忧愁。

    她说的那样怯弱,那样可怜兮兮。

    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孩子,无助而讨好。

    西兹国的嫡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可能是她这个样子的。

    她到底是谁,又经历了什么?

    嬴湛不自觉地从一旁取了薄被,从上往女人身上随意一丢,刚好将她娇小的身子盖住。

    然而,倾颜素来睡眠浅,加之本就是在做噩梦,一点风吹草动就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额头去试大皇子的额头温度。

    殊不知,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还将她的举止看在眼里。

    嬴湛看到这一幕,就想起那个夜晚。

    她伏在他身上,也是这样与他额头相抵。

    倾颜感受到大皇子温度正常后,正准备伸个懒腰,身上的薄被就从肩上滑落。

    她扫了眼地上,这才发现身上盖了层薄被。

    可她昨晚睡觉前,没有盖这个呀。

    倾颜四处顾望一眼,又发现皇帝站在她身后。

    “皇上,您何时来的?”她有些惊讶地行礼。

    嬴湛摆摆手,示意她起身。

    接着握拳轻咳一声,在床边的圈椅坐下。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大皇子的病情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