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章 旧情复燃也是有可能的(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他厌恶地皱了皱眉,一把推开了女人,“起开!”

    嬴湛是真的下了力气,趴在他身上的倾颜一下就被推到一旁,惯性使她慵懒地斜躺在男人身边,看起来妩媚至极。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急急地道:“我跟你说哦,不是我吓唬你,你身体烫,咳嗽,呼吸急促,多半是肺部出了问题,得赶紧隔离,以免感染别人!”

    穿越到这之前,她所处的二十八世纪流感大爆发。

    根据她的临床经验,以及前阵子的流感阴影,这位估计是肺部感染了,是重点隔离观察对象。

    真是的,身体不舒服就老实在房间呆着啊,还跑到后宫浪什么浪,这不是祸害人么。

    说完,她还双手撑地,挪到一旁,离他远远的。

    只是原主身子太弱了,起身的时候,咋一下子头晕目眩,她又跌坐在地。

    “废话!你这么重!怎能不喘?”女人说的那一串话,嬴湛听得不是很明白。

    但是从对方嫌弃的表情,以及立马离他远远的行为来看,他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那模样,仿佛他就是个瘟神。

    嬴湛坐起身,从容整理着袖口的扣子。

    不过一瞬间,他就恢复了清心寡欲的模样。

    适才本来是想离开的,谁知道江倾颜突然从楼上摔下,还砸在他身上。

    要是换成平时,他定会认为是她在耍心计。

    可从楼上摔下,一个不留神就会没命,她总不可能用生命耍心计。

    且她摔下时双眼里的惊恐不似作假。

    嬴湛眸光微微一紧,墨瞳带着探究看着面前的女人。

    适才她见他因为重力压着而呼吸急促,眼里的急切和担忧也不似作假。

    从刚开始,她整个人就很奇怪,就像一个全新的人站在他面前。

    倾颜内心坦荡,面对男人充满探究的眼神,直直迎上。

    除了探究,她从他的眼里看了锐利、冷漠、疏离。

    另外,见他在一瞬间呼吸不再喘,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她才放心下来,相信他真的只是被她压的呼吸急促,并不是生病。

    可她从没和男子如此近距离撞过,当然不知道会有这等化学反应,这不怪她呀。

    嬴湛从那双澄澈的美眸里看到了坦荡、平静。

    以往江倾颜眼里透着算计和刻薄,以及恶毒,让他厌恶。

    可如今,这双眸子像是选了世间最澄澈的露珠作为眼睛,他从未见过一个女子的眼睛能这般干净。

    “喵~”周围传来一声猫叫,打断了四目相对的场面。

    倾颜闻声望去,就见边上有只毛色发亮的黑猫,一双绿眼睛,在夜里怪渗人的,想来刚才害她从屋顶摔下的罪魁祸首就是它。

    于是,她奶凶奶凶地瞪了黑猫一眼。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倾颜闻声转头一看,就见乌压压一群宫女太监提着灯朝这边走来。

    同时,她的院子里也有门被打开的声音。

    倾颜四处顾望一眼,她所在的地方是空旷的长廊,两边除了宫墙,根本无处可藏。

    而长廊的两个尽头,一边宫门紧锁,还有一边就是那一群宫女太监。

    糟了糟了,四面楚歌,看来今晚是免不了要上演大型捉奸现场了!

    这些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别说近距离坐在地上,就是近距离站在一起,在这古代也是要完犊子的。

    这会让人浮想联翩,认为是深夜私会,那她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此情此景,让倾颜想起书上但凡这种场面,男人总是指着女人,说是女人勾引他的。

    尤其在古代,男尊女卑,脏水从来都是往女人身上泼的,不然怎么男人失败了,就怪红颜祸水,没听说过男颜祸水?

    就在倾颜想问题时,身边的男人拍拍衣袖就准备起身。

    瞧着他淡定的模样,倾颜觉得他肯定打算把她推出去,不然不能够这么淡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在他往她身上泼脏水前,她得先泼他一身脏水,可不能让他摘得干干净净,置身度外。

    再说了,她是个废后,在后宫如履薄冰,可他是皇室宗亲,处理麻烦要容易些。

    反正他来这后宫就没安好心,是要私会别的妃嫔,迟早是要被抓的。

    让人早点识清他的真面目,皇帝头上也能少点绿,她这是为民除害!

    这么想着,她心中有了正义,瞬间充满了勇气和力气,“腾”的一下起身,双手攀着男人的脖子。

    嬴湛才准备起身,就又被女人缠了上来,

    下一刻,两人就又扭在一起,且再次倒下。

    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倾颜在下,他在上。

    “江、倾、颜!”要说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