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第1/2页)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秋夜,天高露浓。

    晚风微凉,时有时无,空气中有些干燥。

    一处院落的屋顶上站着一名女子,她穿着水蓝色的齐胸襦裙,即便是夜色中,都掩盖不了她那曼妙身材.

    凝脂般的肌肤在夜色下白皙细腻,脸蛋比那画上的人儿还要精致,眉心点了一抹火红的梅形花钿,给她增添了几分媚,说是倾城绝色都不为过。

    江倾颜踩着金色的琉璃瓦,面容平静地打量着这个世界,仿佛与周围的重重宫殿隔着一层薄雾,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红唇轻启,说出了一串令人惊掉大牙的话:“江倾颜啊江倾颜,你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你千娇百媚、貌若天仙、你倾国倾城、知书达礼、你孝顺恭谦、善解人意、你温柔善良、母仪天下......”

    她昧着良心,恨不得将所有美好的词语,都用在原主身上。

    倾颜就因为路见不平一声吼,吐槽了书中的恶毒女配江倾颜一句“该死”,结果一觉醒来就穿到了书中。

    穿书即巅峰,成了皇后,只可惜是位废后,还被贬为后宫最低位份的“才人”。

    从一国皇后沦为最低才人的落差感,就如同从天堂的神坛陨落到地狱,然后原主一个接受不良,就跳楼去下地狱了。

    既然祸从口出,她便打算用三寸不烂之舌吹原主的彩虹屁,将功补过,只求离开这,回到二十八世纪。

    而她所处的屋顶,正是原主跳楼的地方,也是她穿到这的传送门。

    此刻,周围一片安静,只有偶尔几片落叶坠地的声音,以及倾颜的呼吸声。

    她牵了牵唇,继续道:“江倾颜,我知道,你刮花那些女人的脸、罚她们一丈红、对她们实施桚刑、残害皇嗣,给皇帝下药,都是因为你深爱着皇帝。”

    “这不怪你,要怪就怪皇帝他识人不清,放着你这么好的女人不宠,俗话说,每一个狠毒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冷漠无情的渣......”

    “男”字还没说出口,江倾颜就觉得身后传来一阵冷风,莫名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吹来,使她后背一凉。

    挪动脚步,转过了身,就见楼下正前方站着一位身躯伟岸的男人。

    这位穿着一袭墨色锦袍,与这夜色融为一体,至于上面绣的什么纹路,夜晚太黑,她看不清。

    只见男人约摸一米八八左右,双手背在身后,好似松柏般站定在原地,浑身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男人本色!

    他生得俊朗,鼻梁英挺,凉薄的唇轻抿,一双眼睛神秘而深邃,仿佛能看穿所有人和事。

    关键那双锐利的冷眸正幽幽地看着她,盯得她如芒刺背!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江倾颜颤颤地问出这句话,该不会是她昧着良心吹彩虹屁,连阎王都看不过去,来索命了吧?

    虽然她以前从不信鬼神,可自从穿书后,什么鬼啊神啊的,她都信了。

    在她看来,没什么比穿书更邪门的事。

    然而她提出问题后,回答她的,是死一样的寂静。

    男人只是盯着她看,那眼神从锐利转变成了鄙夷,仿佛在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得了,他肯定听见她吹的那些彩虹屁,认为她是个极度自恋的人。

    紧接着,她才听见男人冷冷开口:“你连死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鬼?”

    京城的秋末,已经比较冷了,男人说话时,有淡淡的白雾。

    因此,倾颜断定对方不是鬼,只是看起来比较高冷可怖的人而已。

    可人吓人,也是会吓死人的呀。

    不过听对方的意思,估计误会她站在屋顶想跳楼寻死。

    可她哪里是想寻死,她只是想通过传送门,活着穿回现代好吗?

    “那个......你误会了,我不是想寻死。”倾颜故作淡定地看了看灰暗的天,睁眼说瞎话,“这不是皓月当空,凉风习习,我只是觉得夜色美好,站在这看风景而已。”

    嬴湛抬头看了眼天,如今十月下旬,下弦月得后半夜才有,天上哪里有什么月亮的影子,就是星星都少有。

    呵,秋末寒凉,站在屋顶上看风景,真是好雅兴!

    “江倾颜,你又想在这寻死觅活,故技重施是不是?你难道不知道,同样的招数,最好不要使第二次,否则就不管用了?”

    “......”倾颜柳眉一挑,这是认定她想跳楼寻死了,且他似乎认识她?

    听他话里的意思,还知道原主是跳楼自杀的,如今她又站在屋顶上,便认为她又要跳楼第二次。

    要说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你站在我眼前,你认识我,而我却不认识你。

    倾颜穿到书中,是没有原主记忆的,但她记得书中对男性角色的描写。

    可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对眼前的男人还是没有书中印象,只有根据自己的推理猜测了。

    这后宫之中,除了女人,太监居多,看这人一身阳刚之气,也不像是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